颠覆伤痕文学

rebix
2008-07-24 看过
在很多人眼里,文革是一段灰色痛苦的岁月,文明的践踏与人性的扭曲纠葛在一起。描写文革的文学作品无论是大师级(如巴金随想录),还是大批不知名的作者,无一不是用痛苦的氛围去诠释那段不可磨灭的岁月。这种文学被称为伤痕文学.邓小平说“哭哭啼啼,没有出息”,说得正是此类文学。然而在芸芸众书中却也可觅获些许让人欣喜的作品,它们完全颠覆了一般所看的近乎陈词滥调般的文革作品,王小波的《黄金时代》既是其中浓墨重彩而又不可忘怀的一笔。

很多人总对黄金时代有一种异见,觉得黄金时代是一种并无多少文学价值的作品,低俗不堪,荼毒百姓。原因在于小说中王小波用大量的笔墨,酣畅淋漓的描绘了主人公王二与众多女友的性爱场面,细节详尽,好似亲眼旁观,几可乱真。叫人阅毕激情四溢,欲罢不能。很多人已开始时抱着看黄书的心态去看这本书,到最后才发觉买错了。当然,就连王小波自己都声称这本小说与维多利亚时期的地下小说颇为相似,作者自身都为小说的定性感到困难,也无怪乎大众的非议了。但王小波也说在他的所有作品中最喜欢的当属《黄金时代》,称之为他的“宠儿”。那么,到底这是一部怎么样的小说呢,难道仅仅是一种用文革的幌子去讲情爱的小说而已吗?

要想理解王小波之所以要运用大量性描写,我觉得首先要理解文革时所处的环境。人不是一个理性的动物(尽管我们一直标榜),又其最原始的一面,暴力,自私,当然还有最原始的——性。性是人类区别于其他低等动物的很重要的方面,因为性不仅是繁衍,也是欢愉的表达。

在文革所处的环境下,人完全没有独立人格的存在前提,被一种高度的愚蠢思潮所冲刷,灌输一种愚昧的理念,结果当然是变得人不人鬼不鬼(这点可以从文革期间拍得样板戏中窥见,长得不一样,但表情全一个样)。整天提心吊胆,内心饱受政治的煎熬,在这种环境下,最原始的一种生存态度——性,被无情的抑制和打压着。当人脱开表面的文革去壳,成为正常的我时,一种对性的渴望便在那一刹那爆发了,成为填补空虚,平衡压抑甚至找回自尊的药剂。

在王二的生活中,性成了生活中唯一的精神慰藉品。当生活被政治占领,当工作变得可有可无,当经济背景贫瘠潦倒,当知识讯息变得封闭单一,当个人尊严变得卑微扭曲,我们还能干什么?!或许,做爱,才能拯救他们。

小说中的另一位主角陈清扬亦是如此。一开始她曾为自己被人称作破鞋而愤愤不平,随着与王二交往深入,这些在她眼里都无所谓了,他们在这扭曲的世道中相濡以沫,用发自内心的最原始的结合来抵御那段最凛冽的寒冷。这是一种巨大的反差,一种对文革最直接的控诉!直接且有力!

事实上,性——在王小波的《黄金时代》里,已经成为了一种权力的交易。在小说中,公社社长这类道貌岸然的伪君子,藉着叫王二与陈清扬写材料的机会,打着“ 上报要详细,才能宽大处理”的原则,津津有味的品读王二与陈清扬的做爱细节,性压抑在这段岁月中是普遍存在的,人们会想尽各种办法去释放,王二与陈清扬,正是一种直接而又勇敢的代表,这,正是他们的黄金时代。

小说最后,王二问陈清扬到底在交待材料里写了什么,竟让组织不再让他俩继续写下去了,陈说,在清平山上她爱上了王二,比穿破鞋和做爱更让人可耻。一种爱,被诠释成不可饶恕的罪,不正是文革的绝妙写照吗?

通观本书,我们发现,其实性爱描写不一定就是肮脏媚俗的,当它能好的诠释出作者要表达的意图时,就是好的描写手法,远者如《金瓶梅》,近者如李敖的《上山上山爱》,不能说它就不是艺术。艺术与性向来都是不能分开的,维纳斯、大卫莫不如此。接受了这点再回头去看这本《黄金时代》,就不难理解为何它是“中国当代文坛最美的收获了”……
1046 有用
54 没用
黄金时代 黄金时代 8.9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62条

查看全部62条回复·打开App

黄金时代的更多书评

推荐黄金时代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