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永远的丁丁

粉嘟嘟
2008-09-25 15:05:36 看过


曾经看到过这样一个问题——“你的梦是彩色还是黑白的?”,一个简单的问题,可想了半天却无法给出一个肯定的答复,总觉得自己的梦不是彩色,似乎也不是完全的黑白,应该是一种伪彩色。什么是伪彩色?出生于七十年代的人应该知道,当时没有彩色照片,为了美观,人们把黑白照片涂上颜色,多数在脸蛋上涂上红色,使人的形象都类似于当时的招贴画,这就是我所谓的“伪彩色”。


梦是伪彩色的,童年的记忆似乎也是这种颜色,主色调是黑白,间杂一些斑驳且模糊的色彩,黑色的房屋、街道、灰黑的服装、甚至天空,至于书籍,更是黑白的,从教科书到小人书概莫能外。但在这黑白的世界里,《丁丁历险记》却是个例外,我不是说它是彩色的,我记忆中的《丁丁历险记》永远是黑白的,甚至于看到彩色的都认为那是盗版的,记忆中《丁丁历险记》的色彩是自己用想象加上去的,一种若有若无,只属于我自己的一种颜色。丁丁的例外还在于它于当时所有的小人书都不同,当时的小人书都是相同的大小,相同的版式,页面的大部分是画,下面如同电视字幕一样写几行字,而《丁丁历险记》的版式有大有小,画面布局洒脱,文字精炼幽默,更重要的是它的内容,我第一次知道了小人书也可以看的捧腹大笑,竟然还有如此精彩的内容。你可以随丁丁游红海,逛非洲、来中国甚至去月球,是丁丁让我看到了另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而且那正是我开始学会做白日梦的年龄。


第一次和丁丁的见面是在上世纪80年代,学校老师每周四都政治学习,因此都不上课,中学时代的我就很喜欢逛书店,正好住在大学里,学校的出版社总是有很多很好的书,一个周四的下午在出版社的书架上,我一眼就看见了中少社和文联出版公司出版的“小人书”——《丁丁历险记》,每册0.47元,四本一个包装,每包都有一张目录。因为一个月的零用钱有限,但又怕人家买走它,所以每个星期都要去看看它还在不在,我花了两个月的时间攒够了钱,凑齐了一套,当时买了后走在路上的甜蜜,现在回味起来还是很幸福的。它成了我的新宠,在我一书架的图书中,丁丁成了我不离手的宝贝。最喜欢的是《奔向月球》、《月球探险》《奇怪的雪茄》、《绿宝石失窃案》,总是看着看着就发出咯咯的笑声,爸爸看了总是批评我,女孩子笑也要斯文点,怎么可以这样笑的肆无忌惮的,可是就是忍不住,丁丁和他的朋友们总能让我忍俊不住!这就是我当时爱的它的理由,他能让我从乏味的书籍中看到还有书的可爱。可是不幸的是,在上大学的时候,其中的几册被朋友借走后遗失了,《金钳螃蟹贩毒集团》、《独角兽号的秘密》、《红色拉克的宝藏》、《七个水晶球》、《太阳的囚徒》,为此我大哭一场,我把它视做宝贝,对它的珍惜使我痛苦不已。还好90年代初,大概是94年的时候我逛书店时在一堆打折小人书中发现了它,署名青海人民出版社的小36开版本,制作比较粗糙,但是我却如获至宝,它弥补了我的遗憾,我又将我的丁丁“修补”完整了。现在我不仅拥有丁丁的小人书,还有丁丁的碟子,还有埃尔热编写丁丁的历程——《永远的丁丁》,这些是我的财宝,是我对美好记忆的封存。


评价一本书的好坏有很多标准,我的标准是它能使你废寝忘食,最主要是忘食,特别是在一个你几乎永远都吃不饱的时代能让你忘食,那才是最难得的,丁丁做到了。在此后的岁月中,能让我废寝的书已经不多,能忘食的就更少了,至于现在的书,能起催眠作用的已经是好书了,更多的是让你把刚吃进去的美食再一点不剩地整出来,用来减肥还行,其它就免谈了。


无情的岁月会在每一个过客的身上留下永恒的烙印,丁丁就是我身上一个永恒却幸福的烙印,看到它我就能想到那个每天宁可不吃饭都捧着“丁丁”做白日梦的小女孩,一个看着书咯咯傻笑的小女孩,可现在这个小女孩别说白日梦了,就连昨天晚上做的梦都懒得想起,或许他应该重新捧起丁丁,不要成天总想着怎么去吃几顿好饭,也应该去做几个好梦。
1 有用
0 没用
奔向月球 奔向月球 9.0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奔向月球的更多书评

推荐奔向月球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