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热主义的通货膨胀时代

贾不许
2008-09-23 看过
《狂热分子》一书作者埃里克•霍弗有着传奇的一生:7岁失明,15岁复明,父母双双早亡,过了近十年流浪零工的生活。通过自学成为伯克利大学高级研究员之后他仍未离开码头,被称为“码头工人哲学家”。
霍弗深感自己生活的世界空前嘈杂,他在此书中摒弃一切言不尽意的浮躁,深入明晰“狂热”这种现象及其引生的危险,充分展现了对人性弱点的怀疑,但整本书表达的还是他对人类、对生命的尊重和热爱。 他担心在狡猾的政治家手里,人民群众会变成陶工手中的粘土,可以被塑造成各种形象,如果他们被专制暴虐的人操纵,对世界和平来说是恐怖的威胁。
无论是巴勒斯坦的人体炸弹,911的19个恐怖分子抑或MSN上的红心、生活中的愤青——《狂热分子》中描述的狂热者在当今无疑仍在以最快的速度被复制发行,并且正在像当年袁世凯发行的伪币一样成为历史的注脚。
这一切都被霍弗看在眼里,狂热的氛围越高涨,狂热分子的队伍越容易壮大,这种狂热就越来越无法作为一种有效的政治语言,狂热这种行为的初衷也就也发贬值。
•霍弗指出,一个人愈是没有值得自夸之处,就愈是容易夸耀自己的国家、宗教、种族或他所参与的神圣事业;这本质上是对一种事物牢牢攀附——攀附一件可以带给我们渺小人生意义和价值的东西。
我们可以联想到这样一个事件:几个月前3名美院毕业生半夜在操场裸奔,并在校内网上传裸奔的照片。人们还没来得及淡忘裸奔的艺术,另一所学校学生又因认为某著名作家新作有诋毁、影射自己学校之嫌而号召同学一起烧书。
裸奔也好,烧书也罢,都是一种行为艺术。现今这个年代用行为艺术诉说自己需求的做法比比皆是,倘若你不敢于自我牺牲、投身到这个狂热的运动中来,就像囊中羞涩一样。
霍弗的笔下最终能解释这种行为艺术狂热现象的说法就是:这些行为艺术家对自己目前的处境感到卑微,感到不安。只有投身一项神圣的事业,可以挽救他们卑微的自我。他敏锐地洞察到这种当今极为普遍的心态,认为“在把自我中心的生活换成无私的生活以后,我们会得到的自尊是庞大的。而“无私者”的虚荣心是无边无际的。”
狂热的不仅仅是行为艺术家,霍弗笔下的狂热者更多指向那些宗教分子。
美国每年都会举行一次“总统早餐祈祷会”。此仪式的90分钟内没人会提政见分歧、贫富差异、恐怖袭击这样的字眼,只有德高望重的牧师在餐会结尾唱颂《美丽的亚美利加》,感激过去一年里美国的每项政策举措都得到了赐福,作为美国子民为此应该万分荣幸和自豪。
之后总统伉俪出场,热烈掌声经久不息,大家尊重的目光几近崇拜,场面极富狂热的煽动性。
霍弗对这场领袖做的秀也早已看穿:“所有的建制化群众运动像所有的建制化宗教一样,是一种人民的鸦片。”
这不过是他们正借助神力巩固权威。就如同谈及中国唯一的宗教皇帝教---这个一统天下、天下太平的教,总少不了说这个皇帝是龙的化身,那个将成为皇帝的受精卵形成时,未来的皇太后总要做红日入怀之类的春梦。而美国总统在这里无非是要表明自己是人民的一员,以此进一步巩固自己的教义。
霍弗告诉我们,“教义不是让人去理解的,而是让人去信仰的。” 这就是领袖的哲学,聪明得让人不寒而栗。 “对群众运动而言通过举办游行、检阅、仪式和典礼之类的活动......可以引起每一个心灵的共鸣......最冷静的人也会因为看到壮观的群众场面而动容。”
值得一提的事,霍弗在此书中提出了一个相当有趣的观点:“每一个群众运动在某种意义上都是一场移民”。
移民可以提供失意者转变和重生的机会,可作为群众运动的一种替代品。这种狂热在当今这个时代也得到了很好的印证,就像戴维.洛奇在《小世界》中所说的脱衣舞那样,在全球化这个时髦的主题下,我们接住外面的世界抛来的一个眼神或者一根腰带,便自以为是拥抱了。
于是,狂热的移民时代仍在继续;而人类的心灵故乡成了永远回不去的地方。
71 有用
9 没用
狂热分子 狂热分子 9.0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7条

查看更多回应(37)

狂热分子的更多书评

推荐狂热分子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