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标本人对乔纳森的回复

蚊子
2008-11-17 看过
岁月不居,时节如流,匆匆又已一载。
谢谢你传来的书评。以前亦有朋友从网上找来给过我了。
不愧是乔纳森,眼睛比较“毒”,长处短处一眼看穿。优点全部搔到痒处,缺点也全部戳到痛处。
最后的数据库,原本是读书时将有用的资料随手用Excel记下的,出处数据是不完整,是个鸡肋,但还不至于一无是处。至少那些人物的字号、籍贯在对号入座时还有些用处。至于出现两个“高景蕃”的问题,因为原书中或写成“蕃”,或写成“藩”,录入后便成了两个人,除此之外,好像还有一些,已经被我找出几个修改过了,“高景蕃”是漏网之鱼。
“意表之外”的说法,鲁迅认为不通,但是在日文里倒是有这个词,鲁迅自己在文章中没有少用日语词,例如“记念刘和珍君”的记念,没少让中学语文老师煞费周章地解释半天。不过,照搬日文的文责还是要自负的。
关于陈宏谋的猜测是我错了。不嗜好音乐也是说过头了,算是画蛇添足,至少这里原本没有必要讨论袁枚是不是嗜好音乐的问题,而只要说明“琴”的象征意义就可以了(当然,没有资料表明袁枚自己会鼓琴)。
以上简单作些解释。除此之外,据我所知的书评,还有郑幸的《用社会学的利刃解读袁枚》,刊在《读品》No.64 2008.10.16上,内容大致和刘铮的差不多。
还是陌生人写的书评比较刺激一些。汗颜汗颜。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城市知识分子的社会形态的更多书评

推荐城市知识分子的社会形态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