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亚当斯教我的事

矽の錬芯術師
2008-10-14 看过
那些亚当斯教我的事

1、乐观是整个银河系中最强大的力量

  (因为这个舰长毫无疑问是全银河系中活得最快乐的人,他简直跟《星尘(Stardust)》中的海盗大叔一样讨人喜欢)

  然而,舰长却纵容地看着这个孤单的风笛手。几乎没有任何东西能够扰乱这位舰长的镇定。几个月之前,他那华贵的浴缸在那次不愉快的沼泽经历中丢失了,从那以后,他一直在寻找和他的性格相宜的新的生活方式。立在这片空地中央的一块巨石上被铲出了一个坑,他每天都能躺在里面晒太阳,与此同时,他的随从会朝他身上浇水。当然不是热水,这一点必须指出,因为他还没有想到一个办法来给水加热。但这没关系,热水总会有的,搜索队正在远方寻找温泉,希望那是在一片树叶茂盛的林间空地上,如果再靠近一座肥皂矿——那简直就完美了,有些人说,他们觉得肥皂不是来自矿石。对这种人,舰长说,也许那是因为没有人足够认真地寻找过,于是他们只好勉强地承认这种可能性。
  不,生活足非常美好的,其中的伟大事件就是当温泉被发现的时候,紧接着是树叶茂盛的林间空地,而如果正在此时,附近山上传来了找到肥皂矿的欢呼声——那里一天能生产五百块肥皂——这样就更加妙不可言了。总之,有个什么盼头是非常重要的。
  哭诉、尖叫、号啕、咆哮、喇叭声、风笛声,由于想到它们随时有可能停下来,所以这一切都增加了舰长本来就已经相当快乐的情绪。这也是他的盼头之一。
  还有别的什么乐事?他问他自己。嗯,还有许多事情:秋天已近,树木变成了红色和金色;距离他的浴盆几英尺之外,两个美发师正在一个昏昏欲睡的艺术导演和他的助手头上练习他们的技术,剪刀发出平和的摩擦声;六部电话沿着他的石凿浴盆的边缘一字排开,阳光照在电话上,射出让人愉快的反光。只有一件事比一部一直不响(或者根本不会响)的电话更棒,那就是六部不响(或者根本不会响)的电话了。
  最美好的则是那些快乐的嗡嗡声,这意味着所有的几百口人都慢慢地聚拢到空地上他的周围,来观摩下午的委员会会议。
  舰长高兴地一拳打在橡皮鸭子的嘴上。下午的委员会会议是他最喜欢的了。

----------------------------------------------

2、不到宇宙的最后一刻,不要嘲笑他人的信仰

  “虽然,”马克斯说,他示意观众们安静下来,同时恢复了庄严的表情,“我相信今晚和我们在一起的还有一个信仰者的团队,非常虔诚的信仰者,来自‘伟大先知扎昆的第二次降临’教派……”
  他们大概有二十人左右,坐在外围,一副苦行僧的打扮,正在不安地吸着矿泉水,和眼前的欢宴保持着距离。当聚光灯打到他们身上时,他们只是愤慨地眨眼睛。
  “他们在那儿,”马克斯说,“耐心地坐在那里。先知扎昆说过他会二次降临,可他让你们等了这么久,我们希望这家伙动作快点,因为他只剩下八分钟了!”
  扎昆的追随者们坚定不移地坐着,拒绝受到席卷他们的无情的大笑声浪的冲击。
  马克斯制止了他的观众,
  “不,严肃点,朋友们,严肃点,我丝毫没有冒犯的意思。不,我只知道,我们大家不应该取笑坚定的信仰。所以,我建议对伟大的先知扎昆报以一次热烈的掌声”
  观众们听话地鼓起掌来。
  “无论他上哪儿去了!”
  ……
  “天空沸腾了!”他叫道,“宇宙坍塌进尖叫的虚空中!在二十秒之内,宇宙将迎来一次终结!看吧,那边,无限之光正在我们上方爆发!”
  毁灭的狂暴围绕着他们——就在这时,一阵相当微弱的号角声从仿怫是无限远的地方传米。马克斯环视整个乐队,似乎没有人吹号。突然,一股烟雾盘旋闪烁着,浮现在舞台上,就在他身旁号角声更大了,好像参加吹奏的号角更多了。马克斯主持这样的表演已经不下五百次了,但此前从来没有出现过类似情形。他警觉地从盘旋的烟雾中退出来。就在他这样做的时候,一个人形慢慢地从烟雾中最现出来。这是一个古代人,满脸虬髯,身着长袍,笼罩在光环中。星光在他眼中闪耀,他头上戴着一顶金色的王冠。
  “这是什么?”马克斯喃喃自语,瞪圆了眼睛,“发生了什么事?”
  餐馆后部,来自“伟大先知扎昆的第二次降临”教派的那伙人,原本面无表情,现在却欣喜若狂地跳了起来,吟唱着颂歌,放声尖叫着。
  马克斯惊讶地眨巴着眼睛,看着他们。然后,他朝观众猛地举起手臂。
  “请来阵热烈的掌声,女士们,先生们,”他大声喊道,“为了伟大的先知扎昆!他降临了!扎昆再次降临了!”
  马克斯大步跨过舞台,将手里的麦克风递给这位先知。下面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扎昆咳嗽一声。他环顾台下聚集的人群,他眼中的星光不安地闪烁着。他迷惑地摆弄着手里的麦克风。
  “嗯…”他说,“你们好。嗯,瞧,我很抱歉来迟了一点儿。我刚度过了一段简直糟糕至极的时光,到了最后一刻,所有的事情都突然冒了出来。”
  面对这种充满了期待和敬畏的肃静,他似乎有些紧张。他清了清嗓子。
  “嗯,我们还有多少时间,”他说,“我能有一分……”
  正在此时,宇宙终结了。

----------------------------------------------

3、总能找到一个适合的看问题的角度——如果你真的需要的话

  “这件事要这样来看,”福特长官曾经说过,“陌生星球上的水果和浆果可能会使你生存下来,也可能会使你死掉。因此,只有当你如果不这么做就会饿死的时候,才能够开始食用这些东西。这就是你应当遵循的原则。搭便车漫游的健康秘诀就是,只吃快餐。”
  他们怀疑地看着前进路上的这堆东西。它们看上去足这样可口,使得他们感到几乎要饿得发晕了。   
  “这件事要这样来看,”福特说,“嗯”
  “什么?”阿瑟问。
  “我正在试图找到一个看待这件事的正确角度,即意味着我们应该吃掉它们的角度。”福特说。
  斑驳的阳光洒在那种看上去像梨子的东西的表皮上。而看上去像是覆盆了和草莓的东西,则比阿瑟以前见过的任何草莓更加肥厚、透熟,连冰激凌广告里的草莓都比不上它。
  “我们为什么不先吃掉他们,再来考虑这个问题呢,”阿瑟说。
  “也许他们正是希望我们这么做。”
  “好吧,这件事要这样来看,”
  “到目前为止,你的话听上去还不错。”
  “这堆东西在那儿等着我们去吃——无论它们是好还是坏、会不会毒死我们。如果东西有毒而我们又没有吃的话,他们还会采取其他办法来袭击我们。所以,就算我们不吃,我们反正无论如何还是输定了。”
  “我喜欢你看问题的角度。”福特说,“现在,吃一个吧。”
  犹豫中,阿瑟拿起一个看上去像是梨子的东西。
  “我总是会想起伊甸园的故事。”福特说。
  “嗯?”
  “伊甸园。树。苹果,记得吗?”
  “是的,我当然记得。”
  “你们的那个上帝在花园中央放了一棵苹果树,然后说,干任何你喜欢干的事吧,伙计,哦,但是别吃那苹果。奇怪呀奇怪,他们吃了,而他从一堆灌木后面跳出来,大叫‘逮住你们了’。其实,就算他们没有吃,也会落个同样的下场。”
  “为什么?”
  “因为,如果你是在和有着这种心态的家伙打交道的话,你应该很清楚地知道,他们是不会放弃的。他们最后总会逮住你的!”

----------------------------------------------

4、不要让公共设施的AI太聪明,更不要赋予它们情感

  “好吧,”赞福德说着迈进了电梯,“除了说话,你还会干什么?”
  “我会上升,”电梯回答说,“还有下降。”
  “好的,”赞福德说,“那我们就上升吧。”
  “还有下降。”电梯提醒他。
  “当然,好的。请往上。”
  然后是一阵沉默。
  “下降的感觉很好。”电梯充满希望地建议道。
  “哦,是吗?”
  “棒极了。”
  “好的,”赞福德说,“不过现在你能带我们上去吗?”
  “我能问一下吗?”电梯用它最甜美、最通情达理的声音问道,“您是否已经考虑过了为您提供下降服务的所有可能性?”
  ……
  “天啊,”赞福德喃喃地说,“乘坐一部信奉存在主义的电梯!我提过这种要求吗?”他举起拳头砸在墙上。
  “这玩意儿究竟是怎么了?”他吐了口唾沫,说。
  “它不愿意往上走,”马文简洁地说,“我想它是害怕了。”
  “害怕?”赞福德叫了起来。“怕什么?高度吗?一部电梯居然会有恐高症?”
  “不,”电梯悲惨地说,“是害怕未来……”
  ……
  现代化电梯都是些奇怪和复杂的玩意儿。古老的电动绞车以及“限载八人”的工作与天狼星控制系统公司快乐人体垂直传送器相比,就像将一包混合坚果与天狼星国立精神病医院的整个西翼大楼相提并论。
  这是因为,它们的操作是基于“非聚焦时间性知觉”这一奇特的原理。换句话说,它们具备某种能力,可以朦胧地预见很短时间之后的未来。于是,这些电梯有了这种本事:没等你自己弄明白自己想去哪儿,它们就能将你送到正确的楼层。这样一来,也就免去了等电梯时人们被迫要进行的所有那些单调乏味的交谈、放松以及相互结识。
  于是很自然,许多充满智慧和预见的电梯感到失落,因为它们只是简单地重复着上上下下、下下上上的活路。它们偶尔会短暂地将斜向运行的念头付诸试验,相当于某种存在主义式的抗议。它们也会要求参与乘客的决策过程,最终常常以蹲到地下室里生闷气告终。
  这期间,对一个穷得丁当响的星际漫游者来说,有一个轻松赚钱的小窍门,前提是他在天狼星星系的任何一颗行星上:为这种神经兮兮的电梯的乘客充当搭乘顾问。
  到了十五层,电梯门猛然间迅速滑开了。
  “十五层。”电梯说,“别忘了,我只是因为喜欢你的机器人才这么做的。”
  赞福德和马文赶忙出了电梯,而它也立即关上门,以它的机械装置所能达到的最快速度开始下降。

----------------------------------------------

5、建立有效秩序的第一步,是制定财政政策

  “如果,”他简洁地说,“我们可以暂时把讨论的主题转移到财政政策上的话…”
  “财政政策!”福特长官叫道,“财政政策!”
  管理咨询顾问看了他一眼,只有肺鱼才会有那种眼神。
  “财政政策”,他重复了一句,“我是说”
  “如果你们中没有人实际生产出任何东西的话,”福特问,“你怎么会有钱呢?要知道,钱不会从树上长出来。”
  “如果你允许我继续说下去的话”
  福特沮丧地点点头。
  “谢谢。由于我们在几周之前已经决定以树叶作为法定的支付品,所以,我们大家当然也就变得非常富裕了。”
  福特难以置信地盯着人群,他们正高兴地嘀咕着这件事情,还贪婪地指着他们条纹衫上缀着的一沓一沓的树叶。
  “不过,我们同时,”管理咨询顾问继续说道,“也碰到了一个小小的通货膨胀问题,因为树叶太容易得到了。这也就意味着,根据我的推测,目前大约是3片落叶林才能购买一颗飞船。”
  人群中传出惊恐的咕哝声。管理咨询顾问挥手示意他们安静。
  “所以,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他继续说道,“并且有效地重新估算树叶的价值,我们即将展开一场规模巨大的落叶战役,并且……嗯,烧掉所有的森林,我想你们大家都会同意,在目前的情况下,这是一种明智的行为,”
  一时间,人们对这个问题似乎有些不确定,直到有人指出这将使他们兜里的树叶增值多少多少:人群于是爆发出一片欢呼,起立为管理咨询顾问大声喝彩!他们中的会计师们已经预见到了一个收益颇丰的秋天……

(to be continue)
1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5条

添加回应

宇宙尽头的餐馆的更多书评

推荐宇宙尽头的餐馆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