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暴力与乱伦式的性犯罪

清流~Nocturn
2008-07-11 看过
一口气看完了《Healing Pluto Problem》,这是一本心理学和占星学相结合的专论,对于Plutonian来说,这真的是一本很好的书,也许每一个Plutonian都应该看一看。书中对于Pluto经常出现的心理和生活问题作了详细的描述,同时提供了以心理治疗和顺势疗法为基础的现实可行的治疗方法。

不过这次,我不想特别深入去介绍这本书,而是结合国内的情况介绍书中的一个章节:Chapter 5: Incest and Domestic Violence. 由于国内的社会科学和社会发展水平仍然较为落后,以及某些传统道德的钳制,说实话从我看到的,关于家庭暴力,尤其是家庭中出现的性侵犯情况(包括乱伦)的治疗和社会帮助机制真是糟糕透顶。我把我所读到的记录下来,希望对于那些家庭性侵犯的受害者和相关问题的研究者治疗者能够有所帮助。也因此,这是一篇面向大众的文章,我会略去所有和占星学有关的部分。另外,由于我并非专科研究此项内容,可能很多专业术语我也不是很懂,我只是尽量表达文中的意思,希望专业的人员还能谅解。
PS: 作者比较多地讨论了家庭中乱伦的情况,尤其是未成年子女被父母或成年长辈性侵犯的情况,所以我也会比较focus在这个部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曾经与熟人讨论过关于家庭性侵犯的问题,在平常人看来这是一个很遥远的话题,由于我们社会的传统道德观念,家庭中的性侵犯,尤其是当它涉及到明显的乱伦的时候,一般都不会被外人所知晓(所谓家丑不可外扬),但其实它的发生率可能远比我们想象的要高。有人说强奸的报案率只有30-50%,我想这个数字可能要更小一些,而家庭性侵犯的报案率恐怕就连5%都没有了。大部分受害者为了他们的家庭或者只是为了自己不遭到社会排斥,被迫一生背负着这个黑暗的秘密。我曾经听到过一个在中国发生的真实案例,一个女孩被她的哥哥强奸了,于是在上山下乡的时候,原本出身大城市的她像逃命一样在农村第一时间随便找了一个老农嫁了,并在田间地头终其一生。一旦遭受到家庭性侵犯的打击,大部分受害者很难得到任何帮助,并且这个打击有时候会毁了他们的一生。

社会的角度:受害者孤立无援

如果要得到帮助,首先必须要让其他人知道自己的困境,但是家庭性侵犯的受害者却很难把这些话说出口。我们的社会经常倾向于认为受害者也有责任,有时候甚至将主要责任推到受害者身上(确实在少量案例中,受害者也参与其中,但大部分时候,受害者只是纯粹的受害者),而这种倾向直接导致了受害者的缄默不语。

在这一类倾向中,在西方社会中最致命的就是弗洛伊德的俄狄浦斯情结理论(经常被人简单地翻译成小女孩都想和她们的父亲上床)。我毫不怀疑弗洛伊德是一位伟大的心理学家,但现代社会对他理论的简化应用及理论本身的缺陷,使他在伤害受害者的社会环节中成为罪魁祸首之一。而更为要命的是,使弗洛伊德坚信小女孩想和她们的父亲上床的工作助手Vienna后来自己就被证实是一个罪犯,曾经对儿童实施过性侵犯。所以,这个情结理论很可能只是来自他的错误观念或者完全是罪犯用来掩饰自己罪行的借口。

而在中国,毫无疑问,三纲五常。我甚至懒得列举过去那些莫名其妙的宗族法律,一个通奸的女人会被浸猪笼,但是通奸的男人好像还比较逍遥(我就很纳闷,如果是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女人,男人不来找她,她要怎么飞出去通奸……)。通奸尚且如此,长辈对未成年子女的性侵犯就更不用说了。而且中国人的冷漠自私和某些传统道德观念直到今天也是相当明显的,大部分人会疏远甚至鄙视性侵犯受害者,这样的行为中有许多社会心理因素在里面,但最终它所导致的结果就是:也许受害者不说出来状况还会好一些。

除了惯常的来自社会的压力,来自家庭的压力可能是更直接的。且不说“家丑不可外扬”这样的观点,未成年的孩子很可能会隐隐意识到,如果他们说出来,他们的唯一能够依靠的家庭就会崩溃——而且事实也常常如此。在一个案例中,母亲携年幼的单亲女儿与一男性结婚,而继父却强奸了女儿,最终这个秘密被公之于众,继父被判坐牢,母亲的精神受到了严重的打击,最终母女两人几乎无法维持生活。在这样两难的局面下,即使是成人尚不知如何应付,何况是孩子。

而这时,原本应该去平衡这种局面的社会帮助却常常缺席,我们的社会关怀机制其实基本上不运转。在这里,我要提到一个在电视上看到家庭暴力案例:一个8岁的女孩由于“学习不够用功”经常被母亲打得遍体鳞伤,邻居怕孩子被打死最终报了案,而公安局经过对母亲的一次“说服教育”之后竟然把女孩送回了母亲身边,原因是没有别的地方能送!事实上那个母亲本身是打工妹,她到了大城市发现谋生困难,打孩子其实是母亲自恨的外在发泄,这时候她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的行为。母亲的心理问题没有解决,说服教育多少次也没有用,而就这样把孩子送回去纯粹是羊入虎口,看得人心惊肉跳。

而家庭性侵犯的受害者所能得到的社会关怀恐怕比这还要糟糕了。受害者经常被教育要“隐忍”、“顾全大局”、甚至“听天由命”,社会或他人这样不负责任的帮助基本上可以说是把受害者往火坑里推(比不帮还糟的帮助)。大部分人都很容易下轻率的判断,然后滥用同情和仇恨。

侵害者的角度:仍然是社会问题

暴力侵犯的一个基本来源是“被扭曲的力量”。在我们的社会中,男性和女性都有其既定的社会角色模式。男性应该是有力量的,强大的,主导的,女性则是柔弱的,需要保护的,顺从的。这种思想根深蒂固,即使是一个极端女权主义者,其大脑中也必然有这样的框架存在。在家庭性侵犯的案例中,几乎清一色的都是男性侵犯女性的案例,这固然有生理结构的原因,但更深层的原因是:暴力犯罪是一种普遍的社会性问题而非单纯的个人心理问题。

事实上侵害者在幼年时期即接受了社会上男性应该是有力量的这种概念,有时候这种概念在形成时就已经被扭曲了。而当男性成年后,他就必然会谋求这种力量感,有时候是通过事业、金钱的形式,也有时候是通过性的形式。尤其是当男性在社会生活中感到挫败的时候,他们就更可能诉诸于两性之间的方法来得到力量感。如果这种强迫男性崇尚纯粹力量的社会观念不改变,很难说犯罪情况会有什么本质改变。

对于力量的变态追求的常见情况是强奸和家庭暴力(如殴打妻子)。也有一些人小时候就受到了暴力的虐待,他们成年之后就更有可能诉诸暴力解决问题(犯罪是有其遗传模式的,虽然并非纯粹基于家庭)。因而小时候受到过与性有关的侵犯的人,如果没有接受良好的心理治疗,成年后就更可能采用这种方式来侵害他人。

在一些极端的情况下,侵害者本身可能由于早年经历而仇视女性,或者对女性有错误的观点(比如以为小女孩都想和她们的父亲上床),这些扭曲的观点为他们的行为提供了正当的理由。另外,酗酒的人也更容易成为侵害者。酗酒本身就和挫败感有很深的联系,而且过度摄入酒精会导致人脑中的控制中枢麻痹甚至终生受损,酗酒者会对自己的行为失去控制力,有时候他们甚至不记得自己干过什么!(酒能乱性。)

受害者的角度:习得性无助与孤独感

在所有的性侵犯中,对于未成年人尤其是儿童的性侵犯可能是最为残忍的,这不仅仅由于许多未成年人的身体尚未发育完全,也由于他们对男女之事还不了解,而性侵犯毫无疑问会给他们的心灵烙下阴影。而家庭中对于未成年人的性侵犯无疑更是一个毁灭性的事件。

大部分受害者在第一次受到性侵犯的时候往往是无力抵抗的(否则没有人会让这种事情发生),他们可能会激烈地抗争,或者也有可能是在半昏迷的情况下遭到侵犯。而随着性侵犯的次数不断增多,抵抗又丝毫没有起到效果,受害者可能会逐渐放弃抵抗,期望至少事情能够快点过去。有时候这种不抵抗的态度会使他们受到外人的谴责,但事实上他们只是产生了习得性无助,他们的大脑根据过去的经验作出模式化的判断,当做一件事情没有用,没有人还会一直做下去。

但很糟的是,有时候性侵犯会由未成年持续至成年之后很多年,受害者在成年以后完全有能力抵抗,而这种习得性无助却导致他们对于自己的状况漠然视之。并且长期受到攻击而不去抵抗,一切听之任之的习惯也会逐渐成为他们个性的一部分,这导致一些早年曾经受到过性侵犯的受害者虽然摆脱了过去的侵害关系,却由于自己的软弱却很容易继续成为其他侵害者的目标,并且很快的,他们真的再次掉入到一段类似的关系之中了。

另外,在一些案例中,尤其亲属,对未成年人的性侵犯常常是循序渐进的。可能最开始侵害者只是和受害者一起玩,有一些正常的身体接触,然后逐渐发展到爱抚,直至最后的性交。这个过程中不一定有暴力的存在,被侵犯的未成年人就像被煮死的青蛙,甚至不知道自己已经身陷火坑。同时也尤其在未成年人案例中,成年的侵害者可能会利用自己的成人权威威胁受害者,同时他们可能又会表现得好像亲属之间的爱,甚至有时会给受害人以奖励。而受害者在这样的情况面前,就完全混乱了,甚至不知道自己应该作出什么反应。

但毫无疑问的,对未成年人的性侵犯会使他们远离他们的同龄人,尤其是在性意识开始觉醒的时候,他们逐渐意识到过去发生的事情可能有问题。当同龄人在对异性偷偷指指点点的时候,他们可能会仇视异性,或者只是想远远躲开。这令他们离同龄人越来越远,有时候也导致他们更加无助。

治疗者的角度:一些有关治疗的建议

在对于家庭暴力和性侵犯的治疗中,小组治疗可能是相当有效的一种方法。有时候一对一的治疗会让受害者感到恐惧和孤独,或者仅仅是没有办法说出事实。但是当受到同样伤害的人坐在一起的时候,他们会变得比较开放(当然,这仍然需要一个过程),同时团体所提供的支持也会给他们带来鼓舞,尤其是让他们感到自己并不孤独这点非常重要。

一些专注于身体的治疗也是必要的。在性侵犯之后,受害者常常会对自己的身体产生恨意,觉得自己污秽不堪。这也是其中一些人最终选择自杀的原因之一——他们只是没法容忍和这个身体共处下去。带领曾经受到伤害的人重新去爱他们自己的身体是非常重要的一步,当他们爱这个身体,他们才能去爱这个身体上的一切。

由于性侵害的受害者主要还是女性,一般来说治疗人员也必须是女性。这并非是对男性治疗师的歧视,纯粹是因为她们的问题就在于受到男性的性侵害,很可能她们根本就没办法再去相信一个男性。同时,向男性暴露自己受到性侵害这点本身就是令人尴尬的,一对一的治疗就更加困难了。所以可能女性治疗人员在很多时候是唯一的选择。

由于该书的作者一直对顺势疗法很感兴趣,因此书中也提供了以顺势疗法为基础的花精(Flower Essence)疗法。由于花精相当昂贵且并不容易购得,顺势疗法本身的科学性也仍然有待研究,在这里我并不想再多做介绍。有兴趣的人买书来查就好了。

写给想深入了解的人

也许你是受害者,也许你只是希望对这个题目有更深入地了解,我会在这里写下一些建议,也许会对你有帮助。

我将在文末列出该章节的所有的推荐书目,虽然《Healing Pluto Problem》本身出版年份就较早(1986),所以其中列举到的一些书现在已经绝版了。但是对于对相关题目感兴趣的人,这个书目列表可能仍然具有某些指导意义。尤其是对于那些无法告诉其他人,但又希望能够从过去痛苦经历中走出来的人,希望这个列表对你有帮助(只是很可惜,这些书全部都是英文的,我本人也没有见到什么适合的中文书,如果有人知道什么好书请告诉我,我会加进去)。

另外,这里有一些非专业的建议。(如果我这里有什么写得不对,或者有人有专业建议愿意分享也请告诉我。)

建议受到伤害的你求助于一些专业社会帮助机构(千万不要自己去找妇联、街道办或者村委之类的,这些机构已经成为以帮助的形式致命地伤害受害者的典范)。如果你的生命安全受到威胁,不要犹豫,去找公安局,这并不能帮助你完全从困境中走出来,但至少你可以暂时保住性命或者至少让你不至于伤残。进一步,你可以求助于一些专业的心理治疗机构,心理科或者精神科都可以,(最好不要是热线电话,这方面现在很乱,实在没有其他办法再打,但不要完全人家说什么就信什么),专业的人员会给你一些更为详细的建议。如果这些对于你来说还有困难,第一步,去发现和你处境一样的人,团结的力量是很大的。我在上面也说过,小组治疗是很重要的,自由集结起来的人虽然不适合做小组治疗,但有其他和自己一样的人存在会让你觉得不那么孤独。你们可以互相鼓励,互相保护,一起面对共同的问题,寻找解决方法。但是有一点不要怀疑,一定要去面对问题,不要幻想一味的忍耐能够最终解决问题,或者突然有一天你的丈夫或者长辈会瞬间从野兽变成王子。虽然面对问题去解决本身也是痛苦的,但如果不能鼓起勇气自救,你可能永远没办法摆脱痛苦。

推荐书目列表:
·关于乱伦和性侵犯
<Kiss Daddy Goodnight>, Armstrong, Louise. Hawthorne, N.Y.,1978. 关于许多乱伦式性侵犯案例的收集,收集者本身也是一个受害者。
<Father's Days: A True Story of Incest>, Brady, Katharine. Seaview Books, N.Y.,1979. 一个乱伦式性侵犯女性受害者的故事,包括她成年之后决定面对这段过去之后的事。
<Conspiracy of Silence: The Trauma of Incest>, Butler, Sandra. Volcano Press, San Francisco,1978. 一本关于乱伦式性侵犯的受害者、受害者的母亲及侵害者的访谈录。
<If I Should Die Before I Wake>, Morris, Michelle. Dell, N.Y.,1982. 一本关于青少年乱伦式性侵犯受害者的小说,细节极度真实。
<The Best Kept Secret: Sexual Abuse of Children>, Rush, Florence. McGraw Hill, N.Y.,1980. 从多种心理学、社会学角度分析儿童性侵犯的情况,并包含一些儿童性滥用的历史事实。

·关于强暴
<Against Our Will: Men, Women, and Rape>, Brownmiller, Susan. Simon and Schuster, N.Y.,1975. 经典女性读物,关于男性通过强暴来发泄对女性的仇恨以及两性之间极不平等的力量分配。

·关于家庭暴力
<Battered Wives>, Martin, Dell. Pocket Books, N.Y.Revised,1983. 最早的关于家庭暴力(殴打妻子)的书,引起了大众对于这一问题的关注,并且促发了帮助家庭暴力受害者的运动。
<The Burning Bed>, McNulty, Faith.Harcourt Brace Jovanovich, N.Y.,1983. 关于Francine Hughes的故事。她杀死了暴力虐待她的丈夫并最终被宣判无罪,这个事件成为了一个里程碑,并在1984年被搬上银幕。
<The Batterd Woman>, Walker, Lenore E. Harper and Row, N.Y.,1979. 关于家庭暴力的案例研究和心理分析,同时也包括与治疗有关的信息。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原文地址:http://anseeing.com/2008/07/healing-pluto-problems/

By Nocturn~清流 from 安見閣(anseeing.com)
26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9条

查看全部9条回复·打开App

Healing Pluto Problems的更多书评

推荐Healing Pluto Problems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