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分钟,年华老去

小可
2008-09-15 看过
我简直就快要崩溃了。
用一整晚的时间看一个故事,我想要得到的并不是这样的结局。
自然不是说故事的结局——那已经和我没有任何关系,我甚至都不能确定自己是否真的读到了故事的结局。
当无力的合上书页时,我想,我不喜欢。
我不会像以往那样热情洋溢的四处推荐,又或者假惺惺的说上一句:“是的,也许我会再看很多遍。”
不会。我绝不再看第二遍。

所有的英国小说家都自以为是侦探。他们不怕麻烦的伏线千里,只为给你惊喜。抑或惊吓。
这作者便也是简爱的拥趸,不为文中的一提再提,甚则用来做道具铺线索,只需看看那阴沉幽暗的大宅子和湿冷的浓雾天气,如何你都会怀疑赫斯特是罗切斯特的家庭教师。
而我在故事的开篇仍不明就里的一路沾沾自喜,是的是的,这个故事我看过。浮想起的画面是某期COMIC的的插页,卡莲的星滑动门,十分钟年华老去。
这说明,时间过去了很久。
我在床下翻了很久却找不到那期杂志,而漫画早已悉数送人,却还是无可挽回的记得:
D伯爵包罗万象的宠物店里,最昂贵、最美丽的,只是“这世上独一无二的,再也无法挽回、无力回首的,贝姬的苦涩青春。”

很奇怪。

贝妮·露和贝妮·珊也是红头发的瘦弱姑娘,同样拥有一段埋没在寂凉荒野的快乐时代。狂风呼啸而过,黑沼泽四散分布。在荒芜贫瘠中,少女清脆的笑声间或响起,轻轻地敲碎寂静,与孤独的青春温柔做伴。卡莲的文字。
只是一段往事结束于水中,而我手中的这本,结束在漫天大火里。
这更像是一个诅咒。回环反复的吟唱,只是为了唤醒某种对时间苍凉的无力感。
双胞胎的童年,阴冷多雾的郊外,以某种方式作结并企图另起一行,成功的美丽女小说家。
我完全不能接受两者之间有多么相似,任谁也说不出秋乃茉莉和远在英国的戴安娜·赛特菲尔德有什么必然联系。

好吧,就让我来接受这种种都是巧合,不要再想什么诅咒。
那是愚蠢的问题。
而小说本身,我是说作者安排下这一系列的巧合,不为讲故事。故事只是顺带提到、随之而来的附属品。
封底的作者照片里,是一位神经质的年轻女性。这位女士在我们尚未发觉之际,不动声色的表露了她对人生的某种看方法,对生命的执着,对真相的不屑一顾。真相有什么用呢?没有。可是我们却无可避免的一路追着真相,摸索着沿路的紫杉树和雕花栏杆,在黑暗的风雨里前行。除了作者大人,谁也不知道自己将被带到哪里。那不重要。似乎有人在字里行间这么说,可偏偏。我们只关心这些。
那么,跟我来吧。
我仔细的看照片,赛特菲尔德本身,也拥有一双绿的如宝石般明亮的眼睛。
事实上,她是想说,每个人都有一个故事。
只是有的人太过专注,有的人从不在意。
所以,这扑朔迷离且又曲折离奇的情节,从一开始就不重要。那只是作者在寒冷的冬夜想出的讲述手段。
从始至终,她要说的都不是这些。
笔尖流淌出的,全是生命的可怕。
立身于荒野的废墟中的我们只能冷眼旁观,目睹这一整夜自己的沉溺以及未来的自己的必定沉溺,宿命地活在当下即将的沉溺。无望。无助。

只十分钟的回眸,年华轰然倒塌。

我毫无办法的被这故事所折磨。
“亚瑟·柯南·道尔,[福尔摩斯探案集]。每日两次,一次读十页,直到读完。”
这处方也同样适用于现在的我。
只是bid要改成qd。
我要省着点用,治疗过程会很漫长。
9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0条

查看更多回应(10)

第十三个故事的更多书评

推荐第十三个故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