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一场沉默执迷

[已注销]
2008-08-03 看过
    我越来越不确信在未来的执着里,有谁能比得上曾经的执着。当所有东西被放下来你会发现这往往比拿起来更简单,所以你就本能没有抵抗。顽强来得不简单,执着毅然。所以有生之年可执着之时千万不要错过,全当是你在抵抗以后更多次的恰巧错过吧。
    
    笛安的《告别天堂》看得很磨人,反反复复甚至无法控制自己的焦灼情绪。像是一场大型的角色扮演游戏,她的笔端慢慢悠闲地揭开故事谜底,而所谓的观众被放到了最底层任意践踏蹂躏。这场阅读是难过的,亦是欣喜的,在一次次痛感的侵袭下,我麻木的头颅五味陈杂,嘴里不禁念叨“这该死的笛安!”,然后再为所有正在被揭起的伤疤心痛不已。
    
    原来每个人年轻的时候都有那么一段执着,执着于一些莫须有的轰轰烈烈。宋天扬执着于初次见面声音的选择,江东执着于隐藏和摆脱自己的自卑,周雷执着于自己对天扬的执着,肖强苦苦认知自己苦苦验证也终究只能开着出租车搭载一个又一个曾经和青春有关的人,大体方可寒最悲凉她执着于生命却又亲手将自己毁在了十八岁……
    
    人一旦和自己的青春纠缠起来,便永远道不尽花腔转调。周雷说“要有人二十五岁还忘不了十五岁时的爱恋,那么他这十年就等于没有进化。”在颠簸的公车上看到这句话,隐约地感受到某种熟悉的气息,沉闷挣扎矛盾在我胃液里搅拌。周雷是这么说的,然后以天扬的口吻反复强调很自慰地回味起江东,而所有正在被抛弃的读者也跟着他们乖乖回味起属于自己的江东。她迷恋青春里的一个声音一个人说到底,迷恋的不过是一场偏执。

    谁爱谁,爱谁谁?谁又能再花一份青春的时期执着于另一个人? “天杨,跟我走吧。现在,你和我。” 最后江东这一语其实很顺理成章,一如张宇良拿全额奖学金去美国那样合适主角的感情发展。江东知道那个曾经的天扬并没有跟着周雷走,曾经扎着两条麻花辫穿着藏蓝色背带裙安静地坐在看台上的女孩,这个美好孩子在15岁那年遇到了江东,其实在那一刻起她所有的曾经都已经深深凿刻在江东的纹理里,不曾离开过。江东爱安妮,他爱了自己饱受摧残的容颜,爱了命运爱已然深埋的执着。

    像方可寒此类的角色的下场应当是了然于心的,她反复地招牌式微笑还有反复的职业用语“其实是因为——我喜欢你”她的语气转折,她的这一切都昭示着她在病房里听着天扬读故事时会有着安静的容颜和很多年前一样的满足。方可寒舍不得死,因为她在太执着于生命的过程中忘记了怎么追求爱。爱并不是五十元一次可以得到的,方可寒的爱对于男人们来说太廉价太卑微,即使挣扎如江东都始终只是因为回忆而徘徊不定。所以天扬没有怪过她,天扬只是觉得自己弄脏了爱情,与即将死去的她无关。
 
    当开篇刚出现周雷,我就隐隐感觉到压抑,他是一处布景,他爱天扬也是布景。那一场青春里的追逐和他沾不到一丝关系,他只是一个人站在暗处独自演着暗恋的独角戏。在他内心里明白一切,而又如此无力,无力反抗所有,只是因为他爱天扬他所有的执着都藏在着唯一的出口里。“我已经背叛了你无数次,我以后还要再背叛你无数次,但是你知道吗?我他妈的,爱你。”周雷的语气永远那么直接,那么直达心灵。它渐渐填补在天扬多年来空洞的心上,掩埋着最初的伤口。天扬开始爱周雷,不是放弃了执着,而是现在的执着早不足以和那段隐约的曾经相抗衡。

    肖强的言辞不多,总是安静地提醒安静地看电影,然后再安静地妄自评述。他并没有资格参与这一场追逐,他心里明白可是又不甘于看着眼前所有美好不在自己的身上留有影子。肖强抓住了什么?也许只是一部成长的电影,他又一次不甘地跑了龙套而已。

   
    笛安有聪颖的文艺腔调,她塑造了有血有肉的灵魂并且爱着这些人物。所以她所讲述的不是一个单纯的故事,如此令人着迷。天扬对着《霸王别姬》里程蝶衣自刎时满足的那句“这就对了。” ,关于加缪真正写出生活本身的《局外人》和海子的诗句“目击众神死亡的草原上野花一片”,还有一票可以随意列举的小聪明,笛安都把他们处理得很妥帖惟妙惟肖。她在写自己,所以她文艺得真实。

    我们个人成长经历中的执迷,曾一度被成熟笃定的口吻封锁着。笛安很小心地拿着那些故事再度掀开我们的内心,我闻着浩大的执着醇香一片,沁人心脾。纪念一场沉默执迷,执迷之后,离开的离开,忘记的是否还能忘记?
147 有用
10 没用
告别天堂 告别天堂 8.3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8条

查看更多回应(28)

告别天堂的更多书评

推荐告别天堂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