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一种

Janet
2008-07-31 看过
爱情是生命的一道痕迹,在你以为已经忘记,在不经意间,它会冲破岁月的密茧突然鲜活地呈现在你面前,让你无法逼视,颓然倒地。
我已好多年没看言情小说了,今天这本小说一下子把我拉回到大学时代,那个不正经读书经常逃课的大学时代,有英语过级、有八百米测试、有麻辣烫,有言情小说,有雨,还有爱情。
大学专业书太过枯燥深奥,我把读书的热情全投入到言情小说上了。琼瑶的大作大部分在中学已拜读过,上大学就直接看《简爱》、《乱世佳人》、《呼啸山庄》、《妇女乐园》、《珍妮姑娘》,还有玄小佛、华严、亦舒、席娟的作品,还有很多不知名的封皮做得很卡通的小册子,那时候安妮宝贝郭敬明什么的还没有横空出世,不然《素年锦时》《梦里花落知多少》一本也不会落下,别看现在觉得怯。熄灯前没看完,就炳烛夜读,还不能细细品味,对头的室友还瞪着两只眼睛等着呢。听说中文系一位兄长的毕业论文是《港台言情小说比较研究》,他是把看言情小说当成一项事业来抓的。
除了看言情小说好像就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做了,有时候也想去图书馆,如果走三步退两步还是能走到图书馆的,如果走两步退三步就怎么也走不到。走到教工居住区,见到两个小男孩在玩石子,大的那个把石子踢开,小的那个追上去也想踢,可是就在快追上时,大的那个又一脚把石子踢开,小的在一旁追总也追不上,我就一直看那两个小孩玩,天色渐渐暗下来,图书馆的座位早已被好学的同学占满了。
下雨,下雨,这个离家很远的城市总在下雨。
我的发质不好,头发长到腰际就会开叉,我习惯在周末的午后坐在窗台边剪分叉的头发。有的一根头发上有好几个叉,有的只有一个叉,到最后我的衬衣上落满细细碎碎的头发。那时宿舍里流行打两副牌的拖拉机,不需要我补缺的话我就坐在窗台边剪分叉的头发,楼下男生呼唤女生的声音此起彼伏。
买一件新衣服就胡乱地穿在身上,有时候商标都懒得剪;听说方便面便宜了两毛钱,就跑到超市买了一箱子,和室友搬不动就打个车回来,也不觉得自己很愚蠢。
常常发呆,望着窗外并不蔚蓝的天空发呆。
如果爱一个人需要长久等待,现在想来就不会觉得太悲哀。何以琛是怎么等待赵默笙的,在那七年里。是寂寞时看看钱夹里的那张一寸照片吗?是跑到小馆子里点赵默笙喜欢吃的笋吗?是经常在搜索引擎里搜索这个名字吗?是否也像我一样生活得漫无目的。
你说:“我们不要在一起了,我们性格不一样,兴趣爱好都不同。”我哭着说:“不,我就要在一起,为什么性格不一样就不能在一起?”年少的你找不出什么措辞来拒绝我,你皱着眉头眼睛望向别处,让我不要勉强,那个晚上我一直在哭,你说过什么都不记得了,在你保证大学期间不再找女朋友后,大片的沉默淹没了我整个世界。
我遵守着诺言不去找你,终于有一天忍不住了,我突然想起有一把小雨伞在你那儿,那是一天晚上你送我回宿舍时下起了雨,我跑回宿舍拿给你的,你一直没有还给我。我给你发短信要我的小雨伞,你说你找不到了让我再买把新的,我说我就喜欢这把我就要这把,一天下午你打电话说现在就在我宿舍楼下给我送雨伞来了,我慌慌张张地跑出去……
我不是不讲道理也不是无理取闹,我就是想再见见你再听听你的声音,让我感觉到你曾经属于过我。可是你平静地头也不回地离去使我清楚地感觉到这将是我们今生最后一次相遇。赵默笙第一次见到何以琛就赖上他,七年后花好月圆,而我们冬天认识夏天就已经结束。
如果我象赵默笙一样顽皮可爱地缠着你,如果我当时就抱住你,事情会不会两样,是我不如赵默笙爱得执着,还是你不象何以琛爱赵默笙那样爱我。
七年了,你还好吗?你在地球的哪个角落?是不是偶尔也会想起我?我就是在今天下午看《何以笙箫默》的时候想起了你,这本小说是一个80后的小mm写的,文笔很新鲜,有好几处我都笑出声来,啊,你知道吗,我已经老了。
272 有用
15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44条

查看更多回应(144)

何以笙箫默的更多书评

推荐何以笙箫默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