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验不可能构建一个视野,它不过是一个视角而已

大而化之
2008-07-24 看过
   康德的整个纯粹理性思想都可以看作是对休谟问题的解答。他把休谟所问的,认识的客观真实性的问题,巧妙转换成认识的主观真实性,和客观实在性的问题。康德的“先验”意味着一个先验视野,在这个视野中,一切的一切都是主观,包括罗素质疑的,何以闪电总是被雷声要来得快。在这个基础上,有了休谟问题的解答,有了几何真理乃至物理真理推断出来以后,“客观”好像是天然地与主观趋于一致。这不是因为别的,只是因为我们看到的客观不过是主观的表象罢了。康德并没有追究先验认识如何可能、如何可以被证明为真的问题,因为真实性只有在先验视野中才有意义。
    但是跟笛卡尔一样,康德在处理主观与客观连结的问题上处理的并不好。我不禁要问,我们通过几何知道两点之间线段最短,难道我们走直线道路,不是在实际上感到比较轻松、相对不那么疲惫?难道我们通过直线走出沙漠,这也是主观构建的,而不是客观如此的?很显然,主观不会让一个跑了马拉松气喘如牛的运动员,可以拥有再跑一次马拉松的能力;也不会让一个没有走出沙漠的人,通过主观跨越了空间。这是主观中的客观性。从这个意义上说,康德无疑赋予了主观太多的权重。
    康德和休谟犯的一个共同错误是,把认识纯粹看作是客观见之于主观的过程。在这个单向过程中,认识的合理性是无从获得的。很不好意思的是,在这个问题上作出突破的是恩格斯。他把实践过程,即主观见之于客观的过程用于认识合理性的证明。我以为,休谟问题的真正解答,应该归功于马恩。
    在康德看来,一切先天综合认识都是研究概念之间的结构的。在先天综合确定的基础上,主观就是必然的。在这个意义上,我可以作进一步发展。先验的视角是可以通过语言传承的,提供语义分析我们可以看到它的决定作用,也可以证明它不是唯一的、必然的。典型例子有汉语的道、术与英语的being。在中国,传承着客观规律不可认识的先验视角,就算是天文也不能认识道、它只不过是术,等等。不过,先验视角并非不可能被认识打破,欧几里德几何的垄断就被宏观尺度的、经验的非欧几里德几何打破了,这也可以看做是对康德的颠覆。(请注意:由于这种颠覆,我把先验的视野转换成了先验的视角)先验不是必然的,而如果它不能让我们跨越时空,那么单纯依靠它就不可能构建康德所构建的主观大厦。
    此外,不得不说明的是,康德的归纳能力实在不可恭维。例如他认为数学是来源于时间的先验视角的,这当然是由于他固执于把数学和几何与时间空间一一对应,而忽略了数学是从自然数开始的这一客观事实。而且我可以质问,矛盾律这一康德引用多次的先验观念,不是就无家可归了吗?他还用综合与分析这一“认识的类型”来区分学科(显然是受亚里士多德的影响较大),殊不知这只不过是认识的工具,如果这样区分,没有任何一个学科是分析的(因为分析提供不了新知识),它们要么是综合的,要么是先天综合的。我以为,用认识的来源,即主要研究主观(先天综合)或是主要研究客观(综合)来区分更为妥当。
4 有用
9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5条

查看更多回应(15)

任何一种能够作为科学出现的未来形而上学导论的更多书评

推荐任何一种能够作为科学出现的未来形而上学导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