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门外看美学(大家来批评~)

团团
2008-09-08 看过
《美学》阅读笔记一
              ——站在门外看美学

对于像我这样一个几乎对黑格尔的哲学体系毫无了解,对西方哲学史也知之甚少的人来说,直接阅读《美学》,无异于直面一个极具颠覆性的新世界。这种颠覆性,从小说,还包括许多词意,比如“真实”“理念”等等,都较原有的理解有很大出入。
因此,初读时的晕眩感,一直到我在哲学史里从浪漫主义运动走到十九世纪思潮,再借着罗素的眼睛看到了黑格尔的整体哲学思想以后,才稍稍转好。而后读一点,放一放,再读一些不相关的文学作品,渐渐地就比照出了一些自己的观点来。
但是到《全书序论》为止,我也只能算是大致了解了《美学》将要展开哪些论题,仅凭这些了解,要就某一专题做深入的思考和写作,我深觉力不从心,只好先大致梳理一下自己的阅读所得。

在罗素《黑格尔》的引领下,阅读黑格尔的美学思想也就比较容易有头绪了。很多提法变来换去,说的都是差不多的意思。最关键的一句话“美是理念的感性显现”(P25注①),正是黑格尔对绝对理念的信念和辩证思想的体现。
我还没有能力给美下定义,但我并不赞同黑格尔心中的“美”。在我看来,黑格尔会得出这一结论,与其对绝对理念的信仰是分不开的——既然世界都是围绕绝对理念展开的,那么美自然也只是认识绝对理念的一种手段,按黑格尔说,还不是最佳手段。尽管他提倡“自由艺术”(P10),反对艺术服从实现艺术自身外的其他目的,但其实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为认识而艺术,也是一种目的。在我看来,美就是美,而不是理念或者其他的什么东西。
绝对理念本身是否存在,也是存疑的,罗素对绝对理念的批驳,我大致是认同的,不承认部分真实,整体真实也就无从认识。许多久经历史洗练的文学作品,都被后人赋予了新的内涵,在不同时代有了不同的发展,而回过头看,它在某一时代某一场合下,都是真实的,这用黑格尔的绝对理念说,就没有办法解释。
另外,艺术可以有许多作用,认识作用是其中的一种,但不是唯一的,没有必要争个非此即彼。比如说文学创作,可以是对未知的探索和解释,可以是对情感的抒发和表达,可以是记忆的再现,可以是沟通的尝试,可以是史实的记录,甚至可以是对心理创伤的抚慰和缓解等等。
但我也同时认为,“理性的和感性的统一,才能见出美”(P25注①),是很有道理的。这里面包含了辩证的双方,也包含了二者的统一。物质是存在的,但是同一样物,到了每个人的心里,都是不同的,精神也是存在的。而文艺创作正是把精神在物质上的投射用不同的方式表达出来,也即把现实存在的对象心灵化,在把心灵得到的结果外化为现实中的不同载体。单有心灵的创作是不可能的,单复制现实的创作是“多余的”(P52)。那么怎样外化才是美的呢,黑格尔指明了一条和谐统一的路线,并为之配备了一个完整的体系。应该说,这种体系对于学科建构,也是十分有意义的。
我不明白的是,把罗素解释的绝对理念搬到美学里,很容易理解为典型论,有趣的是,黑格尔却是反典型论的。如果黑格尔的绝对理念确是永恒唯一的,单靠“感性显现”的丰富具体就不足以圆满地解决这一矛盾。这种为了表达同一种“必然”而精挑细选的“偶然”很难是真正丰富的,并且很快就会被固定成模式。

不管怎样,我还是觉得,生活并不总是那么线索清晰,因果分明的,有时甚至还是不讲道理的,在黑格尔看来,这是缺陷,在我看来,却恰恰是它生动有趣的地方。写及此,我突然想起米兰昆德拉的文艺观,他在《小说的艺术》里表达过这样的意思,小说的精神与极权世界是格格不入的,这极权世界,指的就是条分缕析的理性世界。在现实世界的各种情况下,我常能真切地感觉到矛盾的双方,却还不能真切地感觉到它们的和谐统一。大部分时候,我在它们的中间地带来回摇摆,倾听它们的存在。我的经验告诉我,理念是人们后天归纳出来的,现实永远比理念要丰富。
25 有用
5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2条

查看更多回应(12)

美学(第一卷)的更多书评

推荐美学(第一卷)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