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句导聆,大师带你《听音乐》

古烛君
2008-09-19 看过
(本文原载《科学时报·读书周刊》,但限于版面和读者特点,将其中更能“和发烧友心心相印”的部分做了删节,现借科学网博客将全文刊出)
 
时报原文见:http://www.sciencenet.cn/sbhtmlnews/2008/9/210865.html
 
在菲尔丁的《古典作曲家排行榜》中曾经对古典音乐的作用作了一个精到的论述,大意是:虽然古典音乐不能解决人类的温饱,但有古典音乐相伴,只需一壶咖啡,便可挨过慢慢冬夜。真是一语中的。
 
然而,在中国当代青年中,听古典音乐的人大概不多。大家往往迷恋于美丽英俊或另类叛逆的流行歌星,沉湎于经数字技术升压后的低音轰鸣,热衷于在重摇滚鼓点中疯狂的歇斯底里。但是,又有多少人会在音响里置入一张古典音乐唱片,细细把玩其中丰富的内容,体会大师创造他们时的心境呢?那不同音色和声部的乐器制造出丰富的和声、巧妙的配器、生动的应答和精彩的竞奏,仿佛建立起一个声音的王国。
 
古典音乐毕竟是一种“音乐语言抽象、艺术内涵深刻”的特殊艺术表现形式,也必然会令初学者“有许多疑虑”。所以当著名指挥家、新中国第一个音乐艺术博士、国家大剧院音乐总监陈佐煌先生被青年朋友问及“如何才能懂得欣赏古典音乐”时,他作了如下回答:“音乐欣赏的入门书,有似于请一位老师领我们进入这一艺术之门,不是为古典音乐欣赏的良好开端。”而如他所言,世界图书出版公司引进的《听音乐》,“就是此一目的不错的选择”。
 
《听音乐》(Music: An Appreciation)一书原版出自美国著名的麦格劳-希尔(McGraw-Hill)教育出版公司,其作者为在世界上享有盛誉的钢琴家、音乐学家、音乐教育家罗杰·凯密恩(Ronger Kamien)先生。除了考究的纸张、清晰的字体、精美的插图之外,引进版还随书附赠了配套的唱片,并且在第一批下线的书中,另外附加了一张“中音艺术学校音乐测试卡”。可以说,古典音乐入门者需要用到的材料,这本书均已考虑周全,这是一本“零起点”的音乐入门书。
 
专家群星光灿烂
 
本书推荐人、著名音乐教育家、中央音乐学院西方音乐史教研主任余志刚教授说,为一本入门级的读物召集如此规模的译者群,在大陆是不常见的。他曾采用这本书第四版的简体中文版《音乐课》作为音乐欣赏课的教材,但那本书是单一译者(徐德)翻译的。“在大陆找到5位具有留学背景、足以翻译国外经典作品的作家,是不容易的;即使组成了,也会去翻译更专业、更大部头的专著,因为很多重要的作品在大陆还没有被翻译。台湾的这种合译的做法值得我们借鉴。”
 
提到本书的推荐人,也是名家汇聚。陈佐煌、余志刚都为本书写了热情洋溢的序言;北京大学音乐课的开创人、音乐理论家,85岁高龄的严宝瑜先生为本书写了推荐辞:“说理清楚、层次分明、简明有力、深入浅出,值得推荐”;上海音乐学院副院长杨燕迪和中国音乐学网站长杨健也曾撰文推荐本书。
 
两年前,凯密恩先生曾来中国讲学。余志刚回忆道:“他是一位著名的钢琴家,曾师从于钢琴大师阿劳(Claudio Arrau)。那次来华访问时,讲完课,他会和夫人即兴为听众表演四手联弹作为压轴。”凯密恩先生是犹太人,在普林斯顿大学获得音乐学博士之后,曾在亨特大学和纽约市立大学的皇后学院任教音乐欣赏课。现在,身为犹太人的凯密恩回到以色列,被任命为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祖宾·梅塔音乐学会主席,并组成一支室内乐团,成员很多都是梅塔先生职棒下的世界知名乐团——以色列爱乐乐团(IPO)的骨干。
 
据余志刚介绍,凯密恩写的这本书,是美国第一本音乐欣赏教材,在这之后又出现了约瑟夫·科尔曼(Joseph Kerman)的Listen、克雷格·莱特(Craig Wright)的Listening to Music等等,虽然他们各有所长,但是这本Music: An Appreciation确是从1976年就出版了第一版。除此之外,凯密恩选编的《诺顿乐谱集》在国际上也享有盛誉。
 
凯密恩、王美珠、陈美鸾、陈佐煌、余志刚、严宝瑜、杨燕迪……一个个名字如雷贯耳,这本书不啻是海外、台湾、大陆音乐专家联袂为读者精制的一份音乐大餐。
 
独特的鉴赏方法
 
鉴赏音乐,当然需要一边听一边思考,当然需要大量的音像资料。不,凯密恩觉得为读者搜集音像资料还远不够,于是他在书中首创了“聆赏要点”(Listening Outline,声乐部分称为“声乐导聆”)的欣赏方法。也就是:不仅为书中提及的作品配备唱片,并且将音乐细分为一个个乐句,以时间分段并切割音轨,细化到秒,然后针对每一个乐句进行乐理讲解。杨燕迪和杨健评价这种方法时说:“将乐曲结构、主题、织体、歌词、乐器和情绪特点等要素的文字讲解与配套CD上的音轨时间准确对应起来,创造了一种无需阅读乐谱就能准确跟踪音乐进程的有效手段,避免了一般普及读物对于音乐本体的介绍大都过于笼统的缺憾。”
 
这次世界图书出版公司引进的版本,首次配套了唱片,这在以往的引进中是没有的。余志刚说,这本书从第一版就开始采用“聆赏要点”的方式,从时间上推算,可算是凯密恩的首创。读者可以先看着书,带上耳机逐句欣赏。比如乐曲发展到了某个时刻,旋律中出现了一个萦绕着的长音、是弱的力度和简短的休止,对比书中对这个旋律的描述进行理解。余志刚说:“如果学生真的按照这个步骤,看着书、戴着耳机欣赏,比闭着眼睛盲目地听效果好得多,目的性更强,会更有收获。然后可以再合上书整体听一遍,根据印象不看文字回忆作者的描述,进一步产生更多的联想。”
 
为了帮助读者理解古典音乐中的术语以及作品名的习惯写法,书的最后还附有“重要词汇”和“CD曲目”供读者参考。同时,麦格劳-希尔还提供了学生自测和考试用的习题库、教师上课用的幻灯片以及大量补充音像资料,甚至还开发了能与音乐播放同步显示“聆赏要点”的互动软件,以及包括“如何参加音乐会”、“如何描写音乐”之类极其贴心细致的补充阅读材料。这些材料目前已经已置于本书的在线学习中心,大部分是免费的。
 
新版本的新内容
 
读者也许会发现,这次引进的版本中,有一些著名音乐大师并没有被做专题介绍,而大作曲家舒曼的夫人克拉拉(Clara Wieck Schumann)却被提到与丈夫同等重要的地位。一方面是Music: An Appreciation本来就有全、简两个版本,这次引进的是其简明版(Brief)。另外据余志刚介绍,音乐欣赏专著同音乐史专著不同,重点不是将每一时期的作曲家逐一介绍,本书也不例外,往往以一个作曲家代表一种音乐风格或倾向;对克拉拉的重视也是源于近两年音乐理论界对女性作曲家的重视,这也反映了理论研究界的新趋向。除了克拉拉,书中还对诸如中世纪作曲家宾根修女(Hidegard von Bingen)、20世纪的作曲家兹微里希(Ellen Taaffe Zwilich)等女作曲家作了讨论。有趣的是,余志刚提到,本书的译者群也以女性为主。以此观之,今年来音乐界无论是研究者还是研究对象,女性的比重都在加大。
 
在历史的主线下,作者试图尽量立体地向读者介绍古典音乐。读者将在每一个音乐时期之前看到一个表格,其中列出了此一时代中音乐与艺术(美术)、文学、历史、文化之间的平行发展关系。如果读者不满足于列表式的概述,还可以仔细阅读其后的文章,在文章中叙述的视野更加广阔,涉及到了哲学、经济、政治、社会甚至科学、技术等广泛领域,并且配有丰富精美的图片。
 
新版本中,作者加入了“展演观点”版块儿,着重介绍了几位乐迷熟知的音乐家,比如作为钢琴家的作者本人、著名男高音歌唱家帕瓦罗蒂、华裔大提琴家马友友等。其中常引用这些名家自己的话语,涉及问题也十分广泛,与“聆赏要点”交相辉映。根据评论者的要求,新版本“20世纪及其后”部分还将阿根廷探戈作曲家皮亚佐拉(Astor Piazzolla)和拉丁风格吉他大师桑塔纳(Carlos Santana)提升到相当重要的位置,一改古典音乐西方一统天下的局面。
 
专章介绍“非西方”
 
《听音乐》在介绍亚洲音乐的时候,并没有选用中国音乐。究其原意,余志刚讲的几个例子引人深思。在上一次凯密恩来华访问的时候,曾有人问他为什么没有专门介绍中国音乐,凯密恩遗憾地表示,自己并不了解中国音乐,更无研究。
 
在书中有一段的描写也许会令许多中国不愉快,这也是西方音乐史上的一段公案,那就是大作曲家柏辽兹曾在1862年说:“中国人唱歌就像狗嚎,或象猫儿吞下蟾蜍时所发出的尖叫。”
 
这其实时是源于对中国音乐的误解,西方人一直对中国音乐有些偏见,认为其和声、旋律比较简单,不如印度音乐层次感强。另外,西方学者还曾经提出,中国音乐缺乏低音。他们无法理解缺乏和声和低音音乐如何称得上“博大精深”。虽然这个悲剧的缓解已经可以从克莱斯勒的《中国花鼓》、普契尼的《图兰朵》中看到缓和的迹象,但是西方音乐学家对中国传统音乐的犹疑依然存在。余志刚说:“莱特曾在他的Listening to music中以传统二胡曲《二泉映月》作为代表介绍中国,但是新版中他又拿掉了这个部分,代之以谭盾的现代音乐,比如《卧虎藏龙》、《马可波罗》等等。估计他是自认为难以把握中国传统音乐吧。”
 
当指挥大师小泽征尔双膝触地、泪流满面地称《二泉映月》“只应该跪下去听”时,当西方音乐家惊叹琵琶大师刘德海手中的琵琶竟能奏出堪比一支乐团的丰富音响时,我国的音乐工作者是否应该反过来想一想,我们在普及西方音乐方面做的工作是否充分呢?
 
如今在市场上,我们能找到西方经典的音乐欣赏普及教材只有《听音乐》一种;国家大剧院,很多观众还不知道在古典音乐演出的哪个阶段,才应该为艺术家的表演鼓掌喝彩;进口唱片的价格居高不下,引进版唱片的音质堪虞,再加上正规渠道提供的唱片种类有限,发烧友不得不在打口盘市场淘换洋垃圾……从所谓的美国民歌《念故乡》到中国少女组合的《不想长大》,很多人都会哼唱,但又有多少人知道他们其实是来源于西方古典音乐的旋律?这一切说明,我们做的还不够,因为毕竟了解是双方的、相互的事情。
 
其实无须危言耸听,也不必妄自菲薄,陈佐煌先生有言:“听古典音乐,不妨把作曲家当成一位知己,那扑面而来的音乐就是一位密友对你的亲切倾诉,如果你能从中领悟感受到些什么,甚至能勾起你某种‘似曾相识’的情绪回忆,进而引发进而引发出某种感情的共鸣——恭喜你!你已迈出进入古典音乐殿堂第一步,那可是人生一大快事!”

曾在自家报纸上发表过这篇文章,但原文的某些内容因种种原因被割爱;后在科学网新开的博客上刊出,现再将未删改的全文引用至此。
http://www.sciencenet.cn/blog/user_content.aspx?id=38557
26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9条

查看更多回应(9)

听音乐(插图第6版)的更多书评

推荐听音乐(插图第6版)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