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主义的价值(七):《浮出海面》── 爱情没有要求

九只苍蝇撞墙
2008-07-09 看过
1991年夏天的一个下午,我和一个高个男生被分配去打扫学校小院的图书室。下楼的时候我看见他的后屁兜里塞着一本掉了封皮儿的不知道是猴年马月的烂杂志。我们俩没怎么干活,坐树荫下台阶上头挨着头看杂志上印的一个叫王朔的哥们儿写的小说,后来看的实在是费劲,干脆一人端着杂志念,另一人听。就这么花了三节课的时间读完了《浮出海面》。

我后来买了一本王老师几个中篇小说的单行本,《浮出海面》是里面的第二篇。从1991年的暑假到1997年彻底离开学校,我自己读了上百遍不说,还把它推荐给了每一个我对她们有好感的姑娘,也不管人家是不是待见我或者是这篇小说。等后来没事儿开始自己划拉着写点儿臆想着美好的爱情的时候,才发现连细节上摆脱不了它的影响了:无论是北京阑珊的夜色,还是医院病床上的懒洋洋的没心没肺,抑或是海中绝望的游泳,还是那大片的火车窗外划过的冬日景色。能想到的,王老师都写过了,剩下的就是怎么套着拿过来塞进自己的纸面爱情里看着还不算太别扭。前一阵一专业老师认真看完写信点评,大意是之所以您这幻想爱情看着这么缺乏真实感,是因为没看到里面的双方有任何要求啊。我这才恍然大悟,原来看过百遍《浮出海面》的后遗症不单是细节想象力上的自愧不如,连那个设想的理想状态也陷在其中不能自拔了。

不知道《浮出海面》多大程度上影响了反映了王老师当年那个充满理想主义的爱情观,但那个俩人之间只有互相体验而没有需求的状态──也被进入中年后的他自贬为“没有爱的少年情怀”── 还真的从未在其他人的文字里看到过:这不单是一个对物质需要的轻蔑滑过,它甚至对一般恋人的基本愿望也视而不见,小说里的主人公既不打算来一场“你死我活”的爱情,也不需要说海誓山盟的承诺,没有肉体占有欲望,一块儿呆熟了就要硬掰开保持距离感,甚至一碰到“爱情”这俩字都要打哈哈绕着走唯恐避之不及。我们看到的是俩简单的人,一个孤独点儿,一个寂寞点儿,贴近了以后,只想着互相摸索,互相体验,为对方的情绪所吸引,被对方的一言一行焕发出巨大的激情所打动。而你要什么,她要什么,完全不在考虑范围之内。从情感世界中直接剔除完事。不管这个删除的动作在现实中是否真的可行,但在一个可以虚拟省略的文学世界里,它确实带来了一个貌似平淡无奇实则无与伦比惊人的理想主义,在一场恋爱里,我们不提出要求了,也就没有为了达到要求的痛苦失败的过程了,剩下的不就是“坐享其成”那个无比美好的情感和体验了么?

在别人看来也许很夸张,但对于我来说,新世纪到来之前,让我最惊讶的莫过于听闻王老师和沈旭佳同志──当初合写这段“少年情怀”的最佳伴侣──离婚了。对于《浮出海面》这四个字深深刻脑子里的我来说,无疑于宣布了“无要求爱情”的彻底破产:相爱的时候可以遗忘要求,但相处的过程中却最终无法压抑“要求”的迸发。也许人再想做的神圣,也最终无法压抑那动物性的本能暴露峥嵘,它让一段激情迅速的可以变为互相无休止的索取:在那个初始的“少年情怀”无法挽回的消逝殆尽以后,新世纪的王老师终于堕入为了一个为了怀念“理想状态”而不得不应付接踵而来的“要求”的陷阱里,狼狈不堪,几近崩溃。

所以,面对《浮出海面》,我的感受会演变的如此复杂:它所创造的这个荡漾着无拘束情感的乌托邦是如此的激动人心,但当我们冲着这个乌托邦的方向买开大步跑过去的时候,却止不住的会跌跌撞撞依里歪斜头重脚轻的滚下去,最终掉到坑里很可能再也爬不上来。

大概唯一能确定的是,什么时候“爱情”了但没感到"要求"的欲望和冲动,恭喜你,虽然不知道是祸是福,但你肯定是开始“理想主义”一把了吧。
69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1条

查看更多回应(41)

王朔文集(纯情卷)的更多书评

推荐王朔文集(纯情卷)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