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苦与欢乐的断想

尘海苍芒
2008-07-21 看过
人们感觉他(天才)的痛苦很夸张……
-----------------------------
人们总是说,诗人、艺术家(或曰文人)总喜欢夸大自身的痛苦。
却不曾听说,有人认为别人夸大了自身的幸福和快乐。

我们无法体会看似风平浪静的诗人内心的狂躁与激越,于是,总认为他们喜欢夸张自己受到的一点点的些微的伤害和痛楚。何必夸大痛苦?我们如是说。
却可以理解另一些人对于日常琐屑平凡生活的安之若素,处之泰然乐在其中。何必夸大欢乐?我们从未如是说。

总有人赞许安贫乐道的人善于捕捉平凡中的幸福的独具慧眼,
却从未听说有人赞赏能发现潜在痛苦的双眼?

为什么我们对于略为夸张的痛苦斥之以鼻,认为是自讨苦吃,庸人自扰之。
却从不厌恶明显被夸大了数倍的快乐?

问题并不在于对事实的夸大与否,或对情绪的夸张与否。因为事实上每个人的眼中的世界都是一番迥然不同的的景象。而只在于人们本能地排斥痛苦,天然地向往欢乐。趋利避害是人的天然本性。当痛苦无法忍受时,人们会浑身不自在,怎么办?否认痛苦!因为这样才能继续活下去。当现实中欢乐太少,人生太苦时,怎么办?臆想一种幸福和欢乐,神往于臆造出来的幸福光环。这些都无可厚非。

抱怨鲁迅夸大社会、人性的黑暗,
却不指责陶渊明掩饰劳作的痛楚、饥寒的窘迫而生生硬造的悠然自乐?

确实,常人不必认清真相。好兵帅克说,“只要我们活着,就要自我欺骗。”没有人会强行打碎你们美丽的泡沫,摇醒欢乐的美梦。因为,这也是一种生活。
但你们这些所谓的“常人”无同样无权指责诗人们的痛楚乃子虚乌有。

总听说诗人总是清高孤傲,目空一切,孤芳自赏。鄙夷庸庸众生。
错了!诗人更多的时候是处于被鄙夷的角色。主观、偏激、情绪化、好无中生有。这就是诗人头上的被扣的帽子。

向往陶公的“悠然见南山”?你们去试试“晨兴理荒秽,戴月荷锄归”的乡间劳作吧。(至少我试过,感受是:苦不堪言!)
你们还可以说,虽然我做不到,但至少我神往,至少我认同。行了吧?
那么,不需要你的神往,请认同诗人独特的痛楚。请尊重诗人的独特感受。

诗人从来不去主动侵犯别人,逼迫所有人都认同他的看法观点。因为他从来就知道,大众的生活,也是一种生活,大众,也是人。
大家各走各路,井水不犯河水,相安无事。这是诗人的本意。诗人的话,都是说给与自己相契合的耳朵听的。但出于本能,人们对于异己、他者、异质有一种天然的恐惧。这种恐惧,是一种对未知、不确定、不可把握的恐惧。是对于自身有可能受到来自莫名的威胁的恐惧。人们的眼里从来容不得沙子。这个人,居然跟我们的想法不一样?他居然跟我们的步调不一致?不可理喻!无法容忍!
在古代社会,某些部落对于杀害自己亲人的仇人的报复手段是,将凶手纳入自己的家庭,使其成为其中一员。这样,陌生的他者变为熟悉的同胞。报仇以此终结和完成。

人们总是说,诗人总是戴着一副带有偏见的眼光看待我们这个世界(这个光明、美好、和谐、美妙的世界)。这本身就是人们的主观偏见!因为,他们从来不懂得尊重诗人。诗人尊重他们的生活方式。认同他们的活法。他们却丝毫不懂尊重诗人的想法。总认为,凡出自诗人口中,必是胡编乱造。必是主观偏激!
这才是诗人与大众冲突的真正根源!诗人从来不会主动出击。他只是终生不契地寻找着合适的耳朵,寻找着能听懂自己话语的同胞。这一过程却不断受到众人的嘲弄和攻击,伤害。因为众人的眼中,诗人只是怪胎,不是同类。因而从不懂尊重(人们只尊重自己的同类。纳粹不把犹太人当作同类。洋洋华夏中原,不把蛮夷当作同类)。诗人对于大众的鄙夷、驳斥,只是受到攻击后无奈地自为反击。
如果你不能认同我的观点,说明大家彼此不再一种状态。道不同。仅此而已。这没什么奇怪的。懂,与不懂,没有高下优劣之分。但,道不同,就请安静地默默地走开。暴露你的愚昧和无知,挑战诗人的忍耐极限,只会招致轻蔑地鄙夷和狂风暴雨般的反击。别忘了,无一例外,诗人都是些天生精力充沛,有着旺盛勃发的生命力的人。
7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人性的,太人性的的更多书评

推荐人性的,太人性的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