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尔维诺的时间游戏

lelia
2008-09-12 看过
“你即将开始阅读伊塔洛·卡尔维诺的新小说《如果在冬夜,一个旅人》了。请你先放松一下,然后再集中注意力。把一切无关的想法都从你的头脑中驱逐出去,让周围的一切变成看不见听不着的东西,不再干扰你。”

当我阅读这一段文字的时候,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小说已经正式开场,也就是说,我并未把这段调侃一般的文字当作是小说的一部分。不过这个风趣的作者倒是很可爱,顺着读下去,我竟不自觉地如作者所说的那样调整了坐姿,调好了灯光,甚至还泡了杯茶,做好一切准备来进行这场还不甚明朗的阅读体验。幸好,这是一本绝对不会辜负任何准本的神奇的小说。

小说的主线是个看上去很俗气的故事,男女主人公在书店相遇,由书相识相知最后走到一起。这样一个故事要如何铺排成300页的篇幅,一百个作家定会有一百个写法,卡尔维诺的超凡想像力让小说变成了一场充满慢悬念的游戏,其中的意味和乐趣只有读者亲自阅读才能体会。简而言之,他的着一个完整的故事由十个其他不完整的故事组成,而这是个故事的标题连在一起,又成了另一个新的故事的开头。十个没有“下文”的故事也许会惹得心急的读者焦虑不安,急切得像一个在夏夜坐在小板凳上听姥姥将故事的小孩,不时发问“后面呢?”姥姥缓缓一句“明天继续”让小孩心痒难耐,而狠心的卡尔维诺在吊足了人胃口之后就不再给出下文,让时间恰好停在那个地方,故事可能向多种方向发展,但是到底会怎样呢?“一切书籍的下文在彼岸。”

一开始我不明白卡尔维诺这样写的用意在哪里,读到他在多个章节中关于时间和空间的议论让我稍稍摸到了些门路:

“时间的维度被打碎了,我们只能在时间的碎片中爱和思考,每一个时间的碎片沿着自己的轨迹运行,在瞬间消失。”
“……仿佛打开了从一个世界走向另一个世界的通道,从此时此地的时间与空间走向作品的时间与空间的通道。”

每个读者和小说中的主角看到的是相同的文本,传统意义上的阅读者与被阅读者此时同时具备了“读者”与“旁观者”的身份,你和书中那个男人都会因为故事的断点而产生的反应是同步的。卡尔维诺像只狡猾的狐狸,以敏锐的触角细腻地描写了读者可能出现的心情,两者的情绪一旦统一,本该跳脱出小说“旁观”的读者便会不自觉的与小说中的人物产生强烈的共鸣,于是,基于文本的互动被建立,在你阅读这十个故事的“时刻”,你与书中的人物时空暂时重叠(卡尔维诺用了第二人称叙事使这个游戏变得更逼真),当阅读完毕,游戏就结束。我们都生活在时间和空间交错的岔道里,向外辐射同时接受来自四方的讯息。

在阅读的过程中我不断想起卡夫卡那永远到不了的城堡,故事的结局像捉迷藏一般不可寻,卡尔维诺似乎故意让读者始终处于这种焦虑状态中,因为“今天我们只能要求小说唤醒我们内心的不安,这是认识真理的唯一条件,也是使小说摆脱模式化命运的唯一条件。”

多方查阅资料得知,这部小说实际上是卡尔维诺“时间零”理论的一个实践,即:在某个事件的关键瞬间,时间定格,这个绝对的时间称为时间零,在这个瞬间以后,事件的发展存在着多种可能性。在卡尔维诺看来,唯有这个绝对的时间才值得小说家书写,因此一个故事呈现在读者面前的时候不需要前因后果,完整性遭到摒弃,同时读者的参与和阅读本身成了实现小说价值的重要环节,也使“故事展开的全过程中一直保持着开头时的那种魅力。”[1]

另:在阅读中注意到,卡尔维诺几乎在每个故事的开头都对某种感官进行了细致的描写,如,第一个故事《如果在冬夜,一个旅人》的开头对火车蒸汽及咖啡机蒸汽的详尽视觉描写,第二个故事《在马尔堡市郊外》由炒洋葱的气味以及带酸味的城市名称写起,是长达两页的嗅觉描写,如此等等不加赘述,不知是刻意还是巧合?这么写的用意又是什么呢?

[1]参考:http://meiyu.xtpo.cn/info/infodetail-136510.html

http://ailel.blogbus.com/logs/28883663.html
14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6条

查看全部6条回复·打开App

如果在冬夜,一个旅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如果在冬夜,一个旅人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