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本书! 乔纳森《译书之前先识字》

人去月无聊
2008-08-03 看过
   拉塞尔·雅各比新闻记者式的文风的确让人讨厌,不过,他的书我总是读的。雅各比擅长综合各方面的意见,搜集材料的功夫过硬,尽管不大懂权衡辨析;他的书作为资料长编来看,并不差。TheEndofUtopia一书我前几年读过一遍,印象不错,至少比他后来那本《不完美的图像》要充实一些也均衡一些。中译本《乌托邦之死》(姚建彬译,新星出版社2007年12月第一版)的出现,当然值得欢迎。对这个译本,我的评价是:若只想了解一下大意,可以一读;假如要引用,甚至以之为进一步研究的依据,则最好手边有原著随时对照。


  译者在《译后记》中提到“远在美国的雅各比先生的有问必答使许多棘手的问题得以迎刃而解”,还说曾就翻译难点请教过多位教授、学者、博士候选人。精神固然可嘉,不过,在我看来,译者似乎本可以省却一些请教的时间,多查查字典,这样书中的舛谬或许会少一些,因为大多数时候,出错都只是因为译者不认字而已。由于书中误译出现的频率接近每页一个,在此不可能把所有的都一一列举。我打算分两次来介绍,这次谈第一章,下回谈最后一章。再怎么样缩小范围都只能是以管窥豹,举其要者而已,这是要预先说明的。


  先看布莱希特的一首短诗,因为写得有意思,在此就完整引用了:after the uprising of the 17th June /The Secretary of the Writers Union /Had leaflets distributed in the Stalinallee /Stating that the people /Had forfeited the confidence of the government /And could win it back only /By redoubled efforts. Would it not be easier /In that case for the government /To dissolve the people /And elect another? 布莱希特这首讽刺诗平白如话,但相当辛辣,我先将大意译出:六月十七日的骚动过后,作协的书记派人在斯大林大街上散发传单,传单中称,人民已经辜负了政府的信任,想要重获政府的信任,非付出双倍的努力不可。既然如此,那政府干脆把人民解散了,再另选一个人民出来,岂不是更省事吗?诗辛辣就辛辣在,依一般的逻辑,是人民有权解散政府,再另选一个政府出来,可布莱希特偏偏把它倒过来,说政府可以把人民解散了,再另选一个人民出来,这样,事情的荒谬性就不言而喻了。现在我们看看译者是怎么译的:“六月十七日一觉睡醒后/作家联盟的书记在斯大林大街上散发的传单说/人民已经丧失了对政府的信心/唯有通过加倍努力/才能将它赢回/在此情况下,对于政府而言/解散老百姓/选举另外一个政府/难道不会更加容易?”(第3-4页)这里至少犯了四个错误:一,uprising是“起义、暴动”的意思,译者居然当成“起床”(rising)了,译成“一觉睡醒”,够可笑的;二,“作家联盟的书记”是官老爷,怎么可能自己到街上发传单呢?原文里的hadleafletsdistributed,是让别人把传单散发出去的意思;三,译成“人民已经丧失了对政府的信心”,这就把关系搞反了,布莱希特说的是人民已经失去了政府对他们的信任,我译作“人民已经辜负了政府的信任”,更符合汉语的习惯;四,译成“解散老百姓/选举另外一个政府”,说明译者根本没看懂原诗的微妙处,依惯常的思维定式,在another后擅加一“政府”,结果就把意思完全弄错了。短短两句话,就有四个错,译得好不好,读者可以自己下判断。


  像把“起义、暴动”译成“一觉睡醒”这样的例子,书中着实不少,我再举三个出现在第一章中的。如“甚至福山所使用的字眼也激发了《意识形态》一书的问世”(第15页),原文为:Even the language evokes The End of Ideology,意思是说,甚至福山著作中的用词也让人联想起丹尼尔·贝尔的《意识形态的终结》。这里,evoke是“使人想起”的意思,译者只知道“激发”一个意思,又擅加“问世”,错得离谱。事实上,《意识形态的终结》出版于1960年,福山的《历史的终结?》一文发表于1989年,《历史的终结与最后一人》的出版更迟至1992年,福山的字眼怎么“激发”《意识形态的终结》的问世?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吗?再如:“从理智上说,这种信念已经厌倦了关于完全不同的社会的乌托邦理想。”(第17页)原文为:Intellectually,the belief fed off a utopian vision of a different society.这句中的短语tofeedoff是“以……为能量来源”的意思,译者却错当成to feed up(受够了,厌倦了)。原句的意思其实是,在思想上,对一个迥异的社会的乌托邦式构想是这一信念的力量源泉。又如:“在一个‘合理欺骗’的时代,‘只有当总统候选人或者政党领袖或某些其他大人物’反复地抨击这些弊端时,‘这些情况才会开始发生改变’。”(第31页)这句错在“合理欺骗”四个字上,原文为sound bites.Sound bite是近些年出现的政治用语,指的是在电视新闻里插入的和选举、候选人有关的录像片段。译者把sound当形容词看待,于是就有了“合理”二字,把bite当成俚语,于是又有了“欺骗”二字,却不知这一合并,就失之远矣。


  有时,很简单的句子也被译错了,因为语法结构没搞明白。如:“在加缪看来……马克思主义者相信,目的认可了被法律谋害了的手段。”(第5页)原文为:ForCamus,the Marxist belief that ends justify the means legitimates murder.这里,ends justify the means(只要目的正确,用什么手段都行)是belief的同位语,是“相信”的内容。原句的意思是,在加缪看来,“只要目的正确,用什么手段都行”这种信条为滥杀无辜提供了合法性。顺便说一句,加缪的这一看法纯属误解,请读者自行批判之。

http://epaper.nddaily.com/C/html/2008-08/03/content_533623.htm
16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8条

查看全部8条回复·打开App

乌托邦之死的更多书评

推荐乌托邦之死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