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个角度看老舍

刘丽朵刘丽朵
2008-10-14 看过
我不太care文学史上的那些争论,所以也不太关心老舍到底是不是一个伟大的作家。对我来说,从很小潜意识里就有一个“毛泽东-鲁迅-爹地”的三位一体,所以建议“少不读毛鲁”,因为这两个人写起文章来有一种判然分明不容置疑的世界观,又怀着将自己的观念作为宇宙终极真理必欲改造别人的强烈势能,让小孩子读了以后,心里面就种下了这么一个“父亲”:觉得从这天起大脑就要开始去判别是非,去纠正少数人或大多数人的错误,去努力按照正确的方式去干点啥,这样开始的人生一定很变态。好在我现在完全忘记毛这个人,鲁这个人却是不能。

       前两天买了本老舍的散文选集《大智若愚》,就是那种后来的人选巴选巴攒在一起打算不付给任何人版税的那种书,每天晚上睡觉都看。

       对于身边这些人来说,如果不是中文系现当代专业的,那么现代文学作家一定是小时候就赶着把他看完了,然后就专门去看外国的了。所以这次看这本书,有一部分是有印象的,有一部分是可能看过也可能没看过的,但总而言之好些年也没听到谁说起过了:谁还说老舍啊,多土。那天我买这本的时候,亲夫就谆谆教诲道:别看老舍,粗俗。

       这回看感觉又不同,主要是:老舍同志要是活到今天,一准是个当红网络作家。有些幽默是不分时代的,要搁现在谁写出来,也能把人笑够呛,比如:

       说他的英语:他们说的他们明白,我说的我明白;

       说许地山拿个账本写小说:时时把笔尖插入账本里去,似乎表示着力透纸背。

       说饭不好吃:我不敢批评,说着伤心。

       说街头庸俗小说:一个女招待嫁了个男招待,后来才发现这个男招待是位伯爵的承继人。

       人家运行李的马车夫来了,他问人家多少钱,人家说了一个贵数,他:心平气和的说:“我并不是要买贵车和尊马。”心里还想:“假如弄这么一份财产,将来不幸死了,遗嘱上给谁承受呢?”

       说马车不安稳到处乱磕:跟济青顶了两三回牛儿,因为我们俩是对面坐着的,可是顶牛儿更显着亲热,设若没有这个机会,两个三四十的老小伙子,又焉肯脑门顶脑门的玩耍呢?

       总之全是这些,一长段一长段的,贫是真贫,有时候我想:这跟胡续冬有什么区别啊?

       一个北京普通话,一个四川普通话;

       一个人民艺术家,一个草根专栏作者;

       一个没怎么拿过学位就混进伦敦教书,一个在北大摘学位跟玩儿似的也的确是玩儿啊玩儿的摘到了然后三四十的老小伙子怎么看怎么不像也当教授虽然是副的;

       一个贫是贫可是不忘记写小说反映民间疾苦,一个无厘头是无厘头可是不忘记写诗并在念念不忘男女老少自然生理的诗里反映高雅的学术生活……

 

       他们间最大的区别是时代:没准老舍到了今天这么一个怎么也悲壮不起来的时代,也就那么“当红网络作家”终此一世了;

       谁让他赶上那么多国难当头、生民疾苦、改朝换代这样出产伟大作品的大题材,难以避免地经历那么多伟大的痛苦。。。

 

       从前单是深爱老舍小说的时候,还真没想到这个。
2 有用
1 没用
大智若愚 大智若愚 8.6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添加回应

大智若愚的更多书评

推荐大智若愚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