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叹恩爱夫妻不到头

小五三三
2008-10-27 看过
《浮生六记》是我很喜欢的一本书。首先浮生这个名字,好。然后文字恬淡安然,好。最好是它记录的这一段美丽故事。

《浮生六记》作者沈复,是个典型的古代文人。古代的文人,我看有些比现在的还要好。古代男人穿长衫。长衫有一段风流的韵味,舒缓,温柔,细腻。长衫如今的男人是不必穿了,可温柔细腻也不再被赞扬。张敞画眉这样的逸事我想在古时闺中或非特例,而是常有?现在这样的男人恐怕就要背负“娘”的污名。沈复十三岁认识妻子陈芸,两小无猜。喜欢她才思隽秀,又怕她福泽不深,跟他妈说:非陈芸不娶。就这样结了姻缘。彼时没有婚姻法和计生政策限制,不然恐怕要落早婚罪名。

到此为止,他们是一对被祝福的普通夫妻。可这对夫妻实在太有情趣,有情趣到夫妻俩一起去逛妓院,结果芸爱上了一个叫“憨园”的妓女,想以为丈夫纳妾的名义,跟这个姑娘厮守终身。芸原来是双性恋!

李渔在《怜香伴》中写过一个类似的同性恋的故事,这故事说的是范生的妻子崔笺云到佛堂进香,忽闻风中传来女子奇香,循香觅见少女曹语花,两人一见如故,(这闻香识人是否性吸引的暗指?)于是决定同事一夫,曹语花甘为范家侧室,其实是二人借此为掩护得以结合。曹语花一心要嫁范生为妾,却一直连范生是何等人物也没见过,她所心心念念的,只是崔笺云。所以她把嫁范生称为“再嫁”,因为心里已经把自己嫁给崔笺云了。而崔笺云则怕曹父不肯让女儿做妾,甘愿退居次室,总之为了和爱人厮守,名分地位她都可以不要。两人情深意笃,以一种“寄生”的方式,“女同性爱依附在阳物异性恋下,以不惊扰寄主、甚至是让其愉悦(能多得一位美娇娘)的方式,吸取寄主的资源,完成女女情爱的实践。”有人说李渔“凭空结撰”出这些一“反常情”的情节,除了新人耳目之外,也是为了教导天下女人要学习崔笺云的“不妒”,这不过是男人希望实现左拥右抱的梦想,试图对女人进行规训的鬼话而已。

而《浮生六记》里的芸则幸运得多,完全不必这么大费周折,因为她有个天底下最好的老公,一口答应帮她娶憨园,心甘情愿做她们的保护伞。一个有夫之妇搞同性恋,还是爱上一个妓女,老公还来帮忙,真是快意人生,比引刀成一快还要快的快意。可是最终老鸨为了得高价,将憨园卖给了富家,芸竟然因此而死。多年之后的病危之中,仍大叫:憨何负我!这个天下第一好老公不仅没有吃醋,反而只有怜惜。这才是真正的发乎爱,止乎情。

这样的女人自然是得不到公婆垂青的,加之公公搞外遇,她没能及时给婆婆通风报信得罪了婆婆,婆婆搞监视,公公又怀疑她从中帮忙,再加上想娶妓女回家等大逆不道的行为,一纸逐书,她终于被扫地出门。于是她的天下第一好老公陪着她也出了门。失去了经济来源,两人穷困潦倒,彼时是乾隆盛世,可即便盛世之下,也没有一介离经叛道不孝穷书生的容身之所,两人也再无能力花前月下地玩物丧志小资情调了。两人携子带女,颠沛流离,终至一死。

芸惨死后,沈复灰心地“奉劝世间夫妇,固不可彼此相仇,亦不可过于情笃。语云:恩爱夫妻不到头。”这是一种多么脆弱的哀伤。所谓恩爱夫妻不到头,要想白头偕老,必需彼此隔膜,或者如很多婚姻失败者的所谓经验之谈:无爱的婚姻最稳固。我看这只是脆弱的哀叹。婚姻稳固不一定是因为无爱,倒更可能是双方利益登对。

芸临终前道:“忆妾唱随二十三年,蒙君错爱,百凡体恤,不以顽劣见弃。知己如君,得婿如此,妾已此生无憾。若布衣暖,菜饭饱,一室雍雍,悠游泉石,如沧浪亭萧爽楼之处境,真成烟火神仙矣。”在芸的生活理想里,“布衣暖,菜饭饱”构成经济基础,“一室雍雍,悠游泉石,烟火神仙”则是上层建筑:她所希望的一室雍雍,必然同时包含她的同性爱人憨园和异性爱人沈复。

”布衣暖,菜饭饱,一室雍雍,悠游泉石,烟火神仙,这才是不枉此生。这几天常常念叨一首诗: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昼短苦夜长,何不秉烛游?一向不喜欢以苦字修饰的词,什么苦命,苦恋,苦夜,太矫揉造作了,可是回想这对没能到头的恩爱夫妻的一生,真是甘苦合为一流,难品滋味。
96 有用
17 没用
浮生六记 浮生六记 8.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50条

查看更多回应(50)

浮生六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浮生六记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