哂眉批,啐腰封

藤原琉璃君
2008-08-29 看过
读书人雅好将书比作知己,大抵知己者又莫若红颜,体己贴心,身具东方女子逆来顺受的传统美德,亦懂得熨帖失意落魄的寒夜。书静默于案头,自是不会拂我意,对月更能成三人。脂砚斋的眉批与曹梦阮的文字蕴藉交缠,恰张敞画眉,有举案齐眉之谐、乐羊子妻之谏。腰封者,更是轻轻拢过美人腰,一揽入怀,谧宓之至,暗浮情挑。

金庸武侠全集评点本、贾平凹小说评点本堪比行为艺术,足可一哂。然披沙拣金,金圣叹评点才子书可称精彩,毛泽东评点二十四史亦有可观。而从费马遗稿中发掘出的《附有费马评注的丢番图的算术》,更是数学界最香甜的金苹果,引无数英雄竞折腰。1670年费马的长子终于意识到他父亲那些业余爱好所具有的重要意义,将其遗著整理出版,边边角角上那四十八个评注才揭开了神秘的面纱。“我有一个对这个命题的十分美妙的证明,这里空白太小,写不下。”今日的人们已很熟悉这句话,这个难题在困惑了世间智者358年之后,被英国数学家安德鲁·怀尔斯于1994年破解。当然他经过现代数学的武装,运用的是费马时代不曾出现的方法,几个世纪中已经有无数人前仆后继地为解决这个最后的定理而努力,安德鲁·怀尔斯的成果正是那些为此付出生命的英才所坚信的意义。究竟是费马自信满满又一脸坏笑不肯书写下来的那种奇妙解法有漏洞,还是他灵光一闪得觅终南捷径,或可未知。只要山在那里,就会有人去登。

“梧桐叶落分虽别,恩爱夫妻不到冬。”宝钗的灯谜叫贾政自忖悲戚,“小小年纪,作此等言语”,看来非是福寿之辈。现时腰封的境遇恰似竹夫人,往往一揭即弃,长门哀怨。腰封的引入,更多是日本的影响,港台出版业受日本影响较早,所以腰封的使用也较多。腰封如腰带一般,柔裹书衣,或印书名作者,或印简介文案。有些文字印在封面上破坏整体美观,于是便移至腰封,宿命即是将弃。若为宜其室家,之子于归,则宽衣解带乃必至之途,好的腰封能让人生亵玩之意,而不解风情的腰封只会让人远观勿近。着衣美褪之更甚,做书当如此。然流弊深重,令人不知发噱还是发悲:拣用数字骇人,现代意味极重,“十余种语言,数十国发行”务必珠圆玉润,但求一鸣惊人,路易十四后期就颇爱用这样的手段,可内忧外患一仍其旧;樋口一叶荣登新日币五千元,出版商自要大鸣大放一番,名人称道更是必备良药,总理说好与不好皆成卖点;现代人从众心切,排行榜怎么能少,媒体金口更是贱如话痨,高据某某排行榜数年更好;乌鸦难得飞得高,一朝得势,机会怎能放掉,比哈利·波特更畅销,千年老二也能过,“堪比”“媲美”“有如”连词多而俏;实在没的招,放胆编编有人要,结果统统是第一,撞了车来直嘈嘈。
61 有用
27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0条

查看更多回应(30)

亚洲的书籍、文字与设计的更多书评

推荐亚洲的书籍、文字与设计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