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绅政权》:纷纷乱世间的道统法

冷战老手
2008-11-22 看过
                    《军绅政权》:纷纷乱世间的道统法
余世存的《非常道》一书,有一条对马刺叮当的武夫而言颇具温情的记录,或者是哭笑不得。张作霖在孔子诞辰的时候,会脱下军装,换上长袍马褂,跑到各个学校去,向老师们打躬作揖,他说,我们是大老粗,什么都不懂,教育下一代,全亏诸位老师偏劳,特地跑来感谢。
这是民国前期那些当国武夫的缩影,尽管风光显赫,但骨子里仍然敬畏着古老传统,奉儒家学说为圭臬,杀人放火是一回事,尊拜孔教则是另回事,不免诡秘。在李洁《文武北洋》一书里,以充沛的喜好感情为那些军阀领袖矫枉过正,遂有滥情之嫌,不过还是值得一读。
陈志让先生毕业于西南联大经济系,跨专业进入史学领域,由他1978年4月至7月间在京都大学文学部的讲稿改成的《军绅政权:近代中国的军阀时期》曾作为“读书无禁区”即解冻之后大陆最早引进的西方历史研究书籍,三联书店,1980年出版,而此次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重新出版,对北洋军阀的当政历史给了客观详尽的观察剖析。、
作者立论,1895年之前的中国是绅军政权,及后一直到1949年是所谓军绅政权,军绅政权的组成是一幕幕不受宪法约束的派系斗争。按权力地位高低排座,绅士阶层可分为在朝绅士、在野的上层绅士、在野的乡绅,百日维新使在朝与在野绅士间产生裂痕,东南自保象征在朝绅士之间有了罅隙,统治阶级的分化,自此埋下祸根,彼此矛盾重重,伴随着时局的恶化日益激烈演变。1911年,辛亥革命终结了奄奄一息的满清王朝,各省分别通电宣告独立,但如此自决独立并不能割断与中央集权制度的千丝万缕,意识形态方面的职能和影响如同脐带喂养、束缚着各地政府,使它们无法成为“有道无道、合法违法的最高裁判所”。在如此的历史环境下,整个政府形式成为“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公式套用模式,将军队和政权紧紧捆绑在一起,枪炮铸成了政治大舞台的支撑柱子。
如果说传统的标准是有道无道,现代的标准是合法非法,儒家伦理作为中国政治社会的灵魂,存在潜伏在“中国文化的深层结构” (孙隆基语)里,影响之大不是一时足以消除的。不仅仅是张作霖扮演起尊师重教的道德榜样,书里还展现了“狗肉将军”之称的张宗昌印行了一版《十三经》,孙传芳提倡投壶古礼,更莫提本身就精通文墨的吴佩孚会有何举动,他们的幕僚中无一例外是文化之儒济济一堂,虽然很多人离现代意义上的知识分子距离尚远,更为显著的文字存照,则是他们“通电中振振有词的都是以儒家道德标准作为根据的理论”。
西潮新潮浩浩荡荡,时代终究是不同了,20世纪前半页的中国,在中西大碰撞间产生了多元主义的结果,一方是军阀所代表的保存旧秩序意愿,另一边是激进知识分子欲图毁灭当前旧世界并建立一个崭新世界的革命理想,在双方中间还涌动着自由主义者不可忽略的力量,如胡适就坚持“一点一滴的改良”。
书中惟一让我遗憾的是陈先生对保守一词的态度,与官方传统说辞无二,在告别革命后的一代人看来,所谓进步还是反动早已无甚意义。保守并非一无是处,那些旧时代的军阀们虽然不够文明,但他们没有恢弘的政治诉求、严密的理论和终极目标,也就没有意识形态上的天下独尊,一个自由的民间社会在蓬勃生长中,所以报刊出版业的繁荣和学校教育的独立构成了民国时代独特的光荣与梦想,民主政治、宪政诉求并未如书中所说那样在军绅政权下遭受失败,仅仅是一些跌倒便爬起的小挫折而已。在托克维尔著名的《旧制度与大革命》里,无疑论述得更为精辟甚至经典绝响,革命摧毁了那样多与自由背道而驰的制度、思想、习惯,另一方面它也废除了那样多自由所赖以生存的其他东西。
所以在我耳里,苍天已死、黄天当立的叫嚣仅是乌托邦性质的疯子呓语。

    摘抄:士兵的杀伤力和破坏能力有限,内战的破坏性主要不在战争的过程之中,而在战前战后。战前战后士兵发生破坏行为一方面因为欠饷,另一方面因为士兵的训练不好。

成稿于08-11-09
22 有用
9 没用
军绅政权 军绅政权 7.7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6条

查看更多回应(6)

军绅政权的更多书评

推荐军绅政权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