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感:从传统中国到文化研究

念迦
2008-07-27 看过
小引:传统中国大热大卖乎!

旧华社报道:继民国美男少妇时尚作家、京派才女贵族沙龙,海派才子流氓文化之后,中外学者、读者近来纷纷意气风发,津津有味地挖掘/阅读、再挖掘/再阅读起中国古代城市的妓院文化和知识分子的商业精神。

聪明人、傻子和奴才都知道,勾栏院和钱庄历来是两大宝地,是文人雅士抚弄风雅,卖弄风骚的最佳场所。随着经济的发展,风雅风骚势必跟着一起发展,值此文人教授纷纷红袖添香,盆满钵满之际,这些学术潮流无疑都是与时俱进、跟风而动的好榜样。

一、

身处今日世界,若要对中国传统文化深入研究并阐发出时代意义,而不是因循老思路旧方法兜圈子、说废话,那么脱离美国主导的全球视野和大众媒体的文化强势,将无疑会惨遭淘汰。

如近来诸多议论的青春版昆曲热,于丹等的讲坛热……种种似乎是传统文史专家在做权威式发言的现象问题,如果脱离国际视野,脱离媒体文化的参照,那么对这些现象势必无从把握,往往只能在一种激愤的伪道德口吻包装下发表似是而非的浅层观点,或是以貌似遗老遗少保存国故,实则抱残守缺的被动口吻显示虚弱,而毫无思想智性的时代张力和创造动感。

“文化研究”的思路以及其学术实践,充满着对他们自身传统文化以及经典的梳理、辨别、挑战和阐释。著名的如第一代汤普森的《英国工人阶级的形成》,第三代霍尔的《表征》等不多赘述。

我想说的是,若以此为借鉴,反观中国当前的传统热,究竟有多少“批判性创造”的著作,这些涌动的,充满物质利益的热潮背后,究竟有没有活的思想生命,有没有继往开来的使命和勇气?

二、

与此同时,“文化研究”作为一门新兴的学科,或许还有许多梳理与建设的工作要进行,略览国内对其运用,似乎有两个重要的不良倾向:

第一,作为西方当代在某种程度上是试图打通学院与社会隔阂的“文化研究”,似乎正在与中国长久以来泛政治、“去专业化”的恶习相连接,成为泛政治话语思路+时髦理论套子的最佳安全保障。

第二,文化研究近年来在西方的逐渐正统化、学科化与其边缘化有莫大关系,其实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当初左翼学者的激进反应,被收编、蜕变成学院人士的理论游戏。因此对其运用需格外谨慎。

    但我看到国内有些学者津津乐道于将文化研究应用于对酒吧等城市时尚消费场所一些个人体验的宣扬和赞美,使人感到无聊之余,更愤慨于文化研究初有的宝贵批判精神竟然在介绍引进中国的同时就已经沦为媒体文化与资本的礼赞颂歌!

    西方任何一种学术潮流,都有其深刻的时代背景与文化脉络,因此国内正方兴未艾的“文化研究”,我觉得还是需要深入研析,检讨得失,并充分反思其在中国的应用方式和更改需要,惟有如此,才能使其产生积极的作用。
7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文化研究导论的更多书评

推荐文化研究导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