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虚是这个时代的病

贾不许
2008-10-20 看过
梁文道近日接受《南方日报》采访,谈到《百家讲坛》的阎崇年在无锡签售被打了两巴掌一事他说了句颇让人玩味的话:“阎崇年被打是时代病。”肇事者对自己打人行为的解释是,“我想跟他辩论,但没有机会,就只好揍他”。梁文道却认为这完全是自说自话的狡辩,“他不是想辩论,只是想发泄情绪;不是想对话,只想说话。”
梁文道言下的时代病指的是现代人普遍的焦虑。如今这个年头,人人都是纳喀索斯,都在寻找自我,“我”是每个人关注的唯一对象,大家都希望全世界都能听到“我”欲表达的一切,没有人想当读者,人人都想当作家。
尽管人们为“我”倾注了一切,“我”却仍然是个不知姓甚名谁的家伙,对“我”付诸的关顾越多,“我”的概念反而会因为越来越多的不确定感的堆积变得更加模糊、漂移、游离而分崩离析,让人感到无比空虚。
在利波维茨基看来,这种空虚是可以作出合理解释的。他通过《空虚时代》一书的副标题“论当代个人主义”告诉我们——我们的空虚不是一个人的空虚,而是整个时代的流行病。如阿尔贝尔所言,随着浮躁的个人主义喧嚣一时,“空虚时代”已经全面到来,世界正在进行以个人主义为纲的个性化进程。此间,个性的喧哗代替了缄默,趣味代替了禁令,自恋代替了反叛,诱惑代替了禁锢,幽默代替了意识形态。
一言蔽之,这是一个意义缺失的时代,所以我们为之感到空虚。我们这个时代的人生很没有意义,我们没法像以前人那样通过工作来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因此生活的意义就是为所欲为地满足一己私欲。
笔者的一位老师在阅读此书后,认为自己几年里的惶惑和疑难几乎都在书里找到了答案,他说明这并不是一本在绝对和终极意义上给人开药方的书。《空虚时代》发现和指出了时代和隐藏在时代中的个人病症,尽管利波维茨基在书中仅仅把他的欧洲和美国当作小白鼠,但是相似的情境同样在后工业国家发生,对于正身陷空虚又无力自拔的人们有着现实意义。
人们可以不知道萨科齐是哪国人,却乐此不疲地在网上散播法国总统新婚妻子的艳照;一边对政治的进程不闻不问,一边又时刻不忘自己对政党作为有着充分的发言权;人们不读书、不看报,却近乎疯狂地热衷于自由表达;不愿意参与选举投票,却十分执着于自己有权利投票......这是因为对于现代人来说,“最大的困扰不是选择什么,而是因为选择而失去了什么”。不奢谈那些公共事务,人们对待和处理私人情感的态度已经是最好的佐证:在现代人看来,爱情中没有付出的回报全都是寡淡无味的。
对于这一切,利波维茨基解释为,空虚时代的人们“剩下的只有自我和自我利益的追求,对个人自由的迷恋和对肉体和性爱的走火入魔”。伴随着自恋的蔓延,民主的合理性逐渐占了上风,那些行使社会化的庞大结构失去了自身的尊严,那些重要意识形态不再具有影响力,那些历史蓝图不再有号召性。对当今这个时代而言,社会领域只不过是个人空间的延伸。
人们习惯性地对历史里那些深切的人道主义精神、对小人物的悲悯情怀、对爱情的渴望、对个体的人的存在价值渴求视而不见,而且人们有充分的理由去忽视。有人说,历史是个小姑娘,思考也是个百依百顺的小姑娘,思考是没有意义的,所谓思考,说穿了就是屁股指挥脑袋。你站在什么样的观点和立场上,你就有什么样的言论和行为,其实与历史不沾边。因此电影电视屏幕上傲慢的帝王将相戏份永远多于折射人性光辉的小人物,“牺牲个人成就天下”的英雄观总能淹没人的价值。
人人都在空虚的时代喊孤独,但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孤独与古罗马时代英雄所感受的孤独,抑或是古典诗歌中表现出的忧伤情绪没有半点关系”。“谁终将声震人间,必长久深自缄默;谁终将点燃闪电,必长久如云漂泊。”尼采曾在缄默和漂泊的孤独里酝酿了日后惊天动地的成就,震撼西方的思想界。这种孤独是那个时代思想活力尚存、灵魂之声尚未沦亡的标志。而当下的孤独不同,时代已经注定无法诞生伟大,现实生活仅仅意味着酿造平庸,却不能酿造一种超凡的精神,于是人们自己制造了一种对抗现实的距离感,这就是孤独。
我们忧伤或者孤独只是因为我们需要,它只是酒后代替哭泣的一种东西。因此有了安妮,有了宝贝,有了“把玩孤独”的小资情调,敌人或知己,越少越安全。这样高雅的孤独,来自当代人难以抑制的胆怯,“性解放、女权主义以及色情都旨在达到同样一个目的,即树立壁垒以遏制情感并将自身置于强烈的情感之外。”冷漠而高高在上的孤独是为了规避自己的激情以及别人的激情,每个人都要在冷漠的掩护之下生活,孤独是为了掩饰自己的空虚。
这个时代人们淡化爱情观念,却痴迷于奢侈品,他们觉得奢侈和爱情看起来颇为相似,人们都惧怕这两者“一切都会过去,什么也不会留下”,对两者都抱有一种永恒的向往。但是前者显然更能实现,且更能体现自我意识和自我价值,因此“人们不能再把奢侈归结于物品。奢侈源于物品与认同它的人的深层自我相遇”。 食用过多的奢侈食物让这个时代的人都无可抑制地趋向于变成胖子,因为这个时代不需要过多的思考,只需要效益,加菲猫的名言就是最好的阐释,爱情来得快去得也快,只有猪肉卷是永恒的。
概而言之,利波维茨基认为这个空虚时代表现为:一方面人们追求生活品质和个性表达,关注身体与欲望,另一方面对重大意识体系缺乏认知,历史崇尚的未来和科技、理性与革命被观念异化,民族特性也遭到抛弃。
空虚时代的精神危机已经不止一次给我们带来恐慌,最近的一次还未平息。金融海啸中暴露的贪婪和欺诈追溯其根源来自于人们的拜金主义、个人至上主义。“存在着过分的私人投资,其结果是必将造成公共领域的瓦解。”当道德的所有护栏已经被个人主义的盛行大胆地拆掉,空虚时代外部看来相对的平静背后,还埋伏着更多危机。
261 有用
13 没用
空虚时代 空虚时代 7.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55条

查看全部55条回复·打开App

空虚时代的更多书评

推荐空虚时代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