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无情诗暗换

不吭声
2008-11-10 看过


王朔的小说《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中有一个情节在今天看来犹如天方夜谭:两个流氓冒充诗人,诱奸文学女青年,居然成功。故事的背景是八十年代,那时诗歌的黄金时期,那时的诗歌征服了整整一代人,有人以诗歌的名义行骗,就像今天有人利用网络犯罪一样,是不足为奇的。在遥远的八十年代,诗人是身份尊贵的,是被人仰望的。而今天,诗人,是一个不好笑的笑话,是可有可无的装点,呆在被人们遗忘的角落,无人喝彩。

八十年代的诗坛,充满了喧哗与骚动,诗社林立,门派众多,诗人辈出,名作经典,交相辉映,一时冠盖云集,盛况空前。北岛、顾城等人被奉为大师巨擘,他们的作品风行全国,洛阳纸贵。然而,86年一次现代诗群的集中亮相后,诗坛渐趋沉寂,北、顾等人远涉重洋,萍踪海外,朦胧诗的帝国冰消瓦解。在诗的年代里,海子是最后一个神话,至于其后的汪国真,则沦为了笑话。九十年代浮出水面的韩东、于坚把诗歌从天上拉到地面,剪去诗歌的美学之翼,倡导日常主义,给诗歌带来了新的表达、新的题材,但这是以削减诗歌的思想性和诗性为代价的。九十年代后起的先锋诗人们,更进一步,提倡口语写作、民间立场,写作从身体出发,变本加厉的削减了诗的美,贬损了诗的身价。一些口语诗或曰口水诗浅白无聊、寡淡无味,令人难以卒读。今天的先锋诗是这样的:

总有一天我会成为
一个心狠手辣的人

很快我就拉完了
我决定把我剩下的半打手纸
留在厕所里
不过,总有一天
我会成为一个心狠手辣的人
我将,再也不会
在厕所里留下手纸
或者类似手纸的
任何东西

----(作者:张稀稀)

一个人来到田纳西

毫无疑问
我做的馅饼
是全天下
最好吃的

----(作者:赵丽华)

-----诗歌的江河日下,由此可见一斑。

《思路花语》的作者马长山说:“一首好诗应该使人读了以后不住的发呆”。在我的诗歌阅读经验里,北岛令我时常发呆,陷入一种神秘新奇的体验,难以自拔。现在读伊沙、沈浩波、赵丽华等人的诗,只是吞咽文化快餐,殊少余味,我欲发呆,岂可得乎?于是我去寻找北岛的近作,以治疗被垃圾食品败坏了的胃口。我遗憾的发现我已不再发呆。北岛的近作,由于远离故土,已经走入了冷抒情的死胡同,晦涩艰深,抗拒解析,孤高如冰峰,令人难以亲近。北岛最新的作品是散文集《失败之书》和诗歌随笔集《时间的玫瑰》,节奏舒缓,安详睿智,一个诗人老了,他的热情冷了。

无诗可读,于是掩卷。

诗歌,在喧嚣繁忙的今天,往昔的光荣已被时代的浪潮雨打风吹去。尴尬的诗人们,只能在生活的边缘,自导自演,自娱自乐,在没有掌声的舞台,和语言跳一支寂寞之舞。遥望八十年代,遥望一场文学的盛宴,爱诗的人,情何以堪?正是:风月无情诗暗换,旧游如梦空肠断。
9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现当代诗歌精选集的更多书评

推荐现当代诗歌精选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