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可名,非常名——读后感1

Samuel
2008-11-29 看过
我的专业是软件工程,因为“软件设计模式”和“软件过程模式”的关系,我曾仔细的看过这本《建筑的永恒之道》,并在自己的blog中写过一些读后感,共5篇,转发到这里,与各位网友交流。

以下是正文—————————————————————————
“抽象”、“建模”这种带着学院气质的词汇,其实不过是对我们日常生活中经常实施的一个行为的命名。我们对事物的认知其实就是对这个事物建模的过程。我们看到一棵树,我们之所以知道它是树是因为我们心中已经有一个树的模型,而眼前这个绿色的、长着枝杈、并且扎根在泥土里的木本植物符合我们心中那个树的模型,所以我们知道这是一棵树,即使这是一种我们以前从未见过的树。名字是模型的符号(Notation)。我们语言中频繁使用的所有名字(或者名词)都指代着某一个模型,例如:“天”、“地”、“人”、“鸟”、“兽”、“风”、“雨”、“电”、“理想”、“主义”、“爱情”、“痛苦”。同时我们通过扩展、限定、子类化已知的模型来认识、定义、命名新的模型。比如我们对“松树”加以修饰产生了——歪脖松。
客观存在都是复杂的,我们常常无法(在很多情况下也没有必要)对其进行全面的认知。例如,“人”这个简单的名词指代了我们都熟知的“人”的模型。但是如果刨根问底,追问“什么是人”恐怕谁也说不清楚。所以我们采用了抽象的方法,为这些客观存在建立模型,并使用这些模型帮助人们之间的交流。同一事物可以从不同的视角建模,这些不同视角的模型经常使用相同的Notation—— 名字。经典的故事是“瞎子摸象”。不同的瞎子从不同的视角感知大象,所以他们得到了各自心目中“象”的模型。有的说大象类似于墙、有的说象蛇、有的说象柱子。但是他们都会把他们感知到的这个模型叫做“象”。在很多情况下,我们知道事物可能存在多种不同视角的模型,所以当我们说到一个名词的时候,结合上下文、常识与共同的文化背景,我们彼此可以了解对方语言中的名字到底指代的是哪个事物在哪个视角下的模型。但是有时候我们也会出错,尤其是在脱离上下文断章取义或者交流双方对常识和文化有不同认知的情况下。
在我们生活的宇宙中,人类是渺小的,我们的认知能力虽然在不断的提高,但是仍然是微不足道的。这个世界中有太多的东西我们不知道,我们不理解。但是可贵的是我们没有放弃对未知的求索,同时某些情况下我们也已经知道自身的渺小——我们在摸象,并且有时候知道自己是瞎子。
因为所有的模型都不可能包含客观事物的全部特征,甚至因为对某一特征的过分强调从而淹没了更加本质的,区别于其他事物的最重要的特征。就像George Box所说“All models are wrong, but some models are useful.” ——当我们为某一事物命名,就是为他建立了一个模型,这个模型也许是有用的,但是他总是错误的,所以这个名字也不是“常名”。特别是对于这样一些客观存在,他并不复杂,也不模糊,恰恰相反,他简单、朴素、精确,人们对其缺乏共同的常识,通过扩展已有的模型来描述他反而会导致误导,我们不能命名它,我们也无法用语言来定义他,比如——“道”。
但是那些对事物认识更加深刻的人,还是可以通过类比,启发,示例来帮助其他人加深对这些事物的理解的。例如——《建筑的永恒之道》的作者,伟大的布道者Alexander。《建筑的永恒之道》决不仅仅是一本建筑学的著作,更加广泛和深刻的是,他描述了一些普遍适用的方法帮助我们更加深刻的认识世界的结构,并且为“不可道之道”作出了一个具体的示例。
15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建筑的永恒之道的更多书评

推荐建筑的永恒之道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