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2008-07-27 看过
    清晨,你和你的仙人掌大吵一架,而后被她华丽丽地踢出你的小行星C216,于是,你赌气决定跟随一群鸽子一起,开始四处流浪。

    你经过你的表姐的堂妹的同学的姐夫的弟弟的邻居所居住的小行星B612,顺便进门拜访,拜访他、和他的玫瑰,以及那一头放在盒子里的,小小的羊。
    你听说他曾经如你一般远离星球做一趟长长的旅行,于是你请求他讲讲那些故事。
    他提起六个星球,像是六段奇遇,让你想发笑,却又莫名其妙让你想哭。
    最后,他说起那个叫地球的地方,提起一片沙漠,一口水井,一架飞机,一条蛇和一个叫做人的生物。

    你沉默地听着,拿了个小本子做记录,甚至画了地图。

    撒—哈——拉—沙—漠。
    你默念这个名字,心里有了打算,而后起身告辞。

    他说他要送你到门口。
    “狐狸。”
    门在他身后关上的时候,他突然说出这个词语,表情忧郁,却又温柔。
    “呃,那是,我的一个老朋友。”他说,“如果可以,你去找她吧,驯养她,听她的忠告,她可以帮助你。”
    驯养?你迷惑不解,但碍于礼貌,你不便发问,只是点点头。
    “哦,还有,”他转过头去,让你看不见表情,轻轻吐出这些话来,“请你,问候她,代我。”

    几分钟之后,你站在宇宙的轨道里,闭上眼睛,随着风的方向跑去。

    你路过那个孤独的国王的星球,依然是一袭紫色貂皮长袍,坐在那威严的宝座上,期待他的国民,你于是成了他的第二个国民,第二个大使;
    你路过那个属于爱慕虚荣者的星球,依然戴着他高高的帽子,你不愿扫人兴致,却也不想做过久的停留,于是偷偷猫着腰走过——还好爱慕虚荣的人总是昂头看着前方;
    你路过酒鬼的星球,你依然听不懂他的理由,你看他在羞愧里哭泣,自言自语醉去。你还是不肯相信,你还是觉得会有一段故事,但那人已经沉沉睡去,不再言语;
    你路过商人的星球,他不在那儿,你听说他已经离开,到远方寻找更多的财富,你立马在胸前画了一个十字,感谢上帝,星星还在天空中,没有被商人装进口袋带走;
    你路过点灯人的星球,看见那颗星球已经转得飞快,没有人可以赶得上它的昼夜更替,于是那盏小小路灯被改为了感应式的,随着日夜不停闪着。点灯人早也退休,靠着那路灯静静睡去。你于是悄悄离开,不留一点声响;
    你路过地理学家的星球,无奈对他摊摊手,你没有什么好给他记录的,你只有比B612还小的星球,上面是更小的房子,还有,那株厉害得张牙舞爪的仙人掌。

    终于,你靠近了那个叫做地球的地方,但在进入的那一刻,你突然觉得恍惚——你并非迷路,你的口袋里装着画着地图的记事本,但你突然有一种莫名其妙的落寞。
    你不知道B612的小王子是否在那一刻和你有相同的感伤,你不知道你是即将进入他的回忆,而或开始制造你自己的回忆。
    或许,你害怕在这里一无所获,但你更害怕在这里得到了什么——因为注定都会失去。


    撒哈拉。
    你还是来了,来到这让B612的小王子不可忘怀的地方。

    不是你所听到、所想象到的那样,一片荒芜。
    有很多叫做人类的生物,有很多被他们叫做机器的大东西。他们在开采着一种叫石油的液体。

    很热闹。
    那么多的人,那么多的声音,那么多的色彩。
    相比寂寞到只剩回声的曾经,你似乎应该庆幸。
    可是为什么,在这巨大的繁华里,你反而被前所未有的孤独侵蚀,反而觉得,在这一刻你是那么真切地体会到了当年小王子初踏入这片荒芜人烟时的寂寞。

    人来人往,不停地从你身边走过,却没有人注意你。
    没有人送给你放在盒子里的小羊,没有人听你说你的星球和你的仙人掌,没有人知道你不在意日落,却喜欢每天在睡前数七颗星星。
    你像个迷路的孩子,惶恐不安,却又不敢表示出来。安静地在沙漠里走着。

    你突然看见了仙人掌,对,沙漠的仙人掌。
    你惊喜地跑过去,不小心又弄伤了手——就如你每天和你的仙人掌打招呼时的样子,手上的痛楚,熟悉而又陌生。
    你看着眼前的仙人掌,闭上眼睛,你的仙人掌的样子无比清晰地勾画在你的脑海里——是的,你的仙人掌——虽然想起来也是她一付大发雷霆且根根刺闪着锋利的光芒的样子。
    你傻呵呵地笑起来,笑到你面前的仙人掌无比郁闷,恨不得再多刺你几下。

    你继续前行,你要寻找那只狐狸,你要弄清楚什么叫驯养,你要——
    其实你什么都不想要,因为其实你根本不知道要什么。只不过,给自己一个理由,一个借口,仅此而已。

    在太阳快要落下去的时候,你觉得你应该是找到了——你看见一个大大的房子,上面的招牌写着:“狐狸心理咨询”。
    你走进大门,有个人在收费挂号,听说他就是在那个星球要把星星收为己有的商人。
    “安。”你说。
    “安,挂号二十美元,你是第一次来,可以优惠,算你十六美元就好。”商人头也不抬,只是递给你一张空白的病历。

    你等了半个钟头——地球人的讲法,他们说,墙上那个圆圆的东西里那根比较长的棍子走半圈就是半个钟头。

    之后,你走进了诊室。
    你看见一只狐狸,一只已经很老的狐狸。
    她已经很疲惫了,有些许无奈的表情,但眼神依然清澈明亮。
    她对你微笑,“有什么问题吗?我的孩子。”
    “我……不知道。”你喃喃地说。
    “不知道?好吧,孩子,其实我会对你说的话,想必你早已经从书上看过了——不过人类很奇怪,知道了,却还是要千里迢迢到这里来,一定要亲耳听我跟他们说一次,然后再表现得恍然大悟。”狐狸似在回答你,又似在自言自语,然后,她抱歉地对你笑笑:“抱歉,人老了,总会有点唠叨。”
    你沉默了一会,突然说:“驯养。请您告诉我,什么叫做驯养?”
    狐狸静静地看了你一会:“孩子,你是第一个对我问起这个词的意思的人,当然,我是指在某个人之后。是的,驯养。人们自以为已经懂得了,自以为他们付出了那么一点,就是驯养。他们不知道,驯养是双方的,当年的我曾经被一个小小的男孩驯养了,但其实,我也同时驯养了他——起码,我是这么觉得的——所以,他们说我还可怜,一直等待在这里,可是他们不知道,我驯养了他,所以,我有什么好后悔的呢。”
    狐狸说着说着,眼睛开始转向远方,陷入回忆里。
    不过,她很快回过神来:“孩子,既然你来到这里,我想,我要给你一点别的提示。”
    “别的提示?”
    “嗯。那就是,一旦你曾经确信过的东西,永远不要去怀疑它,不管是你的信念,还是一段情感,甚至,一个小故事。”
    你静静想了很久,然后轻轻说:“我想,我只确信过一件事,我爱我的仙人掌。”

    你决定离开,于是起身告辞。
    但你突然想起还有事情没有做完,于是转过身去:“对了,您的一个老朋友让我代替他问候您,他……住在小行星B612。”
    狐狸愣住了,你看见有泪水从她的眼眶滑落,在落日的余辉中折射出金色的光芒。
    “谢谢。”她轻轻说,不再有其他言语。
    你再次说了再见,转身离开——你最终还是没告诉她,刚刚从她眼泪中折射的光辉,是如此酷似麦田的颜色。


    夜幕降临,星星出来了。
    你仰起头,数今天的七颗星星——你很想看见你的小行星C216,可是,那么多的星星,那么遥远,你注定只能猜测它的存在,注定只能想象它在那里。

    你开始想念,想念你的仙人掌,虽然她的脾气很坏,虽然你老是被她扎得满身伤然后跪地求饶,虽然是她生气把你踢出了星球,虽然你知道你回到她身边你也许将受更多的伤。
    但你依然是想念她的,思念如此强烈,清晰,不可磨灭。

    于是,你哭了。你把泪水留在了这个星球,你不知道这样子做值得不值得,你只知道你很想哭,很想用力地哭,想一直哭到自己不愿意在哭为止。


                                                            城
                                                 2008.7.27
后记:这篇文字,在我第一次听到有朋友很遗憾地跟我说“我已经不再相信小王子”之后,就开始在我心里,一直到今天,变成文字——献给所有爱过小王子的人们,希望你们永远相信小王子,希望你们可以再次相信小王子——我是如此相信,因为我如此相信狐狸的存在,因为我相信我就是那只狐狸。
89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3条

查看更多回应(43)

小王子(中英文对照本)的更多书评

推荐小王子(中英文对照本)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