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另一个

Leann
2008-08-14 看过
    花一晚上的时间读完《第13个故事》。我可没豆瓣那些写书评的人对这本书有‘如此感情深厚且热爱与作者一样故弄玄虚’的心境,换句话说这个故事的剧情实在老套,当然也许在某些心地善良的人看来它可以称得上是‘震惊’——一个英国贵族家庭的肮脏秘密,和阴沟里的污秽一样见不得人,所以必须被巧妙地隐藏起来。还有关于‘双胞胎’的故事。这世上有很多人都为‘双胞胎’这种奇特的人类产物而着迷,不管是性别相同的双胞胎或是中国传统意义上的‘龙凤胎’——后者有时比前者还要迷人。我记得上一次看到双胞胎时,那对姐妹有20岁左右的样子可还穿着一样的衣服,甚至连发型也相同。我对我妈说:“看那对双胞胎那么大了还穿得像一个人,她们的爹妈也真够失败的。”因为在我看来,即使是双胞胎也不该就被看作是‘一个人’,更不该一辈子栓在一起做‘一个人’,但我妈却批评我说:“人家是双胞胎,双胞胎就该穿得一模一样。”.......切,如果这种说法行得通的话,那么谁又心甘情愿地做对方的影子或镜子呢?

     当然啦~要是一对双胞胎中的一个发疯了,或者干脆两个都不正常......那么他们/她们将散发出一种另类的吸引力,对于那些不是双胞胎、天生就要为自己找相同的另一半,甚至可以是与自己性别迥异的独生子们来说,那些与他们不同的双胞胎们的魅力才是既危险又迷人,比如BIO里那对著名的贵族双胞胎兄妹,作哥哥的思念妹妹而最终导致精神崩溃,他对着镜子把自己打扮成他妹妹的模样,甚至开始模仿他妹妹说话时的声音、一饰两角地把许多人都给蒙了,等他不幸挂了后,他妹妹才真正登场,与她哥哥一样,她也是个疯子.......咳,这故事要是非得装成‘英国贵族式’,那结局差不多就该是在哥哥死后不久,妹妹出现报复了所有伤害过他们的人,最后还放了一把火烧了他们家祖传的大庄园,烈火中双胞胎妹妹抱着她的双胞胎哥哥,两人一起下了地狱。

     《第13个故事》,巧妙就巧妙在还有双胞胎之外的第三个女孩,她和双胞胎长得几乎一样,区别只是双胞胎是兄妹乱伦的产物,而她是强奸后的产物、是双胞胎同父异母的妹妹——足够DIRTY的吧这个故事?这个孩子就是那个贵族家庭中的鬼魂,因为她根本不被记录在族谱中,也没有出生证明,更没有名字,甚至连死亡证明也没有,当双胞胎中的一个因意外死去时,她顶替了死去的那个,从此便更没人知道有这么个‘小鬼孩’的存在了。而那位书店老板的闺女所神经兮兮总感觉有什么东西游荡在她四周注视着她.....她也觉得有鬼——但那鬼就是在读《第13个故事》的读者,比如昨晚的我,我在窥视故事中的她,她看不见我,我却能看见她,甚至知道她内心的秘密。

      老实说,这书没有老M.D的书写得好。如果我这么说的话,肯定要有人来指责我说老M.D压根就没写过‘双胞胎的故事’,怎么能把老M.D搬出来?哼哼~没错,老M.D确实没有明着写过‘双胞胎’的故事,可实际上她与她小哥哥的幽灵总游荡在她笔下的故事中,她爱他,所以变着法儿地让他‘复活’并出现在她的作品中。

       那些与作者一样故弄玄虚的豆瓣书评者几乎都不是双胞胎之一,更别提有‘双胞胎中的一个夭折’这种几乎对双胞胎来说是‘最最最残酷的经历’——彻底成为了‘一个人’。于是独生子们只好把书评的重心放在关于作者如何在书中安排巧妙这种细节上的事......而只有真正失去过在这世上与自己最相象的那一个的双胞胎(严格意义上失去了另一个的双胞胎已不能再被称为是‘双胞胎’)们才能深刻地理解书中那句话的含义......MD,我忘记它具体出现在那一页了,嗯,我还是要重复一遍:“只有失去另一个的双胞胎看到那句话时才会知道那其实是在说他/她们,以及他/她们失去的另一个。”

       每当我照镜子时,只要我稍微认真地凝视镜子中的那个‘我’,我就会从‘我’的脸上依稀看到另一个人的脸,具体说是一个男孩的脸(以现在的标准看,应该是一个年轻男人的脸):浓眉大眼,鼻梁高挺。如果继承了他父亲相貌全部优点的话,他还会再有一张精巧漂亮的嘴巴和一副线条优美的下巴。

       他就是我的弟弟,一出生时就死了。所以我一直以来都是‘一个人’,快到上大学时才听父母偶尔讲起这个夭折的孩子,我妈妈说:“本来你是有一个弟弟的,如果他活着就和你现在一样大。”

       但我从来没有认真怀念过他,甚至有时干脆把他忘个一干二净,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吗?“双胞胎是两个人,不该被当做‘一个人’。”——我真的做到了,我是一个人,从头到尾都只有我自己,一个人。只是有时我会稍微想念一下他,只有一点点地想念,因为没见过、没生活在一起,即使假设现在是我们俩,那么我也会想得很邪恶,比如:‘一对男女通吃的双胞胎,害过很多本想设陷阱逮住他们却反被他们拿下的倒霉蛋’。嚯嚯~不过版本在我父母那里则可能是:‘一个好孩子,一个淘气孩子;一个听话孩子,一个恶作剧大王;一个好学生,一个成绩平平的家伙;一个工作成绩优异社会地位高的典范成功者,一个任性而为根本不管他人而导致最坏结局的预备LOSER......或者两个都是好孩子,一个嫉妒另一个,导致一个把另一个给抹去了.......再或者,两个都是正常的好孩子,直到他们成为老头老太的某一天,其中一个因心梗突然去世,另一个紧跟着因脑梗命赴黄泉。’

       总之,这里本该有两个人,但因为某些原因只留下了一个,所以这一个决定偶尔多为没留下来的另一个做些事,虽然没人规定这一个必须活出双倍人生,但她一直努力着要为那在故事开场时就离场的另一个把这整出人生大戏看到曲终人散、大幕落下。

       P.S.唉.....要是我弟弟活着的话,我就不发愁关键时刻找不到舞伴了,而且有这样的舞伴一起去上探戈课再拿个业余组奖项什么的.....哇列,我Y得简直真太美了~但也许他还是个四肢手脚极其不协调的人呢....= =||MD,说明关键时还是要靠我自己才行。
6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第十三个故事的更多书评

推荐第十三个故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