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来胡思乱想

baohb
2008-11-27 看过
正在看这本名著了,呵呵。
对我来说,作者的领域是新奇的。
发挥自己看书的习惯,边看边胡思乱想。

东夷地区的鸟崇拜符号图案,包括阳-鸟,还有山形的祭坛;江南大部分地区明以后大量采用的防火山墙的形式是不是集体无意识记忆呢?三山五山墙如何开端、封火山墙还有什么形式、影响的地域范围如何?
唐宋时期的鸱吻,是不是也有鸟翅膀或者尾巴影响?禳解么?哺鸡脊呢?阳鸟采用燕子还是鹰隼的形象有什么别的视角么?

为什么古建采用木构,梁思成的大意是中华文化不追求建筑的经久不变永恒,所以不是石。本书中提到礼器关注“器、纹、质”(14页),对应建筑,如果宫殿一类具有礼仪性,是不是能对应建筑形制、彩画斗拱装饰、木材材质呢?木材具有高贵的文化属性?五行之一,生于土?
或者不是从木材本身来看,建筑专业的当然首先关注木材,但是实际上,可能是石材先表现了永恒,和它相配,木材才继续使用,体现了生命人世的流变。

白猿-孙悟空,这个跳跃也太大了,但是看着有点儿意思啊。

西王母最初是道教早期阴阳一体的主神,端坐在下狭上宽的昆仑山上,头上的顶盖是凸拱向上的,和传统木构架反宇向阳的形式相反。西王母在有些时候作为表阴的一神,和东王公相对,这时候,头上就没有这种凸拱的顶盖。古建木构架反宇向阳的转变就是汉代,这一时期的相同也太巧合了吧。
汉代之前的秦,出土的铜车马上的“房车”的屋盖也是像是阳伞的凸起形式。
还记得以前看《建筑考古学论文集》,有文章分析汉代反曲屋面形成的过程,文中似乎是以结构演变为线索,而并没有深入分析这个形成过程的文化心理原因。

镜像的观念很有道理,南北轴线的布局方式,陵墓中轴线虚空,两侧的神兽、石阙和墓表是实体;供人使用的宫殿建筑群,中轴线就是实在的殿宇建筑序列。
石阙之间象征着阴阳之门,这个门是重要的空间和时间位置,如同明清民俗风水的门的重要性。

博览,知识基础储备的充分,文章自然就出来了。
材料重要,但是对于材料的解读方法更重要。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礼仪中的美术的更多书评

推荐礼仪中的美术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