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将冯唐看老

一名荆人
2008-08-10 看过
    看完《欢喜》,冯唐在大陆出的书终于基本过了一遍。从《猪和蝴蝶》、《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到《万物生长》、《北京北京》,从去年五月到今年五月,从日本到中国,时间和空间已沧桑变化。

    先说冯唐的小品文。《猪和蝴蝶》既是他随笔集的名字,也是其中一篇的题目。在那篇文字里,冯唐说他喜欢猪和蝴蝶,然后说明了喜欢猪的理由,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只字不提喜欢蝴蝶的原因,这事我觉着是个很硬的伤。其它的文字,时间过去很久,记不太清,就凭记忆评论一番。我有个看法,时过境迁,还能有印象的,一定是他写得很独特的地方,其它忘掉了,大概也就一般。他谈到小品文的四次烂漫,第四次里自然有他。他的小品文写得很漂亮,有古风,与他小时候背大量唐诗宋词,上大学后浏览《四库全书》有直接关系。小品文篇幅短小,用带点古风的中文来表达正合适。关于这点,冯唐在《中文小说:体会时间流逝中那些生命感动》中写得很清楚。

    由此而说到小说,冯唐的小说文字也带小品文气息,单独看一段,很漂亮;看整个结构,就有点乱。大概是我理解不到位,然而同样是在《中文小说:体会时间流逝中那些生命感动》一文中,冯唐承认中文写长篇小说,就比不上英文了。他极推崇亨利•米勒,赞他元气淋漓,浑身都是小鸡鸡。在他自己的小说中也应当有所借鉴。不过我很怀疑小说是否应该或者能够做到“浑身都是小鸡鸡”,短篇的话,处处奇峰突起,还可以支持得住;长篇的话,时时高潮迭起,恐怕就要精尽人亡。即使作者够持久有力,读者未必能坚持不懈。所以我觉得小说还是要起承转合,君臣佐使,文字固然力求漂亮,但是结构才是最重要的。

    我以为,冯唐的小品文写得比小说好看,给《猪和蝴蝶》作序的黄集伟也是这样看法。黄集伟对王小波也是这样看法,冯唐对王小波的小品文没作品评,而对其小说有一通宏论,去年四月王小波逝世十周年时还被《新京报》炒冷饭转载,原文载《猪和蝴蝶》第一篇《王小波到底有多么伟大》,转载之后叫《王小波没您说的那么牛》(http://www.zgyspp.com/Article/y2/y14/200704/5682.htm)。其中指出的王小波小说的不足:文字寒碜、结构臃肿、流于趣味,我觉得后两条也值得冯唐小说多多注意。

    冯唐本姓张(见《猪和蝴蝶》49页《饭局及酒及色及一万里路山河及二十年来文章》),名不详(我始终没google到)。“冯唐”这个笔名,自然是来自“冯唐易老”,所以他梦想“用文字打败时间”。不过我比较悲观,文字只能麻醉神经,让你幻想剑气如虹,笑靥如花,可是终究逃不过灰飞烟灭。

    冯唐似乎还有一本《活着活着就老了》,但他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fengtanghttp://www.bullog.cn/blogs/fengtang/后面这个是牛博网的,更新比新浪快,但常会挂掉)上并没有列出来,卓越上也没有,豆瓣上倒有介绍(http://www.douban.com/subject/3018322/)。《北京北京》的台湾版《三日,十四夜》,我也没见过,希望将来能有机会去台湾。

首发于http://www.amazon.cn/mn/reviewDetailApp?reviewid=744000&uid=168-7425277-6066626
6 有用
1 没用
欢喜 欢喜 7.1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5条

添加回应

欢喜的更多书评

推荐欢喜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