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民

長夜未央
2008-09-07 看过
读李零《人往低处走》,《道德经》第六十五章,老子主张愚民:“为道者,非以明民也,将以遇之也。民之难治也,以其智也。故以智治邦,邦之贼也;以不智治邦,国之德也……”类似的主张还出现在《左传》中:“可以无学,无学不害。”(昭公十八年)至于《论语》中的“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泰伯》)更是耳熟能详。后世孔门徒子徒孙觉得不妥,于是出来辩解说,应该这么断:“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其出发点和“不问马”同样属于曲意回护,不值一驳。
钱锺书先生曾经对“愚民”有专门的论述(《管锥编·左传正义》第五四则)。钱先生将愚民分作两个层次,首先是“使由而不使知”,这从手段上比较低级,基本还处于《老子》论述的阶段。更高明的手段是在“绝圣弃智”的同时灌输统治者所主张和需要的观念,即钱先生所说的“文章学问复可为愚民之具,‘明’即‘暝’,见即为蔽”。在不具备现代通讯的古代,要达到第二个阶段并不难。在历史上,历代的君王也确实是在那样做。最有轰动效应的莫过于秦始皇的焚书坑儒,这大概是历史上首次大规模地用暴力的手段进行文化一元化活动,要达到的目的无非就是统一思想,万世做嬴秦的驯顺良民。很多人在回顾这段历史的时候往往不自觉地将注意力集中在血腥暴力的行为本身。其实,它最大的危害在于为后来的执政者树立了一个极为恶劣的榜样。时隔百年左右,汉武帝的罢黜百家,无论是动机还是行为本身,和焚坑毫无二致。西汉统治者的高明就在于,其手段较和风细雨,没有酿成类似的阶级矛盾。
愚民的本质,并不是说要将民众的智商变得多么低,行事变得多么愚蠢。愚民所要达到的效果恰恰是令人丧失独立思辩和识别的能力,将自己的意志嫁接到他人身上,成为精神上的寄生虫。并且在长期的寄生关系中,被愚者会对愚民者产生日益巨大的精神和物质依赖,即便之后试图摆脱也难以做到。或者某些被愚者渐渐地也会加入愚民者的行列,其利益逐步和愚民者结合,形成新的既得利益群体,帮助开展更大规模和范围的愚民活动。这两种情况都可以被称作“体制化”。
其实火玩得过头了,最终会燃及自己。愚民者愚民的同时也免不了被自己的愚弄手段迷惑乃至“自愚”。钱先生更是一针见血地说:“愚民之术亦可使愚民者并自愚耳。”很少愚民者真正地相信自己的愚民内容。一般愚民者无非是将某种思想体系上升到国家意识形态的高度,通过意识形态的强行灌输进行思想控制。但是年深日久,装糊涂的统治者会不自觉地开始真糊涂,成为自己创造的愚民体系的奴隶,这类似马克思所说的“异化”。当愚民者和被愚者同时沦为愚民体系的附庸,那么整个政权也就必然走向消亡了。
王小波经常引用罗素的一句话:参差多态乃幸福的本源。其实它不仅仅是幸福的渊薮,还是破除愚民教育的最好良药。任何单一封闭的社会所造就的必然是一群群良民和顺民。
17 有用
3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8条

查看更多回应(18)

人往低处走的更多书评

推荐人往低处走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