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二读过

枕蘭影
2008-09-02 17:38:24 看过
酝酿许久后,开读了《扬州画舫录》。刚读完两卷:“草河路上、下”。饶有趣味处,共享。

*卷一p2 “沙飞马溜”
原文:拉船帮纤,侍卫四员,四副撒袋,令在拉帮纤侍卫后行走,纤手用河兵沙飞马溜,添纤用州县民壮盐快,不敷,雇民夫。
关于“沙飞”在卷十八p425给了解释:原文:木顶船谓之“飞仙”,制如苏州酒船,本于城内沙氏所造,今谓之“沙飞”,皆用篙。
简单的释意网上给的解释笼统的称:“沙飞、马溜为两种快船”。
初读原文时,觉得是个河兵的兵种,指人;还以为是满语的直译之类的,这样看来它准确的指代是两种快船上的河兵。有关这类舟船的资料意外的在《淮安文献丛刻》〈续纂淮关统志•卷七则例〉里发现了:在“报纳船单例”条下:沙飞、马溜、鸭嘴、芦篷、渔楼等船,量船大小,应报六尺、五尺、四尺正单不等,单尾实贴船内,验烙火印备验,以十二个月为满。如装货物,虽有正单,仍随货照例报纳分单,不纳半单。(淮安市地方志办公室网站)作为旁证这份从汉记录到光绪20年的清代地方志或许可以一佐。

*卷一p17 “蟹自湖至者为湖蟹,自淮至者为淮蟹,淮蟹大而味淡,湖蟹小而味厚,故品蟹者以湖蟹为胜。”
所谓“湖蟹”应该不是今日大名鼎鼎的“阳澄湖”,而是“太湖”吧;“淮蟹”该是淮安地方出产的,无论是哪个湖里的螃蟹,这个季节里读到这样的文字总不觉食指大动,难怪人说道:秋风起,蟹爪痒。不过,从现在“淮蟹”的籍籍无名看来,“湖蟹”的好名声不是虚得的。

*卷一p30 ““深黄赤色曰驼茸,深青紫色曰古铜,紫黑色曰火薰,白绿色曰余白,浅红白色曰出炉银,浅黄白色曰密合,深紫绿色曰藕合,红多黑少曰红综,黑多红少曰黑综,二者皆紫类。”
仅仅200年间,我们的颜色已经和古人大相径庭,古人到底穿的是什么颜色的衣物越发的扑朔迷离了。“驼茸”现在有“驼绒”是让人联想到骆驼的绒毛的颜色,决非深黄加赤色可以出来的吧。“古铜”,在当下首当其冲映入脑海的是纳达尔式的健美肤色,深青和紫色出来的会不会象淤血?“余白”作为颜色不很好想象,到是“鱼白”,刚刚出水的鱼肚皮的颜色似乎是白中有些绿的味道。“炉银”、“藕合”(藕荷)好理解。“密合”,这是个让我困惑很久的颜色名称。早年里盖过一床缎面的被子,被面的颜色有些象杏黄,却比杏黄暗涩些,不识字的老人家总称之为“蜜和色被子”,一直觉得许是跟蜜接近吧,并靠着发音记住了这个名字,许多年里从未在他处遇见,无论是颜色或是名字,不曾想它竟躲在古扬州的河边。

*卷二p51
“遗民四僧”只录到石涛一人,弘仁(渐江)、髡残(石溪)、八大山人(朱耷)还是因为他们的不合作态度未被录入?
释道济,字石涛,号大涤子,又号清湘陈人,又号瞎尊者,又号苦瓜和尚。工山水、花卉,任意挥洒,云气进出。兼工垒石,扬州以名园胜,名园以垒石胜,余氏万石园出道济手,至今称胜迹。次之张南垣所垒“白沙翠竹”、“江村石壁”,皆传诵一时。若近今仇好石垒怡性堂“宣石山”,淮安董道士垒“九狮山”,亦藉藉人口。至若西山王天於、张国泰诸人,直是石工而已。  

“扬州八怪”录到七位:(排名无论先后)
1)高翔,字凤冈,号西唐,甘泉人。善山水。高甲,字干亭,风冈之侄,善花卉,尤工八分。
2)汪士慎,字近人。工八分,书画花卉与张乙僧、金<甬戈>齐名。
3)郑燮,字克柔,号板桥,兴化人。进士。兰、竹、石称三绝。工隶书,后以隶楷相参,自成一派。关帝庙道士吴雨田从之学字,可以乱真。
4)李(“鱼单”为一字),字宗扬,号复堂。兴化孝廉,官知县。花鸟学林良,纵横驰骋,不拘绳墨,而得天趣。往来扬州,与贺吴村友善。其时陈撰字楞山,写生与“鱼单”齐名。陈馥字松亭、戴礼字石屏,皆从学焉。
5)金农,字寿门,号冬心,仁和人。从事于画,涉古即古,脱画家之习。画竹师竹石老人,号稽留山民。画梅师白玉螗,号昔耶居士。画马自谓曹、韩法,赵王孙不足道也。画佛像,号心出家粥饭僧。花木奇柯异叶,设色非复尘世间所睹,盖皆意为之,而托为贝多龙窠之类。
6)黄慎,字躬懋,号瘿瓢,福建人。师上官周,为工笔人物。久寓扬州,晚年以粗笔画仙佛,径丈许,其工笔不可多得也。题句法二王草书。
7)罗聘,字两峰,号花之寺僧。初学金寿门梅花,后仿古仙佛画法,有《鬼趣图》,为世所称。妻方白莲,子允绍、允缵,俱工画。
未被录到的李方膺从网上搜来:(中国硬笔书法在线)
李方膺(1695-1755),中国清代画家。字虬仲,号晴江,别号秋池,抑园,白衣山人。为“扬州八怪”之一。通州(今江苏南通)人。出身官宦之家,曾任乐安县令、兰山县令、潜山县令、代理滁州知州等职,因遭诬告被罢官,去官后寓扬州借圆,自号借圆主人,以卖画为生。与李鱓、金农、郑燮等往来,工诗文书画,擅梅、兰、竹、菊、松、鱼等,注重师法传统和师法造化,能自成一格,其画笔法苍劲老厚,剪裁简洁,不拘形似,活泼生动。被列为扬州八怪之一。有《风竹图》、《游鱼图》、《墨梅图》等传世。著《梅花楼诗钞》。善画松、竹、兰、菊、梅、杂花及虫鱼,也能人物、山水,尤精画梅。作品纵横豪放、墨气淋漓,粗头乱服 ,不拘绳墨,意在青藤、白阳、竹憨之间。画梅以瘦硬见称,老干新枝 ,欹侧蟠曲。用间印有“梅花手段”,著名的题画梅诗有“不逢摧折不离奇”之句。还喜欢画狂风中的松竹。工书。能诗,后人辑有《梅花楼 诗草》,仅二十六首,多数散见于画上。

其实,通读文中所录画人,禹之鼎和查士标也出现了,并他们的画现在常能在展览中出现,是否是扬州高人甚多,没法将他们安插,就闲闲地和众人淹然了呢。

*卷二p51 “曹寅,字子清,号楝亭,满洲人。官两淮盐院,工诗词,善书,著有《楝亭诗集》。刊秘书十二种,为《梅苑》、《声画集》、《法书考》、《琴史》、《墨经》、《砚笺》、《刘后山千家诗》、《禁扁》、《钓矶立谈》、《都城纪胜》、《糖霜谱》、《录鬼簿》。今之仪征余园门榜“江天传舍”四字,是所书也。余园余熙,以字传。”
分量最重的自然要放在最后,原先只知道他的《楝亭诗集》和他在江南时搜集刊印了许多书籍,看看书单居然将文人墨客的意趣一网打尽。想来曹雪芹幼时家中这些书籍是不少的,自然笔下的公子小姐各个琴棋书画精通且意趣高远呢。
又,曹寅是明明白白做过“两淮盐院”,而到了《红楼梦》中,在扬州做鹾政的恰巧是林如海。反正说来到都是他家亲戚做了这官,可把林妹妹放在了作者本家的环境里,曹公恐怕不是简单的怀念故人而已吧。

边读边想,天马行空,浮想联翩,所谓开卷有益即是如此吧。
5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添加回应

揚州畫舫錄的更多书评

推荐揚州畫舫錄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