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妖在人间

绿山墙的安妮
2008-11-06 看过
又读完一本来碧华的散文集《缘分透支》。
感触最深的有三点:一是她被过分神化了;二是她竟然是个悲悯的人;三是她亲日,轻视大陆人。

以前读她的书不多,听过她一些不同凡响的名言,知道她被封为“文妖”。
读过的一些小说,总觉得她的文字很独特诡异,即使不尽华美,也是孤绝凄艳的,语不惊人死不休。
她的人,也当是特立独行,冷傲无双,高处胜寒,拒人千里之外的。
读了一些散文之后,发现她并非传言中那么神秘不可一世,原来她亦行走人间,有一颗悲悯的心,体察民情,心怀世事,关注小人物的悲喜。这是让人惊喜的,因为我向来对悲悯的人有着天生的好感。
她够胆量,敢言人所不敢言,触及权贵。但是她一定知道自己的地位在那里,那些人听到她的声音刺耳,也不会将她怎样。绝少有人冒死为民请命的。她也不过轻描淡写而已。

坦率地说,她的散文很烂。我读书,最注重的是书的文学价值,首先这本书必须是“文学”的。
她的散文不是文学。很多散文集不过是她的专栏结集出版,大多是为交稿充数而已。
人一旦出名,胡乱写几句都可以发表赚钱,还被人们当作至理名言加以吹捧。
读过的两本散文,我更愿意称它们为杂文。《缘分透支》这样的题目,对我来说有着百分百的吸引力,但整本书和这个题目没有关系,也没有多少精华可言。看来取一个讨巧的书名确实很重要。
书中多是针砭时弊的文章,没有文学性可言,不过列举事实,发表自己见解不多,即使说了言辞也不犀利,不关痛痒寥寥几句。没有什么独到的见解。
跟鲁迅差远了。要看这类的文章,不如去读龙应台。人家可是真正的一股强劲不灭的旋风。
或者看李敖,偏激,但偏激得让人感觉痛快。真正抓到痒处,狠而准,淋漓尽致。

她实在是被过分神化了的一个作家。早期小说确实不俗,奠定了她在文坛的地位。因而成了一棵常青树。一路被吹捧。到了后来,似乎不懂得欣赏她就是没有文化没有深度没品位。我还曾经因为读过她几本小说而没有从此迷恋而甚觉惭愧。现在一读之后才发现原来不过如此。
她出版了那么多书,其中小说并不多,并且小说大都是早期作品,有的问世的时候我还没有阅读能力吧。我怀疑今后她是否还有惊世之作出现。我以为很难,几乎没有可能。她的笔已经写烂了。
但这对她来说已经不再重要。早已名利双收。如果她在乎的话,也不会写那些粗制滥造的东西。

《烟花三月》是揭露日本侵华罪行的。我有文字洁癖,当然包括所写事件最好也要是美好的。所以不会看此类的书。她写这个,关心弱势群体,可见她是痛恨日本的,但是在很多文章中,有时随时随地不自禁地流露出她其实是亲日的。她对日本人的教养,文化,饮食都非常仰慕推崇。多次表达这种感情。
当然,我们不能做狭隘的民族主义者。要不忘历史,痛恨他们,也要看到他们的优点,懂得欣赏。
但是绝对要不卑不亢,有傲骨,不谄媚。
她对中国大陆人,则是用轻视的眼光俯视的。说到大陆人的一些陋习的时候,语气是相当的轻慢。
确实,我们在有些地方表现得素质差一点,不讲公德,值得汗颜的地方很多,但是我很讨厌被人居高临下地,以鄙夷的姿态加以抨击。而她,说到大陆的时候,总是那份态度,似乎在她的观念中,大陆人原本就应当是没素养的人群,并且一成不变。
三毛也写过中国人在异国的一些不雅行为,但她是以同胞的身份,把她们当作自己人而痛心疾首,怒其不争,是爱之切以恨之的心痛。而李说内地人的时候是把自己划清界限,感觉大陆人和她根本不是一个档次,是没有教养的低等人似的。
或许是我太敏感,但当她反复举例说明的时候,我才反应激烈了。总之我相当反感她的腔调。
事实胜于雄辩,我也举一个例子吧。她在《严加“教育”》一文中,开篇就说:真奇怪了,今夏在北京,上海过马路,老百姓都会得站定等绿灯才开步。……一时间叫我误会身处日本。末了又说:原来一切并非自动自觉,只因什么世博,奥运,外交会议,国际展览……才严加“教育”,整肃市容。
她说的是事实,但那种态度叫人生厌,骨子里还是轻视大陆人。要和文明国家比较,也不一定每次都拿日本做例子吧。在《枫红柿艳》里看到,她即使是吃一个柿子也是觉得日本的柿子更加香甜。
在《不配》里她的态度就更加明确了。她说:最近有个Project,主创班底是我们香港人,中方派了制作顾问把关,“德高望重”的老先生。然后她说内地人把年龄大资力深的人称为老师,而这个先生根本不配。根据她说的事实,那人确实不配。且不说这些,她把“我们香港人”和“中方”分得很清,我不知道在她的观念中香港和中国是什么关系。
当然,不能就此断定就断定她亲日,轻大陆。但是我确实在很多文章中都看到这种倾向。不信的话,各位可以读一读她的散文集,看我的感觉到底是不是错觉。

当我昨天把对她的盛名的怀疑和苏西说了之后,她说:我小时候看她的东西,大了就很看不上她了。根本没内涵的,典型被吹捧出来的。骗小孩子还行呢。
很高兴有人和我同感。不然还怀疑我自己的品位呢。看来我一点也不偏激。
后来给一个朋友说觉得她似乎亲日,她读过她的小说,很欣赏她的犀利,喜欢她是个悲悯的人。但是听我那样说之后,她立即表示:如果她亲日,那我唾弃!
给兔子说了之后,她说:啊?那我不喜欢她了。兔子最近也在看她的散文,她说原来看过她的小说《秦俑》和《霸王别姬》,觉得这个女人简直是妖精,以为她的散文也不错呢,结果不过如此。还说简直觉得小说和散文就不是同一个人写的。
我这个人很主观,但愿喜欢她的人不要受我说的这些话的影响。还是读了她的书之后再评价。希望大家都能够读一读她的散文,告诉我到底是我过分敏感,还是她真的亲日,并且轻视大陆人。

我是多么的希望,从来都没有看过她的散文,只记得那些精灵古怪,充满妖气的小说。
虽说对她失望,但还是想在看其他的书,那些文字确实比较特别。
再看之前读过的《文妖的灵迹》,发现里面提到的一些很个性的见解,我都没有读到过。
根据文中说的,还真值得一读。还会继续读下去,看看到底是不是那么好。
还有,看她的《李碧华自白》,还真是一个特立独行的女人呀。有吸引力。
总之,我觉得和李碧华的缘分,像这个书名一样,还没有结下,就已经透支了。
3 有用
4 没用
缘分透支 缘分透支 6.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5条

添加回应

缘分透支的更多书评

推荐缘分透支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