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精神病医生的心理治疗

Zéphyr
2008-09-13 看过
2015年注:
这已经是一篇7年前的书评。请注意,书评作者自己的观点大部分都已经发生了改变。
也请注意,本书评既没有支持、也没有反对基督教。

===========
首先要强调的是,这本书的作者并不是一个心理学医生,而是一个精神病医生,所以,他采用的是比较传统的精神分析理论去治疗患者。他特别强调医生的“治疗”这个立场,这点与传统心理学医生秉承的价值中立或忽视价值并不一样。

其次,虽然作者并没有明确表示自己的宗教信仰,但可以很明显感受到,作者收到基督教思想的深刻影响。这也许可以说明美国的一种思想状况:绝大多数人抱有基督教的传统思想,即使他们并不认为自己信仰基督教。

这里要说明一下美国人基督教的思想传统:从大多数的人的思想上看,美国人倾向于以传统的善归去基督教思想,而传统的恶归去反基督思想。不管是基督教思想还是反基督教思想,都没有跳出基督教传统的关于上帝与撒旦的善恶二元对立论。正因为基督教思想具有的这种封闭性特点,所以美国的学者(尤其是社会科学)才有把一切理论吸纳入基督教体系或者使用基督教词汇来阐述的倾向。

作者就是这样一个充满了美国传统基督教思想并且是受到新约的强烈影响的精神病医生(强调代人受过,怜悯恶人)。不可以忽略的是,他受到的是正统的科学思维训练,所以,当他发现局面超过自己的经验时,就会借助于基督教传统定义来阐述自己的观点,而不是盲目地使用非理性的宗教用语。在这里值得强调的是:作者使用的所有宗教术语是经过他本人理性逻辑的斟酌而得出的。使用普遍大众所熟知的宗教词汇来表明自己的观点这是西方理性的传统做法,而不是说他想混淆迷信与科学。

作者在书中似乎到处充斥这耸人听闻的“邪恶”“恶魔”“撒旦”这种字眼,但在中国人看来,这种常见的小奸小恶即使发展到极致也只能称之为“小人”。这是很值得思考的区别。基督教强调人没有本性,人只有向上帝靠拢或者向撒旦靠拢的自由意志,软弱是人类犯罪(指宗教意义上的罪)的根源,所以强调选择,要向善就要驱除、排斥外来的“撒旦”;而东方思维(这里更倾向于佛教)则认为人是善恶的混合体,欲念是罪恶根源,要向善就要抑制欲望。中国人是否太宽容了?因为自己并不强调选择,所以原谅软弱而向“邪恶”(佛教说是“欲念”)屈服的人。


这里说一下书中比较有争议性的宗教内容。

书里面描述了两次成功的驱魔仪式,作者自称,是经过了这两次直面撒旦以及上帝通过人类而帮助人类思想,才“我知道撒旦不是无中生有,因为我见过它。”当然,作者也说“恶魔确实是脱离现实而且不存在的实体,但恶魔本身却存在”。因此,我认为,作者见到的东西并不是教堂壁画里面那些唬人的东西,而是特定文化下人的心理认同物。这个文化下认为恶的表现形式为蛇形的“撒旦”,在全社会的努力暗示下,这个“恶”的人格自然会作出相应的举动。

这个驱魔仪式结束之后,被驱魔人称“所有的心理治疗”都像驱魔。其实心理治疗跟驱魔仪式是很相似的。所不同于心理治疗的一对一平等模式的是,驱魔仪式是一种小组的激烈的攻击行为。两个作者所知道的驱魔仪式都是在被驱魔人经过了长期大量的传统心理治疗而无效的情况下所采取的方法,而且其表现形式也与传统分类的精神失常很不相同,因而才采用“驱魔仪式”这种方法;而且,驱魔仪式成功之后,两位被驱魔人一个经历了50小时的密集心理治疗,另外一个也在之后需要进行长期的心理治疗。因而,这个“魔”都不是像传统迷信思想一样,突然附身,突然赶跑的。从这一点上,都可以认为作者的思想是科学而非迷信。

事实上,科学跟宗教是密不可分的。今天宗教这种超然世俗的姿态并不正常,而是哥白尼事件酿成的不和而从此制造的潜规则。工业革命之后机器制造业的高速发展令自然科学掌握了百分之九十五的世界,宗教仿佛就待在百分之五的超自然中苟延残喘。我要指出,在传统中国人接受的无神论灌输中绝大部分都是偏激而错误的。佛教思维对于中国人的思想比我们想象中要多,而全世界的宗教之间的存在着比想象中还要多的共性,从中应该可以得出各文化发展下人类和社会的共同特点。不过,这又是一个人类学的庞大的课题了。


作者用临床医学和疾病分类学的方法描述邪恶的性格。他对“邪恶”下的最简单定义是:“保护或保存个人病态自我的完整,而且运用权势消灭他人。”特征是滥用权力控制或消灭他人(或自我)以及构筑大量虚假而保持神秘(正是这两个特征令人联想到“谎言的始祖撒旦”)。绝大部分的“邪恶”出自以下两种原因“懒惰”和“自恋”:对于已经开始了的行动,即使明显出了问题也不退让,目的只是证明自身的完美性。团体庞大的分工和同一性的要求加强了“懒惰”和“自恋”。“欺骗”是“邪恶”的动机与象征。(这就是美国人如此讨厌谎言的原因。)从以上就可以看出,这个“邪恶”的“撒旦”并不仅指基督教教义下的撒旦,而是跨文化的一种人性。

作者认为,人类行为充满变化,具有免于受本能操纵的自由是人类最根本的特性;改变本能往往是人类能力可做到的。

在分析越战中,作者曾问前往越南作战的部队:对于越战有什么认识?士兵们是一无所知,百分之九十的低级军官也说不出什么,少数高级军官和少数低级军官仅略知一二,而所知又完全是军事学校灌输的偏见。就连官方官员也有相同的一无所知的情况。看来整个事情的真相竟然是我们甚至不知道为什么去打越战。原因依然是“懒惰”与“自恋”。


最后作者提出要发展一门基础基于价值判断的“邪恶心理学”。原因之一是原有的价值中立科学平息了外部的威胁之后,人类内在的本性称为生存的主要威胁。精神科医生要做的应该是治疗恶人,帮助恶人去恶扬善,制造圣人,从而保存人类。方法是采用正确的价值观,通过爱。这种落脚点不免让我想到了无数的反乌托邦小说。恶人都是精神病患者?不可否认这条命题在大部分情况下都是成立的(境遇导致心智发育异常)。那么,这是否证明“真理部”确实有存在的必要?对这个问题我深怀疑虑。而全书最后的那个“爱”这个方式令我想到了教会关于“耶稣爱世人”这种老调调。对于这个我继续保留怀疑态度。但书里引用了一个牧师写出的上帝的慈悲心,很是能感染人。不能否认这种一厢情愿相当地能打动人。

“我认识你,我创造你;从你还在母亲的腹内,我就爱着你。而你却始终逃避我的唉。但是,不论你逃得多元,我依旧爱你,而且对你的爱丝毫不减。我始终坚持不让你离我而去。我接受原来的你,你会获得赦免。我了解你所蒙受的一切苦难,我一直对这些痛苦很清楚。你可能不知道,当你受苦时我也在受苦。我知道你的一切小诡计,那是为了隐藏自己或别人对你的生命造成的邪恶而使用的。尽管这样,你依然美丽,你的内心比你所知的更美丽。你美丽,是因为只有世上独一无二的你可以永无止境地将人圣洁之美彰显于外。还有,因为我发现你将称为美丽的人,所以你美丽。你通过我那完美无缺的爱的力量而美丽无瑕。你将美得不可替代,但仅靠独自奋斗是不行的,只有我们同心协力才能造成。”

任何良心未泯的人听到这段话应该都会感动得痛哭流涕吧……作者一升华,就把精神科医生的立场上升为耶稣基督的立场了。anyway,有这种立场,总是好事。有人博爱,总比世界冷漠要好得多。


总体而言,这本书通俗易懂,虽然里面贯穿了基督教的思想,但很多文化的共同点都是不谋而合的。我尤其赞成“邪恶”的根源是“懒惰”“自恋”,虽然对于消灭这邪恶根源的方式“爱”持怀疑态度。另外,作者在分析案例中作出的议论非常的深刻与中肯,案例非常有文化共性和代表性。以下摘出一些我认为相当不错的议论:

人类赋予科学的权威超出应有的范围很多。其原因有二:第一是只有极少数的人知道科学的限制;第二,人类往往过度依赖权威。

真理不是我们所掌握的事物,而是我们希望努力达到的目标。

为了安全起见,我们必须负有对科学家及其主张质疑的责任,也就是说我们不应放弃个人的领导权……我们应全力以赴,至少应该让自己达到明辨善恶的成都。

懒惰,或是企图逃避命运的痛苦,是所有心灵病患的根源。

邪恶是一种不成熟的心态。不成熟的人比成熟的人更容易走上邪恶之路。人们不仅对于幼童的纯真印象深刻,对于他们的残忍冷酷也同样难忘。

绝大多数的人宁可当追随者,更坦白地说是懒惰作祟……问题是追随者与幼童没什么大区别……一般的个体一旦成为团体中的一个成员,在情感上将出现退化的现象。

自恋也许是最强有力的团体内聚力,而让团体引以为豪的则是最简单而且最良好的自恋形式。

分工化团体具备的三大特性:第一,团体自我膨胀;第二,特别容易自恋、自以为尊;第三,自我的定向选择。

邪恶的个人通过谴责或攻击他人,来逃避自责或内疚。


几个定义:

邪恶:保护或保存个人病态自我的完整,而且运用权势消灭他人(的心灵成长)。

心灵健康:不计任何代价,持续致力于认清现实、为真理奉献的过程。

善良圣洁:面临痛苦折磨,不会退化、弱化原来的操守,仍能忍受磨难,保持善良。

疾病:身体或性格结构中阻碍人类将潜能实现的种种缺陷。
50 有用
2 没用
邪恶人性 邪恶人性 7.7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2条

查看更多回应(22)

邪恶人性的更多书评

推荐邪恶人性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