绅士需要什么准则?

papa99
2008-10-03 看过
绅士需要什么准则?

困困

迪伦·琼斯先生是名英国绅士,也是英国版《GQ》的主编,他写了本叫《绅士的准则》的书最近出了中文版,我就发邮件请求采访。我那封洋洋洒洒、详细解释了采访意图及写作方向的、统共约3000字的邮件,很快收到了回信。一共不到100字,每一个问题都用一个词组作答,比方说问他那些准则你都亲身实践了吗?答曰:“实际上,不可能。”英国绅士有什么特点?“礼仪造就了他们。”你还有什么没写的准则吗?“有,对不起,不告诉你。”你花了多长时间来写这本书?“一生。”……回信的最后一行显示,迪伦·琼斯先生是通过黑莓发送的回答,因此我把这次成功的采访命名为“短信采访”。

这之后我才认真研读那本《绅士的准则》,发现了名为“如何对待电子邮件”的一章,副标题为“在网络空间里,没人能听见你的尖叫。” 迪伦·琼斯先生讲个小故事,说很久以前,他还在八卦小报当记者的时候,一同事给一位以沉默寡言著称的好莱坞经纪人写了一封电子邮件,要求对他旗下一位更为著名的明星做一个专访并拍组大片。那封邮件长达数页,详细讲述了明星出现在小报上的种种好处,一个星期后,经纪人回信了,只有四个字:“我不觉得”。很自然,看到这个故事我对小报记者产生了物伤其类的感情,可迪伦·琼斯先生想借此阐释的是“网络礼仪”:不要太长,把信息控制在4句话6行字内;不要“密送”,电子邮件永远不是私密的;如果你过了12岁,请不要使用表情符号;不要当小说家……我的那封邮件干了上述每一条。

《绅士的准则》其实就是一本教科书,教育上流人如何得体行事,以使自己与他人获得身心和谐,一共100条。小到如何检查是否有口气(用舌头从舌根到舌尖舔过手腕,再把手腕晾干10秒,闻一闻,如果你不喜欢这股味道,那其他人也肯定不喜欢),大到(好吧,其实里面没一件大事儿)如何体面地欣赏脱衣舞表演,看上去一定要象刚刚从游艇上下来,想喝一杯安静的老酒或找点无害的快乐,这是今晚的第一个活动,但绝对不是最后一个,其中最关键的要点是裤子,牛仔裤是首选,一条宽松的法兰绒裤子绝对是噩梦,跨部的反应将会非常不体面。有些准则非常实用,比如说在婚礼演讲中永不过时的17个“夫妇笑话”,其中一个是这样的:CIA面试3名间谍,两男一女,考题是拿枪到小黑屋里把自己的配偶给崩了。男的都失败了,他们把枪扔在地上哭着走出来。女的走进黑屋,传来了枪响、尖叫、撕打和撞击的声音,一会她走出来:“你们为什么不告诉我枪里没有子弹?!”她非常悲愤:“所以我就用椅子把他给砸死了。”

书发轫于英国,又流传至美国,还登上了“康泰纳仕畅销书榜”呢。这其实很让人疑惑,因为我正巧在翻译一本讲美国的上流人是如何不得体的书。书商禁止我透露书名,那我就透露一点内容吧:是一本富豪生活揭密。这群富豪主要是美国人,差不多只有3万人,上至《福布斯》杂志400强(他们的资产总和1.54万亿美元,比美国全部商业银行的资产总和还多),下至那些到财经学院大讲“对冲基金”是什么的家伙。他们面临着一个相似的难题:陷入了“选择太多”的暴政:是去圣巴茨滑雪呢,还是去圣莫里兹?是买架湾流豪华公务机呢,还是波音?在哪儿建私人高尔夫球场好呢?要不要再来个马球场?当理财顾问成天打电话骚扰,是不是该考虑换一个自动理财管理机?这书看似特认真地替大人物考虑这些问题,其实在那儿爆料。比如说收藏,喜欢当代艺术、兰博基尼跑车的太没个性,有一位靠私人募集基金发家的“强盗资本家”,他的藏品是:私人仇杀队和黑衣保镖,新入手的两枚都曾经保护过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当然此人的生活礼仪也有揭密,他挺讲究的,口袋里总是装着爱尔兰花押字亚麻手帕(他说:“真正的绅士从来不会把它忘在家里”)和一瓶便携装消毒液(每当他与人握完手后使用);手包内呢,有一只22 口径BERETTA 手枪和一台“Sure-Lock”第二代手持窃听器探测仪,在谈生意之前必先扫描房间保证没有窃听装置;他从来不去外面的馆子吃饭,“在饭馆吃饭就像在下水道吃饭”;他的人生终极梦想是和五个前妻死磕到底,“最好她们都写来书面道歉信。”

有一位叫朱迪丝·马丁的女士,60多岁了,外号叫“礼仪小姐”,相当于迪伦·琼斯先生在英国的角色——她在美国的报纸上写“绅士准则”问答专栏。她当然遇到过一些挑衅:“高级餐厅里供应餐巾纸,我为什么不能用餐巾纸擤鼻涕呢?”“礼仪小姐”的回答是:“试衣间里也有一些这样的纸,你为什么不把它穿上当衣服呢?”干了一辈子“礼仪传教士”的工作,朱迪丝·马丁女士其实挺绝望,她说:“英国人悲观地认为他们辜负了前人,不是的,都是美国人干的。那些美国人的祖先恪守的社会礼仪与上流教养在美洲大陆上荡然无存,这里‘主仆’间的较量,是建立在时刻牢记他们的地位随时会逆转的基础上。”迪伦·琼斯先生的《绅士的准则》在中国的命运,大概不会好过美国。我的意思是说,礼仪教育是不进入中国的通俗文化领域的,咱们流行“情感问答”,没见过“礼仪问答”,中国对待礼仪教育重视得不得了,已经上升到了学术高度,迪伦·琼斯先生仅仅出本书是不够的,而应该上“百家讲坛”,就像中国人民大学的金正昆教授做的那样。

当然,在刚刚过去的那激情澎湃的月份,我们北京满城都是上流人物,即使在通惠河旁边的城乡结合部,一农贸市场深处的五合金小作坊,门梁上方也高高悬着条幅,那悬挂的角度,字迹的大小,颜色的搭配,恰恰可以从四环上看个一清二楚:“热烈欢迎拉托维亚总理光临”。这是绝好的展示大国礼仪,领教西方教养的机会,可惜这些上流人物我一个都没有亲眼见过, 8月一过,他们又纷纷离京各回各家该干吗干吗去了。《绅士的准则》和那本尚未完稿的翻译书被扔在一边,前者自然没有后者有趣,毕竟善良的形式只有一种,做恶的表现可是五花八门。不过上流人物又跟我有什么关系呢?我倒希望能掌握更实际的揭密和准则,描述的主角是我身边的那位“绅士”。他只要不收藏漂亮姑娘,收藏什么都行,他也不需要知道该怎么体面地欣赏脱衣舞表演,因为他根本不感兴趣(至少是看上去不感兴趣),他清晨醒来时的口气也不必清新,因为那是只有长相厮守的人才能互相享受的一种暧昧。
10 有用
4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绅士的准则的更多书评

推荐绅士的准则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