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冽之火

海居
2008-07-26 看过
白飞飞这个女孩子,要说有人会爱上她,简直不太可能。爱莫非人之本性,好似女子爱英雄,英雄恋红颜,美的东西总是唤起人内心最深的欲念和本能来,但白飞飞的美,却是含着毒,带着痛,参杂着入骨的恨意与恐怖的邪恶,无论如何是叫人爱不起来的。
  
  她的容颜美丽,风华绝代,颠倒众生;她的心肠狠毒,残忍病态,灭绝人伦,但她最后偏偏因为朱七七的滴水之恩放下一切;她口口声声说自己爱着沈浪,却从未为他做过牺牲,从头到尾只见朱七七这个傻丫头放下身段为沈浪痴,为沈浪伤,为沈浪颠倒黑白,为沈浪玉石俱焚,让观者又好笑,又好气,又疼惜,又责怪;而对沈浪,白飞飞有的却是一张比一张更虚伪的面具,更毒辣的心机,更伤人的利刃。她说爱他,却利用他,她说爱他,却毁灭他,她说爱他,却给他留下永难抹去的伤疤,让他纵然再聪明,也不能理解解,不能恨,不能释怀。她留给他一个看似完美的结局,却同时留给他感叹,酸楚,遗憾,以及那最后一丝惆怅。
  
  书中除了浓墨重彩毫不吝啬刻画的朱七七,就只有白飞飞和沈浪的对手戏最多。而这之中,却有一大半都是一人做戏,一人叹息。其实古龙对沈浪这个角色这么眷顾,将所有赞美之词不加吝惜加诸给他,让他的人格,武功,头脑以及魅力凌驾于书中任何一个角色之上,让他能想人之所能不想,做人之所能不做,却偏偏数次栽在白飞飞手中,乍看不免牵强。试问白飞飞演技固然高深,但在沈浪窥见幽灵宫主真面目之后,再怎让她巧舌如簧,惊慌失措,装疯卖傻,也未必能那么轻易掩盖过去,但却就真这样掩盖过去了。这一节里,这人中龙凤的沈公子,竟然黯然说出这样的台词,我能相信你么?
  
  仔细一想,如果说全书里有谁最希望白飞飞幸福健康地生活,那么这个人不是她亲生弟弟王怜花,不是她的生父柴玉川,更不是迁怒于她早逝的生母,也不是最后同情心大发的朱七七。这个人,只有沈浪。而这情感,却绝对不止朱七七所说的同情而已。因为同情,不会蒙蔽他敏锐的观察与判断,不能解释他不自禁地对她温柔与保护,甚至在应该怀疑的时候,自乱方寸地说出,我能相信你么这样的话来。因为无论他多么清醒,多么细致,他内心深处却不愿去揭开白飞飞的面具,不愿意窥见她真实的一面,不愿意接受她就是那个由毁灭中诞生,最后只能走向毁灭的可怕而可怜的女人。
  
  沈浪身子一震,失声道:“你……你要娶她为妻?”
  
  沈浪终于忍不住道:“你……你难道真的要嫁给他?”
  
  白飞飞一字字道:“王爷与我已决定,七日之后,便是我们的婚期。”
  
  沈浪耸然失色道:“你……你们真的……”
  
  沈浪失声道:“……你还是要和快活王结婚?”
  
  所以当他得知白飞飞要与快乐王成亲时,沉着冷静的他竟在几次不同时间和场合用难以置信的口吻质问。难道你真要嫁给他?一方面就算离经叛道如沈浪一样的浪子,也不能接受这样颠倒人伦的惨剧发生在自己眼前,另一方面,他是无论如何也难以接受,这场恐怖乱伦的缔造者就是白飞飞本人。心止入水临危不惧的沈浪,泰山压顶面不改色的沈浪,也乱了心绪。以他的见识,他一定看过人间最真切的恐怖,最狠毒的阴谋,最扭曲的罪恶,最病态的人性,但他却无法承受白飞飞的引火自焚鱼死网破般的复仇,他不能相信,不愿接受。这一刻的他甚至比楼兰七日被下迷药与白飞飞发生性关系的他更茫乱。
  
  沈浪长叹道:“她……实在是个不可捉摸的女人,她的心意,真是谁也猜不透的,她究意是善?是恶?只怕也永远没有人知道。”
  
  这就是沈浪留给白飞飞最后的结论,依然是迷惘。白飞飞对他来说,是了若指掌之外的存在,是再聪明,再洞察秋毫的他也无法揣测出的女人。她生世可怜却不自怜,她作茧自缚却不自怨,她一边说着爱,一边将刀扎进他心里,一边笑着,一边编制着恨之网,培育着恶之花,一边干净利落地放掉他,又一边天真幻想他们的孩子,她是真,是假?可恨,可怜?如果说她在大恨中诞生,扭曲中成长,邪恶中绽放,她内心如何又残存人类的情感,如何言爱?如果说她心中无爱,绝情绝义,人性泯灭,她又如何想要怀沈浪的孩子,又如何因七七滴水之恩而释然放手?全篇中,无论七七,沈浪还是熊猫儿,救她于危难之时不止一次,甚至在快乐王追杀众人之时,她佯伤出现时众人也慨然相救,难道是她万万没有料想到沙漠之中,被她屡次欺骗,屡次伤害,已经自身难保的七七,还能喂她一口活命的水。
  
  所以最后沈浪的信任没能救她,沈浪的怜爱没能救她,沈浪的宽容没能救她,最后救了她的反而是最傻最刁蛮也同样最无助的朱七七。让她放下仇恨,让她绝情绝恨,让她孑然远去,内心空澈的这口悲悯之水,沈浪最后如果看透,会作何感觉?
  
  就如同当时沈浪置身的那个房间上的壁画,无法得到宣泄的欲念,无法得到宽慰的残缺。白飞飞与王怜花,素昧平生却活生生如同一个人的两姐弟,只有在目睹别人痛苦,被折磨的时候才能捕获人生中短暂的快乐,一个步步为营阴谋复仇,一个冷血无情游戏人间。礼数道德对他们来说苍白无力,情深意重对他们来讲是笑话,他们的世界只有赤裸裸,冷冰冰的生死守则。要活下去,要复仇,要折磨,要快乐。而快乐来的那么难?爱火无法扑灭,亦无力滋长,纵使成为魔王,有着控制一切邪恶的强大力量,却也只有眼睁睁目睹别人情丝痴缠的不舍,你侬我侬的情谊。带着这样一颗被黑色火焰包裹的心,他们纵然遇到自己迷恋的人,却早已丧失爱一个人所需要的洁净灵魂。但他们是同样骄傲的,他们没有谋求救赎,也不肯回头是岸,而是用自己的方式,一步一步在所爱之人心里去刻下印记。而聪明如他们,又怎么不知自己最想要的却是自己永远也得不到的东西?所以王怜花毁了婚约,白飞飞留了别言。所以王怜花放开朱七七,不是因为七七,而白飞飞放下沈浪,也不是因为沈浪。
  
  这书里最后一个谜,留在沈浪心里最后一个谜,我想可能就是他与白飞飞之间这一段尘缘,到底有没有情?前篇对手逢场作戏,后半部分又是扭曲狰狞,而其中白飞飞始终以强者的姿态占得先机,无论她楚楚可怜的扮相,背信弃义的圈套,抑或书末那个香艳瑰丽的楼兰古室中,她给沈浪下的最后一个诡谲摄魄的心蛊,这其中,真情几分?欲望几分?更多我们能看见的,却是沈浪的叹息。仔细看完全书的人,没有人能质疑沈浪对朱七七深沉热切的爱,而当他每次面对白飞飞出自本能呵护与怜惜,一次又一次自欺欺人的信任,如火山喷发的愤怒与最后的困惑,惆怅,以及无奈,不能不说这中间的千千结,是沈白二人自己也难以理清的吧。就沈浪而言,一开始的怜惜与关心,质疑到信任,最后被欺骗,陷害,生命悬于一线,到最后给了她一个儿子,每每遇到这个女人,他总免不了乱几次,甚至说出犯下他一生最大错误的话。到最后拥着深爱的七七,仰望星空,想到对七七的无奈背叛,白飞飞的疯狂悲哀,不免郁结于心,苦涩难言。
  
  古龙费尽笔墨将沈浪塑造成一个完美的男子,他就必当专情专心,朱七七痴狂的奉献与爱是他无法忽视与抗拒,要用一生去珍惜呵护的,但同时古龙又偏要塑造白飞飞这样一个大恶大奸的女人,与他暧昧,与他系下无法切断的纽带;古龙长篇大幅苦心营造了沈浪的沉着的个性,深不可测的武功与智慧,以及隐忍牺牲的高贵品质,但又数次让白飞飞乱他脚步,可谓这可恨的造物主,这悲剧的缔造者古龙本身,也是极其自私的。为了成就这样一个奇男子,他狠心伤害了两个他口中可爱而不凡的女人。也就不论书中其他可爱男主角对沈浪的倾倒了。
  
  文中双姝,一朱一白,一个似火焰一个如冰霜。而白飞飞在我心里,却更是地域中幽幽燃烧,冰川上闪闪跳动的凛冽火焰。冰冷噬骨,而又熊熊燃烧,绝美可怖,汹涌着杀机,席卷着痛楚,灼烧着不幸与罪恶,澎湃着毁灭的力量。而她与沈浪之间的情感,也如这火焰一样,以冰的温度焚烧,以痛的姿态蔓延,书末终于烧光白飞飞最后一点生命,留给沈浪一片徒然的空白。
  
  至于以前在论坛上常见的七飞之争,只觉可笑又寡味。就白飞飞而言,她的光芒绝不单因沈浪是否宠爱而闪耀,也无须同朱七七做种种比较;好似一枝独异的奇葩,她的盛放首先属于自我,属于古龙先生对她的出彩刻画。她与沈浪的纠葛使之更加复杂,也更有滋味,可慢慢品析。本来,复杂的人性中,爱情就不是唯一的解释。何必要争一个是非曲直?懂白飞飞的人,就懂得她对沈浪的爱,不是常人理解的爱,而沈浪对她,也更微妙。这情愫和沈浪对朱七七的深厚情谊,不可相比。也许很多人以为,七七愚鲁,不懂沈浪,但很多时候,懂得太多又何尝是好事?七七只要就这样痴痴爱下去,沈浪的欲念也好,重担也好,她不必懂,不需要懂。这就是最好的结果了。而就算沈白二人某些时刻能心意相通,但毕竟相逢太晚,命运殊途,就算没有朱七七,两人得缘相爱,也不得善终。更何况对于白飞飞,沾满罪恶鲜血的双手,如何触碰幸福,重获新生?救赎这么沉重的话题,书里已经没有篇幅和空间来给他们机会了。
  
  读完全书,男的里面却最不爱美玉无瑕的沈浪,对熊猫儿,金无望等赞溢之词包裹的角色感觉也不深,至于见仁见智的王怜花,欣赏归欣赏也很难喜欢得起来,反而心疼那个被七七间接害死的徐若愚。江湖中多的倒是徐若愚这样的男子,资质平庸也不算什么英雄好汉,死之前还要被朱七七大骂懦弱,为了一个其实没有价值的秘密,想来死的真是悲哀。看得我心里着实难受。女的里面,朱七七确实个性鲜明敢爱敢恨,而且内心有大善,但我个人对她没什么更深的感觉,而且对于她的小自私造成小徐的死,我实在花了很长时间才原谅她,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主角真的很难讨人喜爱,自私不如黄蓉头头是道,任性又不及灵姗妹妹那么娇憨可爱,单纯天真又不像不通人情世故的小龙女那么晶莹剔透。当沈浪因金无望和白飞飞的遭遇斥责她,她气恼离家出走后,为了害沈浪居然栽赃他谋害了丐帮长老,真的太不知轻重,这样的因爱成恨也让人哭笑不得,但因为她的本质美好,并且最后点化了邪恶的白飞飞,姑且还是给她加点分好了。
  
  除了白飞飞的异彩之外,第二让我喜爱的还有最后枉死的染香。和徐若愚一样,她的存在只是为了主角们的故事铺垫发展,但是她的遭遇和死亡依然让我心痛不已。大概有时候小人物的生死,反而更能从某个角度敲到人心的痛处吧。武侠小说里,死亡是不可缺少的一个主料,小人物的死更是,但内心有时候却更为他们惋惜。例如王怜花替身的那个姑娘,才两句台词就挂掉了,但周围的人却不会对她有更大反应,包括经常同情心泛滥的朱七七,这个时候,倒是怀念金老笔下的段誉了。古龙先生的笔锋虽然奇,故事跌宕起伏精彩连篇,但到底人物的丰满还是欠几笔。比如朱七七这么一个真性情的女孩,怎么写她担心弟弟安危的篇幅会那么少,而且这个朱小八最后也没有了下文…而沈浪完美归完美,挑不出纰漏的个性也显得味道寡淡了点,嘴角懒懒的笑,真难相信会轻易虏获各个年龄层的美女…不过,若真在这个江湖中,就算大多数女子会爱上沈浪这样近乎于神的男子,我却不会爱他,反而会去爱徐若愚这样真实懦弱又要强勇敢的男人。神话看得多了,最后还是返璞归真,此乃后话,博君一笑尔尔。
  

 
151 有用
17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56条

查看更多回应(56)

武林外史(上下)的更多书评

推荐武林外史(上下)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