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色戒

星一丁丁
2008-07-20 看过
   也许你看过加缪的《置于苦难与阳光之间》。
  
  王佳芝在日本艺伎馆为易先生唱《天涯歌女》,然后跪在易先生旁边,唱:“郎呀,我们......”她看着他,唱的好慢,一顿一顿,然后轻轻地握住他的手。
  
  突然间,我的眼泪不止地流下来。
  
  是在那一刹那,两种寂寞和恐惧产生了共鸣。王佳芝受尽折磨,挣扎,没有一点温暖和帮助,无尽的恨之后百般无奈和孤独的黑暗的心,以及易作为一个汉奸长期进行着思想挣扎,猜忌和因长期处在被追杀的恐惧的黑暗的心里,那一瞬间,绽放出一朵绚丽的爱情。
  
  突然之间的属于王与易的联合,他们的心灵连在一起。
  
  这是在经历过王佳芝喜欢邝裕民而为邝用自己作为易先生的诱饵,是经历过易先生对王佳芝的美丽的贪婪,是经历过王对易的挑逗之后神秘的浅笑,是经历过易对王绑住手之后的放肆,虐待近乎发狂,是经历过王佳芝奴隶般地忍受易先生蛇一般地越钻越深直到心里能够忍受的尽头的背后,是经历过王一次又一次被伤害后的痛恨,渴望被救助,渴望解脱,到难过,最后是无奈和寂寞,是经历过王每一次的小心翼翼,是经历过王对邝的邂逅,渴望与求助,是经历过易的猜忌,恐惧,和对自己存在的证明,是经历过邝杀人时第一刀的犹豫,和随后的坚决痛快。
  
  经历过人性的忍受,抵触,怀疑和贪婪,经历过那个年代的黑暗,恐惧,残酷,所有能想象的对于人性的折磨和苦难。
  
  在苦难之中,刹那的阳光。
  
  加缪终其一生,在解释。
  
  人,其实活得多么累,多么难。
  
  而确实因为人所承受的苦难和困难,人才活着,才渴望爱。
  
  在没有一切帮助,没有丝毫温暖,没有真实,而还要忍受痛苦,忍受折磨,人心里产生的巨大的落寞,对自己的质问怀疑,此时我们才真实地感到我们活着。
  
  而易先生最初通过对王佳芝的虐待来寻求自我的存在,其实只是他最初在承受逃亡追杀的恐惧,愤怒,虚伪之后人性在能承受范围内的变态,他对一切失去信任,内心只是感觉到虚伪和空虚,于是他通过折磨别人感受到别人内心的苦楚来获得自己的证明。
  
  如果只是这样,那如我等小辈在《人性变态论》里就能够了解了。而李安之所以成为李安,是他对于在人忍受之外的诠释。
  
  加缪在《置于苦难与阳光之间》有一段描述,关于人在如此苦难的世界里活着并且充满着爱与幸福,梦想与希望。“因为在遗忘的深处,从我面前再现的那些时光中,还留有对纯粹激情的一种完美的回忆,对于悬浮于永恒之中的时刻的回忆。这是我身上唯一真实的东西,但我知道它总是太迟了。我喜欢看一个弯曲的动作,喜欢景色中一棵位置恰当的树。为了重建这全部的爱,我们只需这样一个细节就足够了:长久关闭的房间的味道,脚步的特殊声响。我就是如此,如果我喜欢表现我自己,最终我是我自己,那时因为只存在着使我们回归自身的爱。”
  
  若没有生之绝望,怎么会有生之爱。
  
  是苦难,痛苦,失望,让人产生突然间的共鸣,在无限的忍受之外,才产生美丽,产生对生的留恋,仅仅为了一瞬间的永恒。
  
  色戒的最后,王佳芝看着6克拉的钻戒,说:“走吧.....走吧!"只是在那一瞬间,她突然发现,她的孤独与恐惧,忍受和无奈,已经和易先生联结在一起,原来她所有经历的,让她的灵魂和易先生连成一体,生成灿烂的阳光。在痛苦,无奈,寂寞,愤怒,虚伪的无尽黑暗中,人的忍受之后,变成了阳光的美丽,而阳光,不是快乐,不是幸福,也不是永恒,只是,那一瞬间的永恒。
  
  王佳芝最后要凌迟时是笑着的,因为她拥有了让自己回归自身的爱的一种温柔的永恒的光芒。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极端的丑陋痛苦可以和极端的美丽直接联系在一起。
  
  加缪在《置于苦难与阳光之间》中描写的是老人的生病死亡的寂寞,只是为了突出那一瞬的阳光。
  
  卡夫卡在《乡村医生》里的描述:在溃烂的伤口上,我看见一朵玫瑰花在绽放。
  
   川康端成写一位母亲面对死去的女儿,自语:“女儿生平第一次化装,漂亮得像死去的新娘。”
  
  真正的伟大,包容美与丑,生与死的界限。
  
  原来所有的大师思想中有那样的相似,穿越了环境,时间,空间,经历的差异,只是因为,孤独依旧。
  
34 有用
3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添加回应

置身于苦难与阳光之间的更多书评

推荐置身于苦难与阳光之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