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度山伯爵》短评

陈灼
2008-08-02 看过
用了一周的时间,看完了大仲马的小说《基度山伯爵》,版本是人文的“插图本”系列,译者蒋学模。据译序所言,这本书是从英文版转译而来。读下来,除了极少数的单句太长之外,文字还算顺畅。我想,大概很多年之后,都无法忘记基度山伯爵这个人,和他的故事。大仲马用1200页的文字把这样一个虚构的人物塑造的如此动人,以至于你会为世上竟然没有这样一个人而感到遗憾。虽然大仲马的文字不是刀,像陀思妥耶夫斯基那样剖析人的心理,但是他的文字却好像大海,带着读者和主人公的心绪一起激荡。经由作家的描述,读者能像邓蒂斯那样充满了对恶人的恨,那种恨意在想象力的补充中,更是扩大了十倍,而当基度山伯爵的仇人身败名裂时,读者所能感觉到的那种快意,也比文字本身更扩大了百倍。

大仲马的小说结构,根本上是平铺直叙的,但是总是让场景随着人物移动,往往由人物来直接追叙故事。基度山伯爵全书没有一页不叫人紧张,没有一页会让你舍得放下书本,有时候你是能看穿作者接下来的剧情安排,但是你仍然像着了魔似的,被基度山伯爵这个人的巨大魅力所吸引。当美迪西斯在深夜前来向基度山伯爵求情时,当弗南,也就是欺世盗名的马瑟夫伯爵,最终与基度山伯爵的本来面目相对时,特别是这些时刻,传奇和命运的化身融为一体,基度山伯爵和那个苦难深重的水手邓蒂斯和为一体,场面和对话,都使读者仿佛能听见自己的心跳,仿佛自己就偷偷站在那间屋子的某个墙角。你本能的感觉到,你的想象力,不会超过基度山伯爵的创造力,你的小小揣度,在基度山伯爵面前,只能甘拜下风。大仲马将全部热情和手法都在基度山伯爵这一个人物上用尽,用绝,他的爱恨情仇是那样炽烈,以至于除了他之外的所有人,他们的性格、命运、情感都仿佛成了他的一种反射。除去他,所有人都是庸人,有了他,大家顿时鲜活起来。他就像利刃,刺破胃肠,他就像怒火,烧毁大屋,他就像阳光,拨开迷雾。

早在七八年前,看《群星,我的归宿》时候,在译者赵海虹的序言里,她就曾提到,作者阿尔弗雷德·贝斯特,是怎样对基度山伯爵的剧情框架致敬的。更早一点,在是一二年前,上高中时候,我在地摊上买过很老版本的《基度山伯爵》的前三册,不过却从来没看过,一直放在老家的书柜底下,几乎忘记了它的存在……说一句题外话,《群星,我的归宿》中的复仇主题,虽然和《基度山伯爵》一样重要,但是基度山的爱和恨,终于只能局限在他个人的天地中(尽管他可以利用自己的势力将许多人的命运与这个天地所连接),他最终无法升华,因为他已经达到了时代和小说家所能赋予他的最传奇最崇高的个性。而格列·佛雷的仇恨,最终却升华成了一种革命思想,他本人也成了这种思想的贯彻者,迎来了某种神性意义上的升华。

于是,《基度山伯爵》看完了,请允许我暂时离开七月王朝的喧嚣,和皇帝与波旁两个系统的贵族告别,不久我还要回来,但那时候要搭哪位子爵的便车,凑近哪家舞会的角落,就不知道了。






@陈灼
5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基度山伯爵(上下)的更多书评

推荐基度山伯爵(上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