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年代记

Sävigne
2008-11-07 看过
花与枯叶的气息。
清晨与夏天的气息。
翠绿与温和的气息。
缱绻在脚踝处的凉意,在溪水滑过时打湿了裤脚,挽起裤腿后留下细密的青涩气味。

擦除了早春淡绿的枝头与婉啭的鸣哨等诸多风景。
呼啸在地铁车厢里的情愫。
十几岁的模样。
该穿着浅色的棉布裙,或者深色的运动裤。

也许在场景转换的时侯一下子收紧眉头,很认真地去体会着,那个时侯她到底经历过些什么,但至少对于我来说,收紧的眉头代表的是微微震撼的代入感——在高三就要结束的今天以前,我到底经历过些什么呢。

在宇宙里一直漂浮的细小心情,此时柔软地覆盖在一树浅红或白的花瓣上,那么明媚到炽热。

『流光』一节里最后的句子“我为什么在这里。”
她用句号结束。
我很想穿越过绽放的花火所代表的距离,去看看她脸上的表情。
在一片枯叶离开枝头到达地面,无数尘埃覆盖之下的,那个表情。

在午夜展开对于秘境的想像吗?由于晚风的冲击,期待的温度稍微降低,但并不是褪却,是更深的珍藏,凉意的温柔。

虽然在每个空隙都随时有不想面对的东西涌出来。但在刻意的压制下,也可以装成是好像和身边所有人都一样,积极享受生活。结果只是很偶然的相遇,一句什么话。一个什么人。一件什么事。一个什么地方。
让脚步瞬间停下。然后不被察觉的深呼吸。然后回复原样。
在那之后。枝条向着什么方向延伸。

一直都在回忆着。
但也一直都在前进着。

有一种东西是一直都存在的。
即使是今天在异乡漫步,新干线、神社、山间小站、温泉旅馆,它无处不在地寄宿着。在高中里的宿舍女友与电车里穿着浴衣的女孩间同步,是回忆里一直包裹的果实。
孤单。
谁也不知道它在一个人心中爆发的鸣响。

在之后想起过去随便什么时侯的事情。
出现了眼角的变化,还是嘴角的变化。

但也许就是因为所有的事情已经过去吧。对于在猜想当中是被命定的事件、人物,可以与这一切所有正面相对,然后拍拍肩,很轻巧地越过,最后终于以最淡然的语气说:“我在这里。”

一直细细回旋着的声音,它们形成这样的对话:
“我一直,一直想成为一个强大的人。”
“哎,我知道的。”
“但我或许还是没能做到吧。”
“那么害怕一个人吗。”
“不是那样的,一个人......也不要紧。”
“是吗。”
“但现在已经没关系了。因为,我在这里。”
“那么......”
现在是夏天吗。
或许是错觉吧。
但在一整排行道树间连绵的蝉声,怎么听都觉得清凉。
背包少女的下一站在哪里?我很想知道。

“那么...
要加油。”
46 有用
1 没用
须臾 须臾 7.6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6条

查看全部6条回复·打开App

须臾的更多书评

推荐须臾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