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几部小说的名字

Chris
2008-07-20 看过
先后看过了《砂器》、《点与线》和《零的焦点》,我对作者为什么要为三部小说起这样的名字产生了兴趣。
先从简单的讲起,《点与线》,故事的破案关键就在于火车的时刻表,而罪犯也是利用火车进站、出站的有利条件实施犯罪行为,所以起名“点与线”很切合主题。
接下来,是《砂器》,搜了下百度,发现对于这个题目有这样一个注解:砂器就是比喻凶手本人的命运,他的作品《宿命》这么唱:“我是孤独的孩子,在寂静的河边堆制砂器。有不期而至的大雨,在砂器初成之际。”
一个小孩在海边用砂子堆砂器(砂子堆成的碗状器具),无论他怎样努力,那砂器总是在制作成型后马上破碎、消散———砂器这一具有强烈象征意味的器具,连同小说主人公和贺英良的音乐作品《宿命》一起,预示了和贺令人憎恨、也令人同情的一生:他这种没有人性的小人的一时成功,注定要像脆弱而宿命的砂器一样瞬间被风吹散。这个结论,似乎也说的过去。
最后,是《零的焦点》,关于这个名字,我想了很久,好像只能把它归结于几个被害者都是死于氢酸钾中毒或坠崖生亡,而凶手最后,也选择在最初行凶的地点结束自己的生命。或许有些牵强,但我想不出更好的理由来解释为什么作者要用这样的名字作为小说的题目。
7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2条

查看更多回应(12)

点与线·零的焦点的更多书评

推荐点与线·零的焦点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