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维的乐趣

梦亦非
2008-11-18 看过

        
        
        诗人东荡子有一把“奥卡姆的剃刀”,不过,他不用这把剃刀来剃自己的胡子——他从来不剃胡子,也不用这把剃刀来剃马克思主义的胡子——据最近的报道马克思的胡子被评为最美的胡子,更不会用这把剃刀来剃“柏拉图的胡子”——奎因发明了这个词。对东荡子来说,这把剃刀可以剃我的胡子,实事上,我也被他剃了一次,他说:“亦非啊,我看你那本什么书来着?”“《这是个什么样的世界》。”我赶紧回答。“也是扯淡的,没必要那样弄。”他说。我连说“是是是”。
        奥卡姆的剃刀是中世纪哲学家奥卡姆提出的原则,可能以简化成锋利的“如非必要,不必增加”。东荡子认为,台湾学者王文方的《这是个什么样的世界》这类的书,是可以不存在的,可以“剃掉”的。文学作为哲学的死对头,尤其是诗歌,所以诗人们认为哲学是多余的,尤其是认识论或逻辑学的东西。一些不言自明的东西,经过哲学家的折腾,变成了莫名其妙的东西。所以民众干脆认为哲学家就是搞矛盾的人。
        但事实上所有的东西都不言自明了吗?世界仅仅是它所呈现出来的这个样子?答案是:不!王文方在书中从逻辑学的角度去论述一些形而上学问题以及日常悖论。诸如共相与殊相、因果关系(我敢肯定佛教人士不乐意见到这一章)、等同关系、自由意志、不存在的事物、可能的世界、必然的存在物、双面真理……读完之后你会发现,世界居然不是我们认为的理所当然的样子。
        此书并非高深的哲学著作,可能以当作枕边书,我就是在前些天的旅程中读完了它:从广东到景德镇、婺源、江苏宜兴、杭州……它只是一本入门级的趣味逻辑普及读本,但是,它的趣味性让哪怕抽象思维不发达的读者,也可以津津有味地读进去,所以一向号称不读书的东荡子,也翻了一下此书。
        如果你比东荡子手持剃刀更厉害地问我:哲学有什么用处?我可以用书中所引的一个小故事来回答你:
        真理国的国王下了一道命令:“凡进入京城的人都得说一个句子。如果他所说的句子为直,他就会被允许入京,并且保证平安离开,但如果他所说的句子为假,他将会被吊死在墙上,以儆效尤。”某一天,吊诡先生来到老太太门前,士兵将他拦了下来,士兵说:“说一句有真假的话,吊诡先生,你是知道规矩的。”吊诡先生想了一会儿,然后徐徐地说:“好吧,就这一句吧:‘我将会被吊死’。”士兵们讨论了许久,发觉无论如何都不能决定这句话的真假。于是最后只好悻悻地说:“国王早就说过,这种命令不适用于专搞矛盾的哲学家身上!”
        但是我并没有把这个故事讲给东荡子听,我认为,让一个诗人听这种哲学故事,未免太残忍了一点。
0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这是个什么样的世界的更多书评

推荐这是个什么样的世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