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yond Philosophy

雷韵
2008-12-01 看过
斯宾诺莎有本《伦理学》,用欧几里得的几何学方式来写的,上来就是一组公理公式,从中产生各种哲学命题、证明、推论以及解释。曾经硬着头皮看完一页,已经跟斯宾诺莎结了仇。同样的状况后来又在《纯粹理性批判》重演一遍。

罗素的西哲史,不少人评价个人色彩太重,在客观和全面性上都不及黑格尔的《哲学史讲演录》,但作者英式随笔的行文正合我意。康德说,每一个重要的哲学问题都可以找到两个观点完全相反,而可能性完全相当的解释。洛克说,爱真理的一个确实的标志是“抱任何主张时不怀有超出这主张依据的证明所能保证的自信”,因此动辄说教的态度缺乏爱真理的精神,我们应该悲悯相互间的无知,在一切温和而正派的说服中去除这种无知——这些都是我可以啄木鸟般拼命点头表示认同的。

当罗素开始侃侃而谈,哲学开始卸下令人望而生畏的面孔。从柏拉图,奥古斯汀,阿奎那到笛卡尔,逐渐牵起一条理性主义的长线。野心勃勃的哲人试图通过建立某个自圆其说的体系,来完美解释宇宙的终极奥秘。自从爬出神化世界的混沌,人类就在不停找寻那些答案。历史翻过一页页,一代代哲人前赴后继。他们理性、雄辩,有强大的逻辑,尽管有时也显得霸道偏颇……他们在一部哲学史里



...
显示全文
斯宾诺莎有本《伦理学》,用欧几里得的几何学方式来写的,上来就是一组公理公式,从中产生各种哲学命题、证明、推论以及解释。曾经硬着头皮看完一页,已经跟斯宾诺莎结了仇。同样的状况后来又在《纯粹理性批判》重演一遍。

罗素的西哲史,不少人评价个人色彩太重,在客观和全面性上都不及黑格尔的《哲学史讲演录》,但作者英式随笔的行文正合我意。康德说,每一个重要的哲学问题都可以找到两个观点完全相反,而可能性完全相当的解释。洛克说,爱真理的一个确实的标志是“抱任何主张时不怀有超出这主张依据的证明所能保证的自信”,因此动辄说教的态度缺乏爱真理的精神,我们应该悲悯相互间的无知,在一切温和而正派的说服中去除这种无知——这些都是我可以啄木鸟般拼命点头表示认同的。

当罗素开始侃侃而谈,哲学开始卸下令人望而生畏的面孔。从柏拉图,奥古斯汀,阿奎那到笛卡尔,逐渐牵起一条理性主义的长线。野心勃勃的哲人试图通过建立某个自圆其说的体系,来完美解释宇宙的终极奥秘。自从爬出神化世界的混沌,人类就在不停找寻那些答案。历史翻过一页页,一代代哲人前赴后继。他们理性、雄辩,有强大的逻辑,尽管有时也显得霸道偏颇……他们在一部哲学史里争辩直到世界末日,我在每天的车马劳顿中偶尔停下来消化他们思想的碎片,无非想给自己的生活捣腾一点意义出来。

生活几乎让人耗尽全力了。我对哲学史的好奇从一开始就带着功利色彩,想知道哲学家用来支撑其强大内心的各种逻辑是什么,兴许将来可以找到一种折衷的,作为抵挡生活的武器。阅读带来了许多兴奋和躁动,也带来超脱与平静。像每一个盲目追求阅读快感的入门读者,那些以箴言形式凝结在书中的智慧对我充满了吸引力。但它们有多容易获得,就有多容易失去;我总在得意忘形地以为自己已经领悟之后,发现它们又被现实以同样迅疾的速度带走……牢牢控制着我的,依然是各种恼人的欲望和惯性。

尽管如此,这种粗浅的哲学教育已经让我相信,连最卑微的生活也扎根于某种深邃博大的存在。在时空循环中每一个个体拥有的单个生命是单薄无力的,渴望无限却是人类灵魂深处最有力的羁绊。那种渴望偶尔会介入到人们日常的体验中来(尽管很少有人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它的存在),这多少为我带来了一点希望,也许还会带来一些改变。……对普通人来说,哲学的全部价值,大概也不过如此而已。
28 有用
3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4条

查看更多回应(14)
广告

西方哲学史(下卷)的更多书评

推荐西方哲学史(下卷)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