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端康成,雪国,徒劳,哀愁以及其他

Jinsy
2008-08-25 18:52:20 看过

    她垂下帷幕,汹涌的涛声绝尘而去,
  月光如下,浮出一片梦幻般的愁怅。
    很喜欢在《雪国》上的淡淡的两行简介,迷蒙与怅惘,含蓄与不舍。故事退居其次,留下的只有一幅淡雅唯美水墨山水画卷,和难以名状的哀伤。
    故事发生在驶往雪国的列车上。黄昏的夜色在身后流动,人物是透明的幻想,景物则是在夜霭中的朦胧暗流。不是起点,却向着注定的终点驶去。身后不停掠过的幕景,映衬着玻璃上反射的少女的双眸,扑朔迷离,找不到焦点。这恰是作者要告诉我们的,这一切只是一个迷朦的投影,无关乎真实。
    据川端康成在《我在美丽的日本》中讲,日本雪乡越后就是雪国所在地,古禅僧良宽曾生活在此。因此,时时刻刻感受到的是“清冷寂静”。故事就发生在这样一个地方。常年的积雪仿佛隔绝了尘世,渺远处隐约传来艺伎的浅吟。
    对于主人公来说只是”凭着指头触感记住的女人“而已,一夜的邂逅,她并不是他此行的目的。
    奔放的驹子,独自数十个本子日记再去烧掉的少女,一个对着空旷的山谷地练习的艺妓,一个为治疗恩人家少爷而自愿卖身为妓的女子,一个爱上有妇之夫的顾客的情人……她的被漂白的肌肤仿佛伸手可及,浓密的睫毛好像半睁的眸子。醉酒之后近乎疯狂的告白,凄迷的泪。
    ”完全是一种徒劳嘛。“
    ”是啊。“
    温婉的叶子是驹子的对立,“优美而近于愁凄”的声音,她对弟弟无微不至的关怀,对行男耐心的侍奉,天天凭吊行男的执著、忠贞。最后从火光中,轰然坠地。
    ‘银河好像花哗的一下,向他心坎上泻了下来’。
    积雪与高山,凄冷冰雪的荒原里,一束指向的火焰,背对着寂寥的星空,苍白的跳动。纵使感情如何炙热,在此,只是一种无奈的挣扎,已然只是一种徒劳,回荡在这空旷的雪国。
    驹子是他的肉。徘徊在情欲之下,冷漠不关己的注视着一切,不拒绝,也不接受。不疏离,也不靠近。看着她酒后迷醉的双眸,雪白的肌肤淡淡的红晕,触手可及。他明知自己寂寞,却一动不动的呆在那里。驹子撞击墙壁的的空虚的回声,他听起来有如雪花飘落在心里。他不可能永远这样放荡不羁,当驹子铃声似的碎步传来时,他知道已经到了离开的时候。
    “你是个好女人。”
    “真可悲啊!”
    叶子是他的灵。所以当闪耀的火光中摇曳着她惨败的脸时,无以名状的痛苦向他袭来,他踯躅不前。
    最后,他始终会离开,面无表情。因为雪国终究只是自己的梦,迷朦的投影。
    
    
65 有用
4 没用
雪国 古都 雪国 古都 8.4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5条

添加回应

雪国 古都的更多书评

推荐雪国 古都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