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头栽进去

叶扬 | 独眼
2008-10-09 看过

独眼 2008-9-22

有时候看书要忍,当年我看《晃晃悠悠》看到近百页才喜欢起来,但也因此不大喜欢石康,我一直把《晃晃悠悠》当作读书“大逆转”第一名。相比之下,《姑获鸟之夏》更需要耐心,小说之后的“解说”里,“解说者”也说给了这本书三次机会才读完。毕竟,真正意义上的女主角在113页才现身,大部分小说这时已近高潮。明明这本书一开篇就爆料说这将是一个关于怀孕20个月不生的孕妇以及她在密室中消失的丈夫的奇特案件,都是牵动人心的不可思议事件,可没料到,随之而来的,是大段大段(我觉得)与推理无关的哲学、心理学、民俗学说教,即便用对话的方式写出来,中间还穿插了身为主角愚钝的“我”无数插科打诨的逗哏句子,仍然让我难以坚持读下去。在一个星期之内,我每晚翻开书读不过三页就睡着。直到有一天,大白天硬坐着逼自己看这本书,忽然着了迷,非看完不可,看完,身体僵得站不起来。京极夏彦这么写,好像把读者挤到窄缝里,要忍住、熬过,钻出来之后,面前绝不是什么豁然开朗的,而是如同被推下悬崖,迎面是环环相扣不得放松的紧迫。
故事设定在介于反科学与科学之间的1950年代,日本正处在战后百废待兴而振奋不起来的时候,人物奇奇怪怪:得过抑郁症、颇有不可言说的心结的小作家——“我”,什么都知道、爱显摆、满嘴理论的旧书店老板——京极堂,具有幻视、直觉敏锐的私家侦探,与他们相对的近乎无懈可击的对手,以及性格鲜明的众多配角们,谜案发生在森林深处阴森的妇产医院,交织着战争的阴影,神秘兮兮的家族传说,“姑获鸟”、“产女”等妖怪故事,正当久孕和密室消失都像是骗局时,又引出产院里发生过多起刚出生婴儿失踪的事件,这可是实实在在的犯罪,不能甩手不管……
一旦开始讲故事而不是说道理,京极夏彦展露出相当厉害的功夫,节奏紧凑,谜团四起,而我喜欢他对主人公“我”的处理,“我”既不是华生那样破案机器般的侦探的陪衬,也不只是一个案件的记录者。“我”,在整个故事中,有着丰富的思想和情感,在思考着、感受着,跟读者一起处理着扑面而来的信息,又跟作者合谋对某些事知情不报,读到最后,会发现这个“我”原来是如此至关重要,影响了整个故事的走向。
最初接触京极夏彦,是动画片《巷说百物语》,说的是各路妖怪的故事,不牵强,也不故弄玄虚,但我虽然就此记下他的名字,找他的书很多年,也因此误以为他是梦枕貘那类怪志写手。梦枕貘在讲这世界还有不可思议,而京极夏彦则不信邪。他的志趣并不在编撰惊悚奇情的小故事,自圆其说地破案子,他研究很深的学问,光《姑获鸟之夏》显露出他冰山一角的研究能力和知识面就已经令人震惊了,而他想谈论的是更深层次的人的思维的问题。以“我”为代表,展现出普通人的逻辑,才给了他讲道理的空间。
京极夏彦的推理,并非搜集证据找凶手,没有人会去收集指纹、毛发,匪夷所思的谜,他却冷冷地说:“这世上没有不可思议的事,只存在可能存在之物,只发生可能发生之事。” 他所钟情的、从头至尾着力描写的,正是人缺乏这样的确信。真相从一开始就摆在那里,只是“我”看不见,读者想不到。人的思维与事实之间有着奇特的关系,人被主观的情绪蒙住眼,只相信愿意相信的事,去看愿意看到的现象,比如,记忆深处藏着不愿想起的过去会令人失去判断,无法看清事实;或那些历史上人的非理性,导致曲解现实情况的坊间流言逐渐变成针对某人或某家族的民间传说,分不清是人是妖,结果产生了更多悲剧。京极夏彦想把这道理借着这“都市传说”的奇案由古至今地说清楚。
如果说缺点,也是很明显,颇有一些过场对白、装傻充愣的谈话、繁复的学说与解释可以加以精简。即使有个颇具深度的道理藏在里面,513页对于除了字典的任何书来说,都有点儿太厚了。我强忍住好奇,没有一开始就翻到后面看答案,也没有中途放弃,很庆幸,我挺住了,才获得之后阅读的快感,看完最后几个字,随着“叹了一口气”的“我”,感到怅然若失的落寞。
17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8条

查看更多回应(38)

姑获鸟之夏的更多书评

推荐姑获鸟之夏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