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得•潘症候群,成人与儿童的悖论以及其他/The Boy in the Striped Pyjamas

YzYzQ
2008-08-18 看过
彼得•潘症候群(Peter Pan syndrome):流行心理学名词,用来叙述在社会上不成熟的成年人。这个词汇来自丹•凯利(Dan Kiley)于1983年出版的书《彼得潘症候群:不曾长大的男人》(The Peter Pan Syndrome: Men Who Have Never Grown Up)。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没有列入“彼得•潘综合症”这个疾病,而美国心理学会(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也没有承认这是一种心理疾病。

该综合症虽非精神医学正式的诊断,却普遍存在于因家庭、婚姻、社交问题寻求辅导的个案中,患者也往往不自觉。近来,更有学者以新的英文单字“Kiddult”,即kid(小孩)与adult(成人)的合体,称呼这些具儿童心态的成年人。

专家(又见专家 — —!)指出,当事者常见的特征约略如下:
不负责任:表现任性、散漫,过于自我中心,出了差错老爱怪罪别人。
缺乏自信:恐惧失败,不敢勇于任事,面对挑战会找借口逃避。
依赖心强:害怕孤单、寂寞,希望随时有人可以帮忙,满足任何需求。
难于坚持:挫折忍受度低,行事稍有不顺或遭批评便易情绪化或放弃。
关系障碍:与异性交往到需给予承诺时,便会临阵脱逃,故不时更换伴侣,且对象越来越年轻,藉以缓解被要求结婚组织家庭的压力。
其他:穿着打扮如青少年,与本身年纪有所出入;迷恋卡通、漫画、电玩、玩偶;好奇心强,爱尝试新奇事物,喜欢热闹气氛等。

患有该综合症者,或许习惯随心所欲,在职场或人际互动上易受挫,总觉得遭到团体排斥,凡事格格不入,故换工作如家常便饭。即使成家立业,事不关己的特质也常让配偶负担沉重,彷佛在照顾另一个孩子般,造成彼此关系恶化。


以上材料来自维基百科,欢迎大家自我诊断。我估计许多人是患了这种病的,或者乐于说自己是患了这种病的,至少我第一次看到这个词儿的时候就屁颠儿屁颠儿地把MSN的签名档改成了——彼得•潘症候群患者。

挺傻的。

但我想说的不是这个。给自己贴上这么个标签标榜自己童心未泯固然是很轻松且愉快的,但是如果我们用“社会上成熟的成年人”的眼光来看,这种病症或许并不那么轻松,你想不负责任,不代表你不需要负责任;你想童心未泯,可是公司不是幼儿园;你想随心所欲,可是老婆也不是你玩家家酒的伙伴。于是你固然可以把自己关在小黑屋里,把内裤穿在外面:“哇哈哈,我就是动感超人!”,可是在人前的时候,你还得正经,折腾,或者是唏嘘。

我想说的也不是这个。因为我又看到了另一个介绍彼得•潘症候群的网站(http://www.evanbailyn.com/index.php/article/what_is_peter_pan_syndrome/),作者说他自五岁起就为彼得•潘的故事着迷,而且看来他还挺享受这种状态:“这就是彼得•潘症候群,那些没得这病的人缺失了他们生命中至关重要的部分。”想来也是,人生苦短,多唏嘘几声头发就白了,何必呢?或许真的如彼得•潘所说,那些童年的美好时光之所以离我们而去,只是因为我们不再相信了。

但这也不是我想说的(大家不要拍我!最近古龙看多了,说话有点儿绕)。我想搞清楚的是成人和儿童的关系,之所以想到这些,是因为前两天闲得无聊的时候,看了上初中的侄女儿的一本《穿条纹衣服的男孩》(典型的彼得•潘症候群症状!——其实是因为当时饿了,以为封面上画了两块饼干)。一个很不错的故事,虽然并不惊心动魄,扣人心弦,却仍然是个好故事,作者刻意用了符合孩子口味的简洁干净的文字,却让我这样的成人读起来也很舒服。

第一个问题:成人和孩子谁更孤独?
抛开那段沉重历史加诸在这本书上的分量,我们看到的是一个普通9岁小男孩布鲁诺的生活史。他有着所有小男孩儿的天真、淘气、善良,还有那么一点点儿私心,他喜欢“探险”,讨厌别人嘲笑自己个头矮,从秋千上摔下来时吓得要死,套用封面上的一句话:“作者朴实纯粹的文字开拓了一个孩子高度具体的内心世界”,可是我却看到了布鲁诺内心世界的孤独。搬家,离开自己“这辈子最好的三个朋友”,看到铁丝网另一边的每个人都穿着带条纹的衣服,被另一个“大孩子”科特勒中尉嘲笑戏弄,所有的这些带给他幼小心灵的刺激他都渴望与别人分享,可他从成年人(爸爸,妈妈,女仆玛丽亚,甚至他那个12岁,自以为长大了的姐姐)那里得到的永远只是敷衍,或者是那些他永远不懂的大道理,只有萨缪尔隔着铁丝网和他分享经历与感受,可是被科特勒中尉威吓的恐惧,背叛朋友的愧疚,与萨缪尔分别的悲伤还是只能由他自己承担。或许所有的孩子都是孤独的,因为他们生活在一个与我们完全不同的世界里,那里有潘神的迷宫,有九又四分之三站台,那里的集中营只是一个游乐场,可是这个世界我们看不到,看不懂,进不去,于是只留下孩子们在里面独自玩耍,而我们却总是向朋友倾诉说自己很孤独。

第二个问题:成人和孩子谁更了解这个世界?
更多阅历总是让人变得聪明,但也往往磨掉了我们的那份敏感,让我们被事物琐碎复杂的外表所扰,反而是孩子的眼睛能够看到事物的本质与人的内心。于是在父母眼里威风八面的元首,在布鲁诺看来不过是个不懂礼貌的小个子男人;在纳粹眼里必除之而后快的犹太人,在布鲁诺看来也与自己并没有什么不同,只是他们住在铁丝网的另一边,穿着条纹衣服而已。所以很多时候,成人并不能像孩子那样看清楚事情的真相,因为孩子“思想清澈,心眼明亮”。

这本书不适合成人阅读,因为我们会过多地纠缠在那段沉重的历史中不能自拔,从翻开第一页开始就有一丝不安的气氛笼罩在我们四周,让我们如坐针毡,从而失去了阅读这本清新小书的很多乐趣;同时我也不觉得这本书适合孩子(貌似这本书还在国外拿了很多童书奖),他们不能理解历史的血腥(恕我对于现在的孩子不了解,只是根据自己的经验推测),这会让作者精心设计的暗示与隐喻显得有点浪费,挺可惜的(我不是读者中心论者,作者写书总是想表达点什么的,尤其是这样一部表达欲望很强烈的作品)。

或许最适合读这本书的就是彼得•潘症候群的患者了,能够体会到其中的纯真与沉重,有笑,有感动……
118 有用
1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7条

查看更多回应(47)

穿条纹衣服的男孩的更多书评

推荐穿条纹衣服的男孩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