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身体到心灵

rocker813
2008-08-08 看过
                         一
    就这本书本身的内容而言,实际上我认为埃利亚斯和基本与他属于“一代”的社会理论家如福柯、布迪厄等有着很多相似之处,即在分析所谓“近代”的问题的时候,都在有意与无意间把披着“科学、理性和文明”标签的“现代”给解构的一干二净。篇幅问题,这里只是就这第一卷说说吧:
    这一卷的主旨就是揭示了这样一个所谓“文明进程”的内涵:即人们对自己的情感、情绪、欲望的控制、克制由于科学理性的(更多的仅仅是作为正当的理由和借口而存在)原因以及更多的出于“羞耻、难堪”等情绪原因而逐渐加强。作者使用了大量的历史材料来进行这一长时段的历史进程的分析,深刻而精到的揭示了所谓“文明进程”的实质过程——这不过是一个人们的自我强制不断加强、不断克制自己的欲望的过程。那么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进程呢?人为什么会这样控制自己呢?埃利亚斯指出,这里面当然有“科学理性”的原因,因为随着科学技术的不断进步,人们认识自己的手段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先进;但是作者指出,更为重要的事情是这是与当时欧洲社会(主要是英法)的社会结构密不可分的:在英法社会,最初这些规矩和禁忌仅仅是在宫廷贵族社会中有效,即贵族按照这些“礼”来规范自己的举止行动来彰显他们自己的身份和社会地位,然而,法国和英国的社会中,知识阶层为代表的饿市民阶层逐渐兴起的过程中,与上流社会融合程度较高,所以这些“礼”就有了一种“社会化”和“世俗化”的倾向,逐渐成为了大众生活中的规则和规矩(德国则因为其社会结构的原因而呈现出不同的状况,这点以后再论)。
    至少就论点、内容以及论证逻辑来看,埃利亚斯的论述是非常有穿透力的,也是非常精到的。
                                二
    这里就来简单说说这本书给我印象最深的几个点:
    其一,作者穿梭于所谓的“宏观和微观”之间,特别是强调社会结构与人际关系的组成形式与个人情感结构之间的关系,这一点的观察体现了作者敏锐的洞察力,实际上,米尔斯所谓的社会学的想象力,在这里体现的最为明显。作者反对“唯名论”和“唯实论”的两者择一,强调个人与社会实际上是一个整体,不能离开社会看个人,也不能离开个人看社会,须知,这并不是时下流行的“什么新综合”,要知道,在那样的一个时代,在那样或者社会或者个人的学术时代中,能有这样的见地已经是个天才;同时更需要说明的是,埃利亚斯真正用这样的眼光对一个长时段的社会历史进程做了独到的解析,而不是像现在我们的“社会学家”那样仅仅是“说”“有人说A对,有人说B对,其实两者都不全面,是A的一部分和B的一部分加起来才对”这种废话,因为这种废话后面没有踏实的材料和连贯的逻辑支撑,甚至连漂亮的语言都没有。其实,这也是埃利亚斯关系主义的社会学的内涵和意义。
    其二,作者非常关注身体,在这本书中,作者的那些材料基本上都来自于人们对于自己的身体行为的控制、对于自己举止、姿势这些很理所当然的习以为常的“习惯”的变化的分析,所要处理的是人的情感结构变化的问题。这种由外在于“心”的“物”的角度去处理“心”的问题的方式,在福柯、埃利亚斯这一代社会学家的身上体现的非常明显。即李康老师所说的“回归身体的社会学”。为什么会回归身体?这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进一步说,为什么要回归身体来接触心灵、情绪和情感?这样的提问我自己也不能回答,但是至少对于我们自己的学术研究来说还是有很多启发,当下的社会学,分析制度的太多,分析行动的也太多,出于对“泛道德化”的忌惮,似乎心理的因素都让给了心理学(至少是社会心理学),但是需要知道的是,特别是对于中国人而言,心和物本就不是两分的,因为心外无物,也因为心也好,物也罢,都是汇通于“人”的。因此费老早就指出,社会学应该去处理人的“观念”问题。尽管费老没说怎么做,也没把“为什么这么做”说得详细,但是我想,我们需要知道的事情是,制度若没有一套支撑他的观念和价值体系的话,那么这个制度是会运行的非常“别扭”的。
    其三,我个人认为这本书中比较精彩的两个“单点”:一个是作者论及从“地心说”到“日心说”的转变,事实上,人类往往是以自己的直接经验作为判断生活世界的依据的,在没有望远镜、没有天文仪器的时代,我们看到的经验现象就是日出日落,而我们生活的大地就是不变的,这才有了西方的“地心说”,和我们老祖宗的“天圆地方”的认知,这些认知从今天的角度看是错了,但是对于当时的人,至少是西方人来说,这直接说明了人类至少是这个“地”的主宰(当然,还有造物主和上帝,这里不多做评说),至少我们是这个世界上的“万物之灵长”,西方的个性、人的价值等似乎由此而来,但是后来天文观测和科学认识告诉我们,这个世界是以太阳为中心的,西方人经历了好长时间才真正从“知识上”接受了日心说,这样的一个过程,看似是一个科学认识加强的过程,但是实质上,是人们不断将自己和自己生活的经验世界当作“他者”与“客体”来进行看待和认识的过程,也就是说,这是一个人类不断将自己和自己以及自己的生活世界“拉开距离”的过程,也就是人类不断加强对自己的情感控制的过程。另一个非常精彩的地方就是作者在全书最后分析“骑士”的生活的时候指出的,骑士在中世纪的时候居住在城堡中,是“自由人”,因此骑士阶层之间没有那么多的规矩,没有那么多的礼节,但是后来,随着骑士开始进入宫廷,开始为贵族服务,因此不再是自由人,而是与其他人发生了关系,形成了依赖,特别是在等级社会中,为了表达对贵族的尊敬以及贵族为了在骑士面前维持自己的身份,因而骑士也开始学习这些规矩和礼节。这一分析有着强烈的埃利亚斯的形式社会学的烙印,特别可以从中看出“社会学”何以成为“社会学”,即社会结构不仅仅是作为一个“名词”而存在的,而是一个有着分析力量的“分析概念”而存在的。
    总之,重读这本书,收获比一年前更多。
17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文明的进程:文明的社会起源和心理起源的研究 第一卷的更多书评

推荐文明的进程:文明的社会起源和心理起源的研究 第一卷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