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年少轻狂,所谓幸福时光

小宝
2008-07-15 看过
    从3月13到7月15,四个月零两天,原来喜欢一本书,一部电视剧,一群人,这么长一段时间。其实长得都不帅,其实故事不是最好的,其实文字不是最优秀的,可是,总是因为某个瞬间,所以偏执的迷恋然后延长成细水长流的欢喜。总是有热情都退却的时候,总是有远远笑着期待的时候,只是,原来,年岁渐长的日子里,还有那样想要热切疯狂的念头,用这样的方式记下四个月里的自己,迷恋或者喜欢,遇上一群人,遇上一个温暖的梦想。

一、初始
    他们说《我的团长我的团》要杀青了,也许是七月中旬,也许因为天气的原因继续后移。你看,我喜欢的这一群人已经在另一部戏中,快要到尾声了,可我呢,还在前一个故事里流连,这个就叫做迷恋吧。
    
    笑啊笑,迷恋时飞蛾扑火,喜欢是细水长流,《蝙蝠公子》里倒是这细节被小学的自己记到现在,果然,连记忆都是很RP的人呢。

二、故事里的年少轻狂,幸福时光
    他们说那是一种士兵现象,他们说那是一种叫做兵毒的毒药,他们说啊说,争论了再争论的时候,我还不认识那群人呢,那群后来会那么喜欢的人。我在干什么呢?那个2007年。总结这种事,确切来说,真不是我这个懒人做得来的啊。总之,在《士兵突击》最辉煌最热闹的那个时段,我,错过了。
    
    还好,还好,终于还是拽住了小小的尾巴。
    
    许三多一脸委屈样把自己挤成一朵木菊花;高老虎横看竖看跳起来蹦跶几下,对着大清早的太阳学狼嚎;史班长弯弯眉眼弯弯嘴角COS白兔样儿还不忘踹上纯爷们儿的班副一两脚,反正看上去凶巴巴的伍班副,最多也就只敢对着空气打打军体拳,转个脸儿冲木木作严肃教育状;而成花花呀,望月的猴子要慢慢,才知道先着了地气、稳了心,然后再有天马的形儿。
    
    逃不了老末命的白铁军,包子脸的马小帅,帮还是不帮木木这奏是个难题的甘小宁,拿着摄像机其实完全对推拉摇移没啥概念的洪兴国,嗯,嗯,还有圆滚滚一口武汉话总被我COS成四川腔的龙猫团长,还有说着上海普通话典型上海好男人的何洪涛,还有饭前拉歌其实总是在跑调的战士们,还有还有,那远到离团部几小时路程外的草原五班,大白牙许木木同学还是头土骡子的时候,在那里硬生生把日常行为规范整成了一个小小的奇迹,老马班长啊,老魏啊,薛林啊,李梦啊,几个东倒西歪的兵,到了末了,总还是绿色军营里铁铮铮的汉子。
    
    钢七连呀,三五三团呀,那些年少轻狂,那些幸福时光,那个世界里,纯纯粹粹,干净明朗,即使仿如透明的障碍,即使被穿越的不待见,即使细碎的、微凉的、被盖过军帽的手掌轻轻拍过的委屈、惊惧,怯懦、自卑和讨好,最后,到时间从边角慢慢卷起,总是会沉淀、挤压、碾碎了再搓揉,洗成泛黄的旧照片,附着着这岁月微甜的味道。
    A大的日子是成长的击打,要被重重锤炼过一次又一次,才明了常相守的份量。只是被杀伐色漫溢过的基地里,岁月静好、现实安稳呵,还是有零星半点餍足的时光。

    上天揽月,下海擒龙的狼崽子们,嗷嗷叫着上窜下跳挥霍着永远充沛的精气神。掌门的铁大,是对外的老狐狸,对内的镇妖塔;妖孽的袁中队,早早修成了小狐狸的不坏金身,贴着烂人的标签,笑得天怨人愤;菜刀其实是齐妈,半夜三更削惯人的脸皮在梦里抽成大大个“恶”字,爬起来要对着镜子叹上三叹,第二天还是苦命的屠夫扯着嗓子上场;玩转了数理化,招招摇摇随手攀了学士、硕士一溜黑帽沿儿的小少校,咬牙切齿不带脏字儿的把个鬼教官咒了十七八遍,末了回想起还是心跳一百八的煎熬、挣扎和坚守;还有摸爬滚打里其实比谁都更有范儿的真正特种兵们;还有问题叠着问题,那一个个不得不踩在脚下揣在心里,只有自己才能迈过去的坎儿。
    
    三中队啊,老A啊,藏着掖着的兵者诡道,虚虚实实的生活点滴,长相守,这三个字,总是要考验了再考验,才明白一生一世是个多久远的诺言。

三、所谓童话,所谓温暖
     书上写的那是一个步兵一步步走出来的坚强,DVD上标的这是一部青春着励志着的现代剧。那我呢,我看见的是什么?那些不抛弃、不放弃的信仰,那些与子同袍的坚守,那些硝烟漫过、血汗洒过的迷惘,那些卑微的、挣扎的、追逐的、仰望的骄傲,那些被成长的灰烬遮掩的最初,那些所有的苦和乐、泪和笑,在249的笔下,成了另一个世界真实而又温暖的童话。
   
      和某兄长的聊天里,执着于那些跳跃着阳光色泽的细节的自己,是被敲打了肩膀说幼稚的,军营里的小社会,因为它的封闭和特殊,有着无可知也无法想象的背阴面,被提炼过的文字,被赋予了真诚和美好祝愿的故事,再真实也是架在了基础之上润泽过的精彩。
      可是又有谁不希望看到这样一个童话,在身边的影子里有哪怕一丁点相似的存在,也是擦肩而过时微微扬起嘴角的喜悦。

四、字里的形,书中的影,剧中的魂
      看电视的时候是跳了集乱了顺序的,看书的时候是一个字一个字指过去的,先看了纯澈透明的色彩,再读的最初的士兵、再版的士兵突击,唯一的头痛就是偶尔的错别字,啊啊,有时候,恨不得拿起橡皮擦纠错字的洁癖真是个要不得的习惯。

       胡乱插花的顺手写来,这才是日记的好传统吧,对手指。其实,只是想说,幸好有这样一群人,把书里的无声怒放鲜活成春日里张扬的喧嚣。

       26岁的高城在最初的框架里还是空泛着将门虎子的威横,剧里的高老虎已经有了让人舍命的风骨和骄傲;30岁的袁朗在最早的字里行间是模糊了面目的官长,剧里的袁狐狸有了眼角眉梢细碎的沧桑;班长和班副的寝食同步、有难同当,被温润的眉眼、硬朗的身姿扣划成知己的模样;而仿佛从每个人身上抽取一部份拼凑起来的许三多,原来也有一个人恰恰好从那个世界探出头来张望,一转头便是亮铮铮的白牙,不费牙膏的打着广告,抓住身边梨涡浅笑、同车同村的小同乡,看脚下一个个被跨越的过往。

      都说没有哪部戏像这样,红了一干大小角色,捧了一众无名演员,便是出场不过几分钟的毒贩哥哥,也有人会真心的说出个子丑寅卯。这是场群戏呢,主角像一条线,用他的眼他的心去描摹岁月里经过的事,遇到的人,在每一次的狭路相逢审视自己的成长,然后抖落所有曾捧在手心中珍藏的珠玉,一边要惊诧着一边却又洞悉般看美丽的花儿盛放,每一朵都刻上谁或谁的名字,沾染着四季阳光里不同的颜色。

      木木同学的爹和二哥,一开始总以为是万能导演挖来的群众演员呢,那样的来年给个人穿着剧中人的衣服,操着剧中人的口音走过身边时,会觉得他们其实就是从读书铺那个小村盘上走来的乡亲吧,就要好奇地想,一个人要怎样掩去身上的旧有,变做另一个自己,演员啊,是比想象中更加不可思议的存在呢!

       比如说话一急就爱磕巴的老七,比如永远凑在眼前1cm处用气声说话的队长,比如腼腆的低下头去泛起梨涡浅笑的花花,比如昂着头鼓成肉包子的骨头,比如偶尔小FH一把的班长,比如偶尔安静沉稳的班副,比如偶尔抬手帮队友拭去泪水的菜刀,比如对合金弹头之类如数家珍的锄头,再比如笑起来可以当反光板,有些些木讷,有些些憨稚,执着坚守、纯粹真诚的三呆子。每一个人都是某一处现实中,捧了台本细细揣摩的业者,每一个人又仿佛是兰小龙世界里跳脱出来的真实,糅杂了独一无二的小细节小习惯,字里行间看过,那些话,那些微微掠过的举手投足,原来恰恰是你们。

五、原来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
       开始在大吧流连的日子,已经是三月了,是那些早早进驻的兵迷们正期待着相逢两周年的日子,是刚刚喜欢上的那些人正要在远方的腾冲开始另一段故事的日子。

       最初张译在吧里逮着哪个打压哪个的热闹,最初249在水楼里一人“舌战群儒”的得瑟,最初剧组成员们还有时间冲上线来打枪放炮的年少轻狂,对我来说,已经是很久远很久远的遥望了。

       曾经华丽丽盛放的精到论证,曾经妙语莲花的精采点评,曾经直击心扉的精辟见解,曾经洋洋洒洒万言,从每一个细节里,每一个段落中,将埋藏着的困惑和美好,打碎成麦金色的光芒,编织成专属味道的幸福时光,对我来说,已经是渐渐遥远渐渐离开的惆怅了。

       张译最初建“士兵突击”吧的时候,曾说过的话在慢慢实现,比如士兵的大热,比如众人的喜爱,比如,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总有人在迷恋和追逐时,盘旋往复在这里,也总有人会为了更加热爱更加重要的追寻而离开,只是所有来过这里,爱上这部戏,喜欢上这群人的观众,都曾经或者未来一直,会记得,被一种谦卑的美好,简单的坚守,在某个瞬间轻轻击中,原来人心最柔软的地方一直都只是悄悄地被隐藏。

       过往的老贴开始被一次次翻出来,新来的人们无限神往的想象当初的群情激昂和天马行空;曾经油菜花的作者们已经潜水很久,无限向往的后继者们总是忍不住要回味,谁或者谁,温暖或者犀利的文字;曾经欢蹦跶实的新疆某兵团就快要成为传奇,还驻守的老人们总要感慨怀念风沙扬尘里爽洌的张扬。

       轰轰列列的告别,微微怅惘的离职,一茬茬走开的人,一拨拨涌来的客。有人在吧里发帖说,曾经的辉煌把所有的热情都烧成了凤凰之火,被分析地过于透彻,被解说地过于详细,再继的人有了那么多不再思考的理由,群情踊跃,精品迭出的日子总是要慢慢退却的。没有什么东西是永久,有时候看着吧里的迷们,执拗地咬定一辈子爱、一辈子享受,总会觉得有这样单纯又执着的人真好,时间那么长,谁又能刻意地去许下诺言,只是爱的时候,好好爱,就是足够。

六、这样的一群人,干净而且温暖
       猫儿般的张译,哥哥般的张国强,小资文艺派的段奕宏,温和沉静的邢佳栋,朗正爽直的高峰,率直真诚的李晨,简单纯粹的王宝强,伪文青的陈思成,还有,李梁、李博、范雷、左腾云、曹克难、罗京民……居然可以把一部剧里,那么多的演员名字不假思索的写出,真是很想佩服一下自己。

       演员的世界,肮脏的、龌龊的事情,比起幕前的光鲜亮丽,要让人惊诧莫名的多,一部戏里的美好和纯粹,有时候和戏外的漠然和纠葛,仿佛是两个平行的世界。可是这群人却让人很多人看到了温暖和美好。
      第一次会好奇演员们脱下戏服的生活,看他们在博客里,嬉笑怒骂的文字,听他们在访谈里,远远逝去的流年。曾经很赖皮的对好朋友撒娇,啊啊,我要去追星来的。原来青春叛逆的尾巴,还是被我重重踩了一脚,只是,少年人的轻狂啊,到底只能说说而已了,微笑的看着这群人在喜欢的事业里认真、努力,喝着茶眯一眯眼,谁又不是怀揣着梦想,奔忙在自己的路上。

       其实并不喜欢那些蜂拥而至的媒体,虽说算是同行,可是总觉得举着长长话筒,一遍遍将相似的问题抛出,一次次要求把岁月的等待和挣扎细细道来的人们,过于残忍。
    
      说再多次,微笑再坦然,那些曾经为了梦想和希望苦苦捱过的时光,那些曾经轻狂年少莽撞青春的流年,也是心头隐秘的伤痕,仿如珠贝一次次润泽而出的珍珠,最初总是疼痛和酸楚,带着对未来的些些惶恐和挣扎。那些光环照耀下微微克制了的坦然,终究会带着一丝无法言语的苦,所谓释然,所谓沉淀,走过来的路,付出过的代价,被提及一次又一次,也许还是有着背过身去的无奈。

      被窥私欲包围的媒介,总是要寻找光环下的阴影,煽情的往事总会让狂热的粉丝更加疯狂的去爱去支持,每个人都曾经在成长的路上遇过痛,受过伤,穷追不舍的刨根问底,冠以了“明星无隐私”的堂而皇之,有时候只是搏眼球的伤人,这就是默默无闻到鲜花掌声所要牺牲的部分。被诋毁的流言,被谣传的绯闻,突然的红,突然的火,也有突然而至的纠葛,只是幸好,他们,还有着最初的纯粹和美好。
    
      会喜欢他们多久,关注他们多久,是个无法明确的模糊概念,至少在期待团团的日子里,一直爱,一直好,偶尔看见零星半点的消息,会为微笑着略略停顿驻足,便是足够。所谓岁月静好,所谓现世安稳,谁或者谁,都是在漫漫长路上一站站走,遇见的人,遇见的事,总会有地方妥贴安放,细细收检。至少,我记得,有这样一群人,执着而美好,纯粹而温暖,仰望过,憧憬过,就好。

11 有用
0 没用
士兵突击 士兵突击 9.0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1条

查看全部11条回复·打开App

士兵突击的更多书评

推荐士兵突击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