多难兴灾

代替你
2008-12-06 看过
The Shock Doctrine
Naomi Klein

一个隐喻

五十年代初,卡梅隆博士(Dr. Ewen Cameron)进行了一系列研究,企图找出一种彻底的思想改造方法。诚如诸公所知,如果他多等十几年,就能在遥远的东方看到希望,甚至答案。可他没等,他找活人作实验去了。

首先,他用电击清除受试者「不好」的记忆。DELETE的同时,也要阻断新信息输入。因此,脑空空的受试者旋即被拿去黑箱隔离,四肢被绑,黑布蒙头。

待脑袋清空后,就要输入「正确」信息。方法是通过重复又重复的声带播放,强行输入脑中。结果很成功……地进行了上半部,受试者都被掏空,成了行尸走肉。可下半部分却从未能成功。他所期望的重生,从来没有出现。

卡梅隆博士把原本只有轻微情绪病的健康男女,改造成终其一生生活不能自理的脑残。一般来说,这应该叫做失败。然而,CIA对他的失败却很有兴趣,并一直资助他的研究。



洁净的智利

七十年代初,美国支持智利独裁者皮诺切特(Pinochet)推翻民选总统Allende。这Allende很不解温柔,竟胆敢把本来由美国企业控制的铜矿收归国有。这样的大反派,最后当然要死在乱枪之下。

美国很爱护皮诺切特以及美国企业在当地的利益。很会资助别人的CIA,把卡梅隆博士的杰作,印刷成《拷问标准指南》,带到智利,帮助可爱的独裁者清除异己。

从美国来的以Milton Friedman为首的Chicago Boy身体力行,支持清空行动。因为,他们也急需一个「洁净」的环境,执行他妈的…不,他们的自由主义经济政策,主要是以下三项法宝:Privatization, Deregulation和Cuts to Social Spending。

Chicago Boy们与满手血腥的独裁者合作无间天生一对,结果亦有目共睹。自由经济在智利落地生根,造成少部分人先富起来。更令人欣喜的是,多年以后,先富起来的人继续富继续起,而其余绝大部分人则齐心协力地用自己仅有的口粮,供奉这些越来越富的富人,场面极其感人。

别急,Chicago Boy们说:穷人很快就会富起来的。

这句话一说,就说了三十多年。



没有苏维埃的俄罗斯

九十年代初,戈尔巴乔夫(Gorbachev)因为反对「休克疗法」,被微妙地罢免了。酒鬼Yeltsin为了扫除国会这个阻碍,走上皮诺切特的旧路,出动坦克包围国会。最后,在他酒醉酒醒之间,大批国有资产被贱卖,寡头垄断黑帮横行等等乱像四起。

「休克疗法」确实令俄罗斯休克,而且一直休克,就像卡梅隆博士的病患,一直没有好转。根据2006的政府数据,全俄罗斯有715,000个无家可归的小孩。UNICEF估计这个数字是3.5 million。



Halliburton cities

92年海湾战争,时任国防部长的切尼(Cheney)把美军的巨额合约交给Halliburton公司。巧合的是,待他离开政府,旋即就成为Halliburton的新老总。

后来,切尼当上了副总统,当然也离开了Halliburton。可是,巧合又来了。伊拉克战争期间,Halliburton获得了天文数字的军方合约,几乎包办了军人的衣食住行。著名的Green Zone俨然成了Halliburton cities。

美国认为,伊拉克的重建工程刻不容缓,所以全部合约都落到外国企业手上。原因很简单,外企竞争力高,服务好。对于这个结果,他们称之为The Beauty of the Free Market。

对,适者生存。外国企业就是好嘛!然而,如果说他们好,也只能说他们是很好的外包商,他们总能找到人接火棒。根据统计,有七成伊拉克重建工程没有在预定时限内完成。这大摡就是他们口中的The Beauty of the Free Market吧!

另一方面,伊拉克原有的技术人员和知识分子,则被投闲置散,即使由Halliburton等大企业外包出来,流流流,流下来的Subsubsubcontract也轮不到他们。这不单削弱了伊拉克国内的理性力量,亦变相壮大了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势力。毕竟,年青人经济拮据又无处用心,极端思想是能变成佳音的。



反反恐战争

卡梅隆博士通过电击清除「不好」记忆,而美军则通过坐视不理来达成目标。他们任由大量伊拉克文物被盗,却派兵保护进口的彩电冰箱空调。他们要把「正确」的生活方式输入来,所以得先把「不好」的东西清除掉。

就这样搞了几年,伊拉克局势一遍混乱。布什政府也知错,并且很能改。他们立即完成了一件几年来都不敢做又很想做的事,从此洗手不干改过自身。他们强奸…不,强迫伊拉克现政府,签下长达四十年,容许外资把100%利润卷走的石油合约。对,他们确实可以从此洗手不干了。

反恐战争的目的到底是甚么?

你可能会说:明知故问,当然是消灭恐怖份子,令恐怖袭击不再发生。

可是,根据2007年的统计,伊拉克战争之后,恐怖袭击次数没有减少,却是增加了……七倍。

另一方面,伊拉克战争之后,Cheney、Rumsfeld和Baker等人的身家却暴涨了……不清楚有没有七倍…那么少。

或许,这不是明知故问。这个问题确实很应该问。



战争产业

当俄罗斯「休克」得死去活来时,有五十万俄裔犹太人逃到以色列,当中不乏前苏联的高科技人才。以色列差不多是一夜之间变成了高科技大国。他们的军事专利比中国和印度加起来还要多。

以色列依靠着他们的技术优势,以及多年与阿拉伯人周旋的独家经验。911之后,立时摇身一变,成为反恐技术的最大出口国。短短几年,以色列经济就从崩溃边缘,一跃而成世界上经济增长最快速的国家之一。换句话说,和平对他们压根儿没好处,他们真正需要的是战争。以巴和谈?还谈甚么谈?

以色列的后现代经济奇迹,亦坚定了很多布什…很多人的信念:战争是当今一门尚好的大生意。



多难兴邦?

正如Milton Friedman在Hurricane Katrina风灾后说:这是一个好机会。

自由主义者相信:灾难可以把固有且「不好」的人事物驱逐,空出一大块处女地,让当权者建立美好新世界。

所以,大海啸之后,斯里兰卡灾区很快就得到重建,改建为渡假圣地。灾民呢?驱逐。

然而,如果这种Shock Doctrine真有那么真理,那,为什么Chicago Boy会令智利长年暴政贫富不均?

为什么「休克疗法」会令俄罗斯持续十多年混乱?

为什么「净化」伊拉克会令恐怖袭击有增无减?

正如Naomi Klein所言:Countries, like people, don't reboot to zero with a good shock; they just break and keep on breaking.

兴邦不一定要多难。

而多难,往往只能兴灾,带来更多灾难。



42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6条

查看更多回应(6)

The Shock Doctrine的更多书评

推荐The Shock Doctrine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