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如何读史——读《全球新闻传播史》

也园
2008-11-25 看过
看完此书,我发现其实我以前阅读历史的方法是错误的。我以前只关注历史上已经发生过哪些事情,对当时有什么影响。可是事实上,我们更应该思考的是,当年所发生的事情对现今的影响。

看历史,的确是看人类历史辉煌发展的过去,然后反思现今社会发展的趋势,以及现今社会存在的不足和缺陷。看《新闻传播史》也是如此,看的是过去发生的技术革命、传播革命和当年的风云人物的故事,但是同时也是看到的当年的风云对当今传播和媒介走向何方的深思。

李彬这本全球新闻传播史是我目前所读到相对而言更深刻更有意思的一本。因为李彬老师文笔优美,同时他坚持认为,纯粹的数字和事实的罗列不具有任何意义,他认为解读历史本身,尤其是历史对当代的意义,是更为重要的事情。

本书的第一章导论写得非常精彩,因为这些文字可以说对很多人产生了振聋发聩的作用。我记得我以往中学所学的历史课本都是极其枯燥乏味的,大多数都死记硬背的死知识,以至于现在我差不多把历史丢到脑后去了。当然,这与老师的教书方法,我们的学习方法也有很大关系。不过,说真的,现在回想起那些中小学历史课本,我认为其中不乏后人解释的痕迹。其实,历史事实本身是客观的,但是讲述历史的口吻不可能客观。这也是正如李彬老师在导论所总结的三个命题:“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一切历史都是思想史”“一切历史都是文学史”。只是可惜那阵子看的历史教材对我们的文学培养近乎是没有的。

另外,不管是读史也罢,还是看哲学之类,我觉得重要的不是书中究竟讲述了什么,重要的是你从书中受到了多少启发,或者是你从书中得到了多少更值得你深究的问题。我想这点或许比纯粹的陈述书中的内容要强很多倍。——而这点往往是我以前看书时缺乏的。只弄懂书中讲了什么只是浅层的读书,深层的读书是有赖于你自己的解读,关于书中所论述的一些问题开始逐渐形成自己的解答。这才是真正读书的用处。

接下来还是谈谈新闻传播史吧。不管是写什么,想什么,看什么,其实都有一种大致的框架和思路来思考所看,所想和所写的内容。那么,一种“挑战——应战”的观念就是斯塔夫理阿诺斯写《全球通史》的主要理念。这本新闻传播史的写法其实是把新闻传播放置到当时的历史背景,政治背景和科学背景下来讲述的。传播科技的发展的确是推动了传播的发展。不过,事实上是思想革命、科学革命和工业革命等都是揉合在一起的。而新闻传播的发展可以说是担任这三项革命的揉合剂。

正是因为启蒙运动兴起,印刷术的发展,新闻业的发展,让更多人获得了思想的启迪,因而爆发了革命(法国大革命、美国独立战争和英国的资产阶级革命),当然,这也是与那个时代的科学的发展,经济的发展,也引起的社会阶级的变动相呼应的。而在这些革命和运动所产生的自由主义的思想,也推动了报业的发展,同时也确立了报刊的自由主义理论。

正因为时代的巨变,从而产生了很多伟大的思想家,而这些思想家也对新闻传播的发展提供了推动力。诸如约翰·密尔,弥尔顿、杰斐逊、洛克等人的思想,为西方新闻事业的发展奠定了思想基础。其实很多伟大的人物可以说是应运而生,或者说是正因为一些伟大人物的出现,铸造了那个时代的辉煌。譬如《泰晤士报》的“黄金时代”,正是因为大英帝国的“辉煌时期”让这份报纸威名远扬。

其实从回顾历史,我们可以看到至今影响现代新闻业的种种思想和印记。新闻自由是在17世纪就确立的准则,至今不容推翻。这也是为何西方新闻业的发展如此迅猛的原因,正因为束缚的解除,加上经济利润的刺激和传播科技的日新月异,让西方的新闻传播业遥遥领先。

我在想19世纪是一个辉煌的时代,因为有了印刷术。当年的思想活跃,或许也是源自于阅读的逐渐兴盛。21世纪是一个另类辉煌的时代,有喧嚣的电视和海量的网络信息,但是就是缺乏阅读书籍的人群,人们更多的时间不是花在思考上,而是花在了娱乐上。——这或许就是大众文化的威力吧。

大众传播是随着资本主义的兴起发展而壮大的。我在想资本主义终究有其灭亡的时刻。正如《增长的极限》所预示的那样终究会有崩溃的那一天。如今全球金融危机闹得人心惶惶,资本主义世界的与生俱来的缺陷和盲点一直存在,根本矛盾一日得不到解决,那么资本主义终究会毁在其上。那么在资本主义社会中的大众传播会不会消亡,目前看来没有任何迹象表明这一点。

大众传播只会走向更加发达,更加无孔不入。因为即便到了社会主义社会,它是建立在物质丰盛基础上的社会主义,也需要发达的传播技术。只不过,我想那时候的一切为了广告和经济利益的大众传媒机构大概会改头换面了吧。

我比较相信马克思主义,坚信资本主义灭亡的到来。那时候的媒介就不再为资本主义帝国做渗透宣传了。

当我看这本新闻史的时候,我喜欢那段普利策和赫斯特的黄色新闻大战,并非是喜欢看热闹,而是觉得当时的新闻自由真是令人感觉不可思议。历史也证明,真正声名流传给后世的是普利策,而非赫斯特。那是因为普利策终究还是严肃而理性一些,在价值判断上不能唯金钱至上。当全球的资本主义衰落的时候,社会主义开始占领全球的时候,我想传媒事业也应该从一些垄断资本家中的手中收回,或者类似BBC的公共服务为主的经营理念来经营,这样媒介就不再只是帝国主义的帮凶。或许那时的媒介也有不足,但是主要功能开始回归到联系、传承和教育功能上来了吧——这当然是我所期望的。

其实我所理想中的新闻业的人员,他既不属于政府代言人,也不属于大公司、大老板的代言人,而是真正属于人民的代言人。不过现在的情形是,看新闻业掌握在谁的手中,它自然就替谁说话。我想这点估计在未来也不会变。
22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全球新闻传播史的更多书评

推荐全球新闻传播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