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过黑暗,我们最终抵达光明

半夏微凉
2008-12-01 看过
关于第五歌。

伟大的中世纪诗人但丁,恩格斯给予了他崇高的评价:中世纪的最后一位诗人,同时也是新时代的最初一位诗人。我们可以理解为:但丁的名作《神曲》即高度概括了中世纪的思想文化发展,也开启了文艺复兴文学的曙光之路。在《神曲》中,我们毫不费力便发现严肃的基督教观点牢牢的控制了思想。作为一个中世纪的意大利诗人,但丁严格遵守宗教思想,在第五歌里,他严厉的批判了荒淫纵欲,施加给他们各种酷刑,并且惩罚他们永不停止受刑。中世纪的“禁欲主义”在第五歌里内省深刻。在第五歌里,我们便仿佛窥视到了中世纪的男男女女,他们心生爱恋,却又必须强迫自己压抑这种心灵的放纵欢呼。他们的灵魂炽烈,行为却是骇人的冷静。尽管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存活方式,他们所承受的内心却是最终和第五歌的淫欲者殊途同归:阴森恐怖,凄惨万分。作为想象的国度——地狱的第二环,他的存在是以现实社会为根基的,第五歌严厉批判了纵欲主义,这和中世纪严肃的基督教所倡导的“禁欲主义”如出一辙。第五歌里,淫欲的魂灵们须承受各种惩罚,苦难,即使这种苦难永无尽头,也永无停止之日。我们很自然的便联想到了基督教的思想,强调节欲,苦修和道德净化。这是两个极端,心灵的完全净化和彻底的沉沦堕落。非一即二,这种极端构成了中世纪恐怖凄惨的现实。
然而,但丁又是矛盾的。他一方面严格的控制自己的思想,另外一方面,却又生出怜悯之心。第五歌里的淫欲者,他们的荒淫尽管使他们受尽折磨苦难,然而越过黑暗的洞穴,我们最终却抵达对美好炽烈的情感的赞许,初见追求美好真诚的爱情的愿望的端倪。浓烈的人文主义色彩似乎在昭示某束未知却又期待的曙光,这便是即将到来的文艺复兴时代。就像但丁在给斯加拉大亲王的书信中所说,他创作《神曲》的动机是:“要使得生活在这一世界的人们摆脱悲惨的遭遇,把它们引到幸福的境地。”在第五歌里,我们捕捉到了这束光明的曙光。

但丁采用的是中世纪流行的梦幻故事和象征寓意的手法。地狱不是凭空捏造,他的来源有现实的根基。将地狱比作意大利严俊的现实,审判官米诺斯便是黑暗的大手——中世纪的统治者,而魂灵们,则是统治下不得声张的人民。基督教的统治既维护社会秩序,同时也将这种秩序置于自己的欲念之下。混乱和灾难将由统治者的一个欲念发起,又在另外一个欲念下被镇压。轮回终有尽头,那便是来自另外一个声音所带来的曙光。第五歌手法严谨,却又不断向我们做出暗示。但丁在地狱中游历,仿佛在做一次梦幻之旅。梦幻中隐透现实,现实在梦幻的迷雾中若隐若现。在虚幻的游历中,真实广泛的反映了意大利的社会现实状况:阴森恐怖的社会。

我们将梦幻比作现实,那么,梦幻中光明的曙光有一天必将穿越黑暗,抵达生活。
25 有用
4 没用
神曲 神曲 8.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添加回应

神曲的更多书评

推荐神曲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