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家分店

微不足道
2008-07-28 看过
和女友去屈臣士購物,居然買到了標有「試用裝」字樣的產品,如同一口吞落一個蒼蠅,心情鬱悶了好久。
當年屈臣士剛登陸滬上,琳琅的貨品,別致的店家裝點,實在令人心儀。雖然整個上海只有區區三四家門店,但口碑著實響亮。如今但凡商業區,連鎖店遍地開花,招牌上的深藍逐漸變成淺綠,隨之的是招牌在心中漸漸不再那樣值錢,在中國,什麽東西一旦出名了,一旦蜂擁起來,大概也標誌著差不多已經變味了,漸漸也就行在腐朽的路上。

在日本的推理小説文壇,便如在中國大陸的連鎖店狀況,哪個作者量產到四五十部作品的,大概就像無限膨脹的侵佔野心與斂資本本質,很蠻很氣勢,卻也大抵應了「衰敗每於繁華時」的景。
而這個叫土屋隆夫的老農,卻知道隱於野的樂趣,雖然每家分店均名聲赫赫,卻堅持不擴張原則,只開了區區十三家分店。
十三部作品,每一部都是精品,卻只給你十三部,不知道是推理迷的福氣還是缺憾。

《盲目的烏鴉》(1980)與作者的前一部長篇《獻給妻子的犯罪》(1972)相隔八年,而該作又是以作者的一部短篇擴充改寫而成。這本身就是十分令人興味大增的事。倘若說八年前的1972年是土屋隆夫創作的第一個階段,其間土屋平均兩年出一部作品的速度給讀者帶來了7部作品,那麽時隔八年才寫成第八部作品,且是一部半成品加工而來,那麽是否代表這八年中作者曾一度動過終止推理小説創作的念頭,直至1980年才重新回歸推理作家的隊列呢?
其中緣故不爲人知。
但是,往後看一下,土屋的第九部作品《不安的產聲》出品於1989年,第十部作品《華麗的喪服》創作在1997年,差不多又是八年左右一部作品。直至1999年后,才在五年内一口氣帶來了三部作品
從1972年至1997年的這二十五年内差不多十年磨一劍的速度,其間是不是有作者的人生軌跡呢?
土屋隆夫無疑是日本最具文學價值的推理小説作家之一,同時代可以並駕齊驅的類似人物大概只有松本清張和連城三紀彥,但於后兩者所不同的是,后兩者涉獵的不同體裁作品品類繁多,而土屋隆夫卻只寫推理小説,從一而終。
因此,在土屋的作品中,儘管在《盲目的烏鴉》裡看得出土屋借書中的角色抒表對於日本文學的熱愛,在事件的構成上也頗有社會派中照顧到人性與社會問題的面向,但是作品的主綫依然是警察部門對案件的推敲分解,對嫌疑犯不在場證明單思竭慮的假設與推翻,推理小説該有的面貌是怎麽樣就是怎麽樣,絲毫也不會動搖,這就是土屋隆夫純粹的地方,同時在精巧的核心詭計之外,無論是檢查官還是警察人物的塑造,還是風物人情的描繪,都恰到好處又恰如其分,添一分太多,缺一份又太少。

平心而論,本篇中兩起謀殺的詭計,第一起過於簡單,第二処又需要十分的巧合,雖然均未脫離作者實際上可操作的習慣,多少顯得有點不足,倒是在整個結構的搭建上下了很大的功夫,看似無關的人物之間的聯係慢慢的一絲絲浮出水面,舒緩又水到渠成,頗似松本清張的風格,而開篇出歷史上的文學家田中英光的描寫,也很有清張《某小倉日記傳》和連城三紀彥《蒲菖之舟》的味道,甚至令人想到太宰治的《人間失格》。
9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添加回应

盲目的烏鴉的更多书评

推荐盲目的烏鴉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