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怕的翻译

Michelle
2008-11-17 看过
鲍吾刚在中国名气不大,却是德国汉学的重要人物,本书也是相当有分量的著作。只能说译者的水平和原著者相差万里。这本书的英译本文字顺畅好读,而中译本却晦涩诘屈,让读者常常摸不着头脑。翻译的硬伤、错误比比皆是,连by no means这样基本的否定词也翻成肯定句,对读者造成误导。把“八仙”误译成“扬州八怪”,鲍吾刚泉下有知也只好苦笑。这位译者不光英文水平堪忧,连中文水平也待商榷,断句乱七八糟,标点符号也用得往往不知所云。
本身思想史著作翻译有一定难度,但译者的态度也极为重要。对于思想史上的名词不能很好的还原,而且凭自己想象乱译,这样的译本可以说比没有更糟。译者在完稿之后,有没有起码的文字校对和查对相关资料?审稿者的责任又在哪里?现在汉学著作的翻译速度极快,每年出版的汉学著作都以百计,越来越多汉学名著有了中译本。从汉学角度审视中国文化,是一个可贵的视角,许多汉学家学有专精,方法独到,也能给我们很大启发。但在此之前,是不是应该先把好翻译关呢。起码要了解原著的背景、地位,找到适合的译者和编审,否则这样“胆粗粗”就出版了,不但糟蹋了原著,而且误导读者。以此与所有译者共勉吧。
13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9条

查看更多回应(9)

推荐中国人的幸福观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